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甚麼來到了2020年,我們依舊在討論Hysteria?

2020/3/25 — 17:35

圖片來源:SBS新聞截圖

圖片來源:SBS新聞截圖

【文:查理淑儀】

讀罷韓國的 N 房間的新聞後,心情久久未能平復。主謀操控受害者的手段和影片的內容令人不寒而慄,我們無法想像受害者所遭遇的凌辱和痛苦。更令人不安的是,那些會員認為自己才是一個無辜被捲入這場漩渦的受害人,還有旁觀者都認為那些女生都是因為自己在網上放了性感照片而自招麻煩的蕩婦。這些人不是消費者,更非無辜的旁觀者,而是雙手沾滿鮮血的同謀。他們的冷言冷語,不比主謀的所作所為來得沒有人性。最可怕的並不是他們䄂手旁觀,而是認為女性是「唔屌唔鬆化」的迂腐思想。為甚麼來到了2020 年,歇斯底里症這個維多利亞時期的產物,依然在我們的社會裡保存得完好無缺?

歇斯底里症源自維多利亞時期,那時女性的情慾和性幻想都被視為一個需要被治療的病症。在那個保守的時代,女性的情慾都被認為是需要由男性來操控和支配的,而女性情感和性的表達,都被視為不正常的。雖然歇斯底里症早已從醫學名冊裡除名,但是它令女性情慾污名化的問題立下了歷史基礎,同時也令父權文化變得更牢不可破。即使來到了 2020 年,那些冷眼旁觀的人依然認為那些施暴者只不過是在調教那些被壓逼的、所謂欠屌的女人們。他們用了消費者的身分,蒙蔽了自己作為加害者的惡行,另一方面付錢供養犯罪集團繼續施虐;在 Telegram 群組裡發表仇女言論的、分享別人的性愛影片的,無不助長這種令人髮齒的行為和思想。

廣告

女權撚的被害妄想

我想說,沒有任何一位女性是欠屌的,也沒有任何一位女性是需要別人來調教的,需要被教導和開解的,是那些在旁冷言冷語的人。影像性暴力和責備受害人的現象,一直在世界各個角落重複發生。更令人憤怒的是,那些為女性權益站起來說話的人,都被冠以「女權撚」的名字。這字眼不只具冒犯性,同時意味著對女性聲音輕率的態度。當她對受害者抱打不平時,總有人會告訴她只是反映過大;當她宣洩性別壓逼的不公時,說她妄想自己是被害者的意見比比皆是。就算性暴力不幸地發生了在她身上,總會有人指責她穿太少、言談中帶挑逗意味。

廣告

施虐的影片固然恐怖,更可怕的是人們依舊在網絡上繼續痛罵女權份子在剝削男性發洩情慾的權益,對每日不停發生的性侵犯視若無睹。 N房間會員從影片裡獲取的性愉悅,源自對女性的剝削和性暴力;那些荒誕的欠屌言論,也來自迂腐的父權制度,建基於踐踏女性權益的基礎上。女性沒有妄想自己被逼害,而是針對女性的暴力和操控並沒有隨時代進步而減少,男性和女性的權益,還是存在很大的差距,這是赤裸的事實,也不是一種在幻想中才會出現的場景。一句「女權撚」就把所有的不公義當作黑板字一抹即逝,把女性的發言空間都給抹殺掉;無論用甚麼理由去推搪,用甚麼身分去看待N房間事件,我們依然無法掩飾壓逼和剝削的存在。那些說甚麼女人都希望把男人趕

盡殺絕的歪理,又何嘗不是另一種被害妄想?

是他/她也是你和我

去年韓國 Burning Sun 的聊天室,還有雪莉和具荷拉的自殺案,都是性暴力、網絡言語攻擊和性剝削的寫照。26 萬的數字,實在令人咋舌。姑勿論身邊可能就有一位會員的恐懼,我們該問的是為甚麼我們的社會會縱容這種事情發生,為何這旁觀者可以淡然說一句她們是活該的,為何相關的罪犯也難以入罪。剛剛被逮捕的博士,正是一位經常做義工的好好先生,也接受過媒體採訪,說著自己渴望幫助別人的願望。誰都沒想到他居然會對女性如斯暴力,令人防不勝防。

請不要抱著僥幸的心態看待這件令人如此不安的事件,活在這個如此扭曲的制度裡,我們沒有任何人是能夠獨善其身的:我們可能是下一位受害者,也許是下一個加害者;身邊道貌岸然的,也可以是施暴者。 要制止同類事件再度發生,我們需要的是令受害者不怕報案的制度,令他/她們能無懼而不受二次傷害地說出自己經歷的程序,好讓尋求公義不會成為一個充滿凌辱、要不斷證明自己飽受傷害的過程。除此以外,我們需要的具平等意識的教育,而不是灌輸性別角色的思想的教材。我們不只要讓學生們知道如何進行安全性行為,更具必切性的是教導他們如何同意發生性關係(sexual consent),還有何謂性暴力、性侵犯和性騷擾。在這充斥網絡性暴力的時代,光是叫他們不要進行性行為,猶如掩耳盜鈴,更有可能把他們置於險地。唯有制度改革,才能讓我們活在一個毋需在惶恐中淌淚的社會。

(作者自我簡介:不相信讀社會學會揸兜的廢青一名,經常懷疑人生,所以閱讀寫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