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甚麼我為世衛辯護

2020/5/2 — 19:06

《夜貓》製圖

《夜貓》製圖

【文:Cham】

我一向不怎麼閱讀/回應網上的回應。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沒這個精力 — 我更願意花時間多寫一篇新的文章去探究或評論我認為有意思的題目;此外,社交媒體上一句起半句止,情緒主導的氣氛不是良好的討論場地,要去疏解各種相左的意見或是誤解更是愚公移山。在我來說臉書說那只是一個發佈的評台多於一切。除非有認真、完整文章回應,我一向是寫完就算,大家如果不同意我也實在沒有力氣回應。

廣告

這次算是個例外。老實說,有關上次世衛的文章,我不特別覺得有甚麼必須回應的論點。但正好我繼續想說的問題還是和世衛扯上關係,所以就順帶作一些重申與澄清。

兩種評價世衛的方法

廣告

其中一個很多讀者與我意見相左的緣由,在於我們對世衛的評價有很不同的尺度。有些是明顯無理地苛刻 — 大概是基於她對中共的討好;但撇開這些,很多難以認同「世衛大體幹得不錯」的讀者是以「理想的世衛」可以做些甚麼來作標準;而我認為合理的評價應當建基於「現實中的世衛」可以做到甚麼。

諸多讀者提出的一些對世衛的批評,我大部份都認同,我在文中亦有提及世衛不是沒有做錯,我所引用的公共衛生專家也是如此。例如說世衛是否有份協助中國一定程度隱瞞疫情的嚴重程度?我大概沒有確實的證據,但也很難相信沒有。世衛是否應該再早一點宣告疫情很嚴重?在這點上我沒有最大的信心,但也是傾向如此。直到這裡為止,我不覺得我和絕大部份讀者有甚麼分歧。

對很多讀者來說,這就足證世衛犯了(嚴重)錯誤,因為這是一個國際的公共衛生機構沒有履行其責任的表現。但這種想像是完全忽視了現實之中的世衛,根本完全沒有能力達到大家期望的標準,not even close。大家可能想像世衛是超越國家,有領導地位的國際機構;但實際的地位更像一個普通教練帶著一班不願理會你的星級球員。她是完全沒有任何制裁個別國家的能力,每年的資源極少,在運作上基本上完全依賴個別國家的自願合作。這變得她在面對一些在國際上擁有強大話語權,不願意遵照不成文規則的國家,她除了竭力示好以外就沒有其他方法。

(如欲理解多一點,可看《衛報》的兩篇詳細報導:Caught in a superpower struggle: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WHO’s response to coronavirusThe WHO v coronavirus: why it can’t handle the pandemic

且看世衛多無力

我們且看看實際的世衛是怎樣決定。根據英國衛報對世衛內部爭論的報導,世衛總幹事在 1 月 22 日召開世衛緊急小組會議,決定是否宣告這是一場「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這個宣告理論上是有法定地位的,亦即如世衛作出這樣的宣告,國家們有法律責任作出相應的措施,但實際國家做些甚麼還是有極大自由空間。

亦因如此,總幹事希望各國代表均能支持,那麼作這個宣告才有點意思。由於實際內容是保密的,我們無從知道誰支持誰反對,但傳出來的消息是正反各半,亦即除了中國以外,很多西方國家都反對這項決定。翌日的會議中,結果依然一樣。

我們無法知道後續發生了甚麼。唯一有傳出來的消息就是在 1 月 28 日,總幹事和習近平舉行了閉門會議,然後兩日後的 1 月 30 日就公開稱讚中國抗疫做得很好,確立了新的準則云云。然後同日就宣告了 PHEIC。我們可以推測,總幹事在這一星期內,在臺底下說服了中國,還有其他的國家。

我們從這件事中可以看到兩點。第一,世衛要作出甚麼重要決定 — 必須取得絕大部份國家,尤其是強國的支持。不然其他國家自然可以陽奉陰違,如不是懶理(事實上,不少國家依然沒有怎麼理會世衛的警告,最嚴重的是英國與美國,這一點下文會再談)。

經濟 vs. 抗疫

第二,在疫情問題上,絕對不只是中國要掩藏問題這麼簡單。更宏觀的現象是很多國家均不願世衛將疫情說得太嚴重,而原因也可以從及後不少西方國家的反應看到 — 因為這樣的宣告會影響經濟。事實上,即使在世衛作宣告,及後不斷強調需要認真對待這次疫情,需要進行社交隔離,需要作大量病毒測試和追蹤,不少國家根本完全不理會。英國和美國政府便多次貶低測試的重要性(直至到近來才改變口風);世衛在 1 月 30 日宣告 PHEIC,但英國在 3 月 11 日才將調整 risk level 至高,3 月 20 日才停課;美國倒是在 1 月 30 日當天宣告進入公共衛生危機,但除了 travel 以外甚麼措施也沒有,特朗普還不斷強調疫情很快便會過去,直至到 3 月 13 日才正式宣告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到了現在,不少國家均力求盡快「重啟」經濟(包括疫情遠遠未受控的美國),就可見到是次疫情失控的真正元凶是甚麼,而世衛在這樣的壓力下又是多麼的無力。

