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懼打壓 光州媒體鎮壓後繼續發聲:「我們都知道軍人的所作所為」

2020/5/20 — 10:0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面對極權步步進逼,從審查節目內容開始,到查封媒體,一天比一天肆無忌憚地,不斷收緊輿論自由發聲的自主權,失去原有陣地,那種窒息,越來越使我們感到不期然的無力感。

1980 年 5 月光州的媒體也同樣,曾經經歷過類似的不安的氣氛。代表光州人民發聲的《光州日報》,在戒嚴軍大舉殺入光州市內後,從 5 月 21 日血洗光州起,一直被軍人查封,禁絕了出版足足十天。

禁報期間,全市內所有報刊,無一不被收編,全都以一式一樣的 — 「光州暴亂」這四字來描繪正在市內發生的波瀾壯闊抗爭運動。輿論不但沒有如實報導,更甚至把平民被軍人打死的真相,全都一字不提。

廣告

當時,軍人拿著機關槍衝進印報室,一手阻止報人把刊有真實消息的報紙打印出來,另一手則把拳頭揮去,一一把那些敢言的記者與編輯打傷,再趕出報館以外,拉到偏遠的扣留所繼續毒打。

但是,拳頭再硬,也不能擊潰記者與編輯把真相公開報導的無比決心。到了六月一日,亦《光州日報》被停刊後的第十天,雖然仍在戒嚴期間,但軍人暫時解封報館,使他們能夠復刊。六月二日,《光州日報》竟然無懼打壓,勇敢地把軍人在光州屠城的殺人事端,一一在當天的報章頭版上,羅列出來。

廣告

當想到軍人會拿著枝槍瞄準他們的頭顱時,記者們當然害怕,但最後,他們也鐵定了把應該要說的事,就在六月二日,即屠城後第一天復刊的頭版上刊登出來。當時,頭版的標題寫到:「無等山也知道!」,這句是詩人金準泰所作一首詩的題目,意思即是作為光州的守護名山,無等山都對當年戒嚴軍人的殺戮行為無所不知。

無需多言,看到這六個字的題目,當時每一位光州市民們都流下了眼淚。

其後,下面的內文上,編輯也寫上了「告訴各位讀者,我發誓,在那些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巨大慘劇面前,我會作出回報的 ...」另外,也有一段寫到「以全體員工名義,希望光州事件犧牲者們冥福」,表示哀悼。

子彈掃射後,軍人滿以為光州已成為他們的囊中之物,但六月二日的《光州日報》頭版,正好證明了人民不會輕言放棄對抗,因為守護著這庭城市的山嶺,也知道他們的所作所為,不會讓真相埋藏下去。


圖片來源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