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iance Canada Hong Kong(ACHK)共同創辦人王卓妍,圖片來源:global news片段截圖

為香港人權狀況發聲 加拿大港人組織創辦人收威脅電話 「我們來捉你了」

加拿大媒體報道,當地為香港及新疆人權狀況發聲的人士,遭受滋擾、甚至是生命威脅。Alliance Canada Hong Kong(ACHK)共同創辦人王卓妍表示,她曾在入住酒店時,接到電話稱「我們來捉你了(we're coming to get you)」,並準確說出她的姓名和身處的房號,令她受驚。有當地大學學生會主席邀請港人訪談時,有人疑到場「監視」,拍下港人學生的樣貌。

王卓妍接受《Global News》訪問時表示,她曾多次遭受死亡及強姦的要脅,在去年 1 月準備公布成立 ACHK 時,她朋友以自己的名字替她預約一間酒店房間,她入住該房間後,就隨即收到電話,對方不斷重複「我們來捉你了」,又指知道她的位置,並說出她身處的房間編號,「我坐在房間內開始顫抖,我知道自己可能面臨真正的危險,但我不知道有甚麼可以做。」

西藏、新疆維權人士遭威脅

加拿大藏裔學生 Chemi Lhamo 是多倫多大學士嘉堡分校的學生會主席,她接受同一訪問時提到,曾邀請香港學生到她的學生會辦公室訪談,但有其他學生長期站在辦公室門外,又拍攝進內的香港學生,部分港人因而要配戴面具才進內。她又指,她參選學生會時曾提出支持解放西藏的立場,一群親中人士到她的 Twitter 帳戶,留下近一萬個針對她及她家人的訊息及留言。

在加拿大的新疆人 Mehmet Tohti 在海外為新疆維吾爾人發聲,形容中國政府在新疆的行為是種族滅絕,指出當地存在集中營,然而他家人及後就「被消失」,自 2016 年 10 月 23 日起,他和新疆的母親及 37 名親人失去聯繫,過去 3 年來沒有任何電話或訊息。

當地政府難以受理

王卓妍說,她曾經就滋擾問題聯絡警方,但對方指他們無法就此採取任何行動。皇家騎警官員 Brenda Lucki 表示,如認為受中國施壓,可以致電國家安全專線,目前每日接獲約 120 個相關的電話求助,然而大多數的個案都未符合刑事犯罪的標準,令他們無法跟進及處理。

部分個案或轉介到加拿大情報安全情報局,不過該部門可做的都有限。情報安全情報局分析人員 Stephanie Carvin 表示,當地欠缺打擊這類「外國政府的秘密影響力」(clandestine foreign influence)的法例,令協助這類受騷擾的人士十分困難。

王卓妍及 Mehmet Tohti 建議當局成立一個海外維權人士的註冊處,以反映有關海外人士在當地從事的人權活動,是獲得當地政府認可。

ACHK 去年初敦促加拿大聯邦政府支持「五大訴求」,包括落實《腐敗外國官員受害人正義法案》,也就是所謂的加拿大《馬格尼茨基法案》來制裁中國和香港官員;為香港人、西藏人、維吾爾族人、中國人及其他尋求避難的民主人士提供人道主義支援;保護加拿大人的基本自由不受侵蝕,反對中共對加拿大傳媒和政治進行干預;調查加拿大公共和私人機構的外來干預;以及譴責中國的侵犯人權行為,加國應停止向中國出口軍用或警用的科技產品與技術。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