除了這種國際宣告以外,世衛在面對國家的權力也是同樣的無力。例如,中國一直拒絕世衛的觀察員入境觀察 — 她們要在 2 月 8 日才能派遣觀察員進入中國自行採集消息(而不是只依靠中國單方面傳輸),而這是在各種的媚共以後。更重要的,是其他國家也沒有發聲,原因是大部份國家也不願意這類國際組織,在個別國家「內務」上有凌駕性的影響力,遑論權力。這也是為甚麼美國的控疫可謂近乎全世界最差(看看感染數字),世衛還是要讚揚特朗普已經「竭盡全力」;我們亦沒有看到世衛在是次疫情中,沒有公開批評任何一個國家的抗疫政策有問題(哪怕有很多國家均有問題),這也是因為如以上所說,現在的世衛沒有任何真正權力,只能示好希望其他國家合作,尤其是在面對不怎麼願遵守規則與共識的強國。

世衛的難處

正正因為既有的世衛基本上毫無權力可言,我們對當下世衛的評價就應該建基於這些限制。一方面她要尋求各國共識,一方面又不敢在沒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說出太過負面消息影響經濟,還要真的研究觀察清楚,過份強調疫情的嚴重性以至「狼來了」;而且就後果來說,世衛發出的警告其實不算遲。一眾西方國家如果真的 take it seriously,那就已經很不錯(可惜不是),而國際上不少對其本國政府抗疫政策不滿的專家、媒體、市民,也往往以「為甚麼不理會世衛的警告」,「不跟隨世衛的指示」作其批評政府的基礎。綜合以上種種,我認為「世衛算是幹得不錯」是合理的評價。我就說過,大家在批評之前應該認真想一想,到底現在的世衛有甚麼實際的 alternative。

我當然支持世衛應該再早一點宣告疫情的嚴重,原則上也支持世衛認可台灣,但大家可以想像,現在世衛如此媚共,也在 2 月 8 日才可以派觀察員入中國境取得這個疫情爆發地最詳細的一手資料,那麼如果世衛真的開口說台灣問題,或是指中國隱瞞自己的疫情,可以想像中國會有多「友好」?會否作出各種刁難?及後又會否一直願意在抗疫上和世衛合作?這會帶來多少延誤?對抗疫是利是弊?

建構性問題 vs. 實際問題

當然,世衛理論上可以幹得好,也應該要做得更好 — 畢竟結果是很多很多的人命。但那些批評不是放在當下的世衛,而是應指出當下的世衛需要作徹底的改革,最起碼需要所有國家交出自己的部份權力(雖然我暫時看不到在現有的格局下這如何可能)。當然,最應該接受批評的,是那些為了國家面子(中國、巴西、印度),資本的利益(很多,尤以美、英最為離譜)的國家本身。

說真的,我對理想之中的世衛的期盼,大概比絕大部份讀者來得更苛刻。例如我認為世衛應該負責各種統合、開發新冠肺炎以至各種大型疫病的疫苗,尤其是(暫時)最危險,傳播率極高的流感系(就是 HXNX 那些),禁止私人藥廠借機牟利(這點我在夜貓直播上也有提過),確保疫苗能廉價供應到窮國窮人手中;我也認為理想中的世衛應該嚴格監察全球絕大部份的禽畜供應鏈,迫令大型食物生產商負責檢測的費用,因為不同的病毒學,食物供應專家均指出這是導致大型疫症爆發的計時炸彈。還有很多很多,如禁止個別國家強行「重啟」經濟等等。但現在拿這些來批評現在的世衛真的沒有意義。


我其實並沒有補述任何新的觀點,只是花了點力氣找些仔細一點的例子(世衛的運作及其影響),以及詳細一點闡述我的的思路。如果讀者願意要花點時間看看外國報紙(真的隨意看一下就找到,關於世衛的報導/分析通地都係),再仔細思考一下就不難得出以上的觀點。就我個人而言,我認為這些是讀者而不是作者的責任。讀者應該給予作者最大程度的理解,在面對與自己相左意見時,應該要學會壓下自己的情緒,自己找找答案,審慎思考後才提出自己的反對意見。這一方面是我的學術訓練,另一方面也是認為這樣的態度能令公共討論最有效率。當然,這與現今網絡上的討論風氣徹徹底底的南轅北轍。

我說過,我的說法在國際間是非常大路,近乎常識的觀點。當然,這不代表這就是正確的 — 作為一個社會主義者,我見識過無數錯誤的「常識」。但常識的存在總有其理由,世衛的無力,個別國家的強權,只要願意看見的就一定會見到,不過這些不特別容易在香港的媒體見到,但我以為作為左翼,理應對這些有一定的反省。


