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需含淚也能找到支持特朗普的原因

2020/11/2 — 15:56

Photo by C Drying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VUk-Q95X-yY

Photo by C Drying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VUk-Q95X-yY

【文:馬薩達的遺民】

本屆美國總統大選,是對民主政制的試煉,顯示主流傳媒所形塑的社會規範 (Social norms) 能否有效地鉗制人民的思想,人民有否足夠成熟的自由意志來作出考慮周詳的投票決定,還是只因討厭某候選人由主流傳媒塑造的不良形象而失去理性,未有考慮另一候選人的政綱及往績,甚至是本身也不支持另一候選人的情況下含淚投票給他。

此外,在較為理論性的層面,是次選舉亦可視為美國人對左翼進步理念及右翼保守主義,與美國在國際關係上的角色的公投。兩位候選人所代表的價值及政策完全相反,在兩黨政治中甚為罕見,而這些理念上的不同,是近年美國社會走去撕裂的根本原因。以下略談這些理念上的爭議,讓右派支持者在不被攻擊為陰謀論者的情況下,仍能有理有節地支持特朗普。

廣告

左右翼大對決:變壞了的左翼便是左膠

左翼過往予人的形象,大都是高舉進步 (Progressive) 價值,同時兼容並包、海納百川,被認為是較為理性,肯講道理,滿懷理想與烏托邦的熱心人。可是,近來我們看到的,是左翼逐漸踏上成膠之路,以往的美德逐漸消失,反倒著了魔,走上了雙重標準又自相矛盾的左膠道路。先是在 BLM 示威中,進步派自恃佔領道德高地,無視政府已控告及譴責涉事警察的事實,對暴民的的任意搶掠及脅逼噤聲,或視為追求訴求的一部分,當特朗普政府揚言予以鎮壓,保護市民的性命及財產時,卻指責特朗普獨裁,打壓黑人人權,扭曲了問題的本質;近來則有大量社交平台及左翼主流媒體自我審查,刻意低調處理拜登家族的醜聞,剝奪公眾知情權,卻忘記了自己也曾指責特朗普剝奪公眾知情權,破壞新聞自由的種種舉動 (如禁止 CNN 記者 Jim Acosta 於白宮採訪)。這樣的雙重標準竟不斷的出現在主流媒體及進步派身上,平常人若然予以批評,左膠則毫不留情地為其扣上 racist、sexist 等帽子。說實話,現在的進步派,打著政治正確的旗號,卻容不下保守派的意見,自恃掌控主流媒體,便動輒以標籤,甚至人格謀殺來扼殺反對聲音。這群所謂的左翼可謂比特朗普更特朗普,叫人如何相信他們會比特朗普更為進步,更為追捧自由?

廣告

「與惡龍纏鬥過久,自身亦成為惡龍。」尼采泉下有知,恐怕亦能說一句:「尼采又中。」

國際關係:戰略一致,戰術迴異

至於另一影響世界大勢的焦點,莫過於中美關係的問題。是次選舉,正值中美鬥爭升溫之時,兩位候選人對中國問題的處理手法南轅北轍。很多學者、政評人都明言美國國策大方向已定,不論是特朗普或是拜登上台,抗中都是未來外交的大趨勢,故得出兩人中誰人上台皆不太會影響美中之間日漸惡化的關係。這是混淆戰略與戰術的典型示例。美國國內反中情緒的確日益高漲,加上中國野心漸露,漸次成長為能影響世界大勢的霸權。在這樣的背景下,總統候選人明言調整美國國策至親中或容中,只會是死路一條。然則美國抗中乃是戰略考量,如何達成抗中的目標,則屬於戰術上的範疇,而這正是兩位候選人取態有別的地方。

戰略為鬥爭的目的,而戰術則是達成戰略所需的手段。戰略錯誤,即便戰術如何高明,最終也不能扭轉失敗的命運。即使戰略正確,失敗的戰術亦能破壞全盤的戰果,克勞塞維茲 (Carl von Clausewitz) 的戰爭論把這道理寫得明明白白。特朗普上台後調整國策至與中共全面對抗,戰術為圍堵政策 (containment policy),如以加徵關稅保護本土產業,抗衡廉價中國貨;要求西方國家拒絕使用華為作 5G 發展等,務求削弱中國的影響力,令中國不能影響世界大勢;而拜登的戰術是他一貫主張並實行的接觸政策(engagement policy),以世界體制 (如聯合國、世貿等) 來控制中國的行為,並期望中國會因經濟改善而與世界的民權標準接軌。特朗普的圍堵政策是現在進行式,誰勝誰負孰未可知 (關於圍堵政策的分析,恐怕能另外輯印成書,在此從略,只言明現時的狀況);但拜登的接觸政策,卻早已證明是失敗的,不僅在他在任副總統之時未能抗衡中國模式崛起,他支持的世界體制亦有不少制度上的弱點,而中國正是利用這些弱點來為自身謀利,爭取有利條件,協助自身崛起。一方戰術勝負難料,另一方的戰術則敗象已呈。如何選擇?端看美國選民的智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