說了這麼多,我終於可以開始我的正題。先不說對錯,但為甚麼我要在這時候花時間去為世衛 — 這個我根本不太在乎,算不上進步更不用說激進 — 的組織辯護?有一部份是我對於當下香港的公共討論氣氛看不過眼 — 這種局限在中共為主軸,以敵我陣營先行(撐共與否)的態度嚴重影響了我們把捉事實的能力。撇開我個人的觀感,這樣的態度在政治上也只適合情緒化地鞏固既有支持者,而難以說服與自己不同意見的群眾。要擴大進步力量的影響力,我們必須擺脫這種非理性與狂熱主導的對話方式。不過,這問題太深層了,所以也不是寫世衛的原委。

主要的原因有二。第一是國際上的格局。我不願意為特朗普增加任何的籌碼。特朗普攻擊世衛背後的因非常明顯,就是轉移美國群眾的視線,讓他們忽略共和黨的抗疫政策才是導致美國疫情異常嚴重的元凶(我很慶幸也有讀者清楚理解到這一點)。我認為給予世衛(以至中國)一個公正的評價是重要的。

非洲的危機ㅤ世衛的貢獻

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就算世衛再差,它還是全球貧窮國家公共醫療的重要夥伴。我在最近的一次夜貓直播上便有提到,非洲的情況令人極度憂慮。這片大陸在經歷了數個世紀的嚴重壓迫以後,到現在還是如此坎坷。因為其極度貧窮,絕大部份的國家的醫療體系是近乎於無,醫療設備就更是少之又少。以緊急病床(ICU bed)為例,按人口比例來說,德國的數目是塞拉利昂的 33 倍;以為嚴重肺炎病人吊命的呼吸機來說,整個非洲大陸只有二千餘部(For your reference,整個美國有十七萬部)一些在全球其他地方已是過去式的疾病,例如肺癆、瘧疾等仍在非洲暴虐。世衛可謂勉強是一道僅有的防線。而在這次的疫情上,非洲可謂完全沒有抵禦能力。現在非洲的確診數字確是相當低,一方面是因為病毒才開始擴散,但這很大程上是測試極度不足與數據不足的結果。不少專家均指情況將會急轉直下。因為居民的生活方式,大部份非洲國家都無法封關封城,居住的地方也是相當密集,再加上各種極端的貧窮,破敗的醫療系統,疫情的蔓延將會是一場浩劫。死亡的數字,勢必以十萬起跳。先前,世界衛生組織的一份報告也示警,非洲大陸在 6 個月內可能達到 1,000 萬例。根據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發布的模型,非洲大陸最少會因此出現 30 萬人死亡。而在沒有積極干預的狀況下,更可能出現 330 萬人死亡,近 12 億人感染。

(如欲多理解一點為何新冠肺炎會在非洲異常嚴重,Jacobin 之中有一篇 The Coronavirus will not spare Africa 就解釋得相當扼要)

而能夠真正協助非洲的,就只有世衛。當然世衛無法一下子改變非洲的命運(By the way,我心目中理想的世衛應該有能力與權力做到這一點),但這麼多年來她的工作還是有相當成果。而現在她也就需要大量的資源,向非洲不同國家派發一些對我們來說最基本的醫療和抗疫物資,例如口罩,給醫護用的防具,等等(有衛生官員指出,就算是食水,肥皂也是在短缺狀態)。我就在直播上說過,我絕對可以想像到口罩在非洲絕大部份的國家均是稀缺物資,就算有絕大部份人也買不起。

結語:「情緒政治」與「冷戰思維」的代價

所以特朗普讓美國 — 這個依靠非洲奴隸發跡的國家 — 在抗疫時攻擊世衛,停止對世衛的撥款(而不是增加),對非洲國家根本是災難。老實說,哪怕我多年來早已見識過第一世界國家的政客們的冷酷與血腥(中東一系列的戰爭),我還是不願意相信會有政客會在這時候以攻擊世衛,以貧窮國家無數生命來換取政治籌碼。全球最具權威性的醫學雜誌 《Lancet》的主編 Richard Horton 便指這是反人類罪,全球不少的衛生專家 — 包括美國的 — 均狠批特朗普撤撥款的決定。在如此時刻,世衛更是需要大家的支持與捐款。如果世衛真的犯了彌天大錯,那麼恰如其份地批評她也是合理的。但如果大家只是純粹糾結於她的「媚共」,忽略了她的難處,也忽略了她的成就,對之作出不成比例的攻擊,令社會大眾對之有錯誤的理解,以致她的名聲受到不合理的損害,最後令到其捐款減少的話,是有嚴重的後果。我希望大家可以想清楚,所以我也就不厭其煩多解釋一次,哪怕這是愚公移山。

 

(標題為編輯改擬)

原刊於《夜貓》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