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駐英大使館外的六四集會

【特寫】倫敦千人悼六四 羅冠聰、劉祖廸等出席 居英港人拒忘香港事

六四屠城 32 周年,港府動用 7,000 警力,嚴厲處理民間悼念六四活動。另一邊廂,英國多地均有舉行悼念晚會,其中在倫敦中國大使館外舉行的集會,主辦方估計有超過 1,000 人參與,流亡英國的前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攬炒巴」劉祖廸等亦有出席。羅冠聰表示,要對得起還在監獄或在香港面對壓迫的人,最好就是,在新的國度,繼續傳承這些歷史。有從中國來的留學生帶同鮮花參加集會,「因為覺得這事情應該悼念」。有參加另一場集會的港人表示,她希望透過參與集會,告知香港的人,雖然她已離開,但沒有忘記香港的事。

袁弓夷在出席倫敦悼六四的集會

英國倫敦 6 月 4 日舉行共 3 場六四集會。其中一場在中國大使館外舉行的悼六四晚會,於晚上 8 時間始,由居英港人組織 D4HK (Democracy For Hong Kong)、英國工運組織「Labour Movement Solidarity with Hong Kong - UK」等團體聯合舉辦,主辦方指估計有 1,000 人參與,當中大部份是香港人。六四後流亡海外的昔日學運領袖王超華、居英約 30 年的華人工黨聯合創辦人吳呂南、香港商人「袁爸爸」袁弓夷、香港正被通緝的流亡人士包括鄭文傑、羅冠聰等,亦有出席集會。不少集會人士手持蠟燭或開著手機燈悼念,有不人揮舞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還不時高呼「光時」口號。期間,有人踐踏和焚燒中國國旗。

昔日學運領袖王超華

羅冠聰出席倫敦悼念六四集會

羅冠聰於集會上發言表示,今年在英國倫敦相聚的香港人,相信很多也和他一樣是身不由己,才要離開香港,來到英國去悼念死去的英烈。羅冠聰表示,「在香港或許有些言論已經不能講,但在英國,我們可以。要對得起所有無論於監獄或在香港面對壓迫、受苦的人,最好方法就是,對得起我們僅餘的自由,我們要在新的國度,繼續傳承這些歷史,再創造新回憶、新記憶,然後繼續延續我們的戰鬥」。

羅冠聰稱,香港人去到哪裡,都不會忘記香港人所面對的抗爭和大家背負的歷史和責任,去到他鄉也要傳承下去,「念茲在茲,不管去到世界何地,就是要光復香港,就是要令到香港變成一個民主地方」。他相信,在新國度,有這麼多香港人,總能做到有些事情,能用到大家的自由,為大家回家的路再鋪一磚,再鋪一瓦。

劉祖廸:以往未曾出席六四集會 感出席能維繫香港人、抗共盟友

另外,出席集會的「攬炒巴」劉祖廸對《立場》表示,以往他未曾出席過維園六四悼念集會,因他沒有中華民族情意結,而今天是第一次出席六四悼念集會,他認為六四不只須要悼念,而是一種抗爭。對於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被捕,他也覺心痛,望借出席倫敦的六四集會,表示遙距的支持。他表示,在英國出席悼念六四集會,對香港抗爭未必有直接作用,但認為世界各地的六四集會,能維繫到香港人,甚至是抗共盟友,以對抗歷被扭曲的情況。

劉祖迪出席倫敦悼念六四集會

內地生:認同的事就是會繼續去做

中國留學生小露(化名),已留學英國約 5 年,今天她與幾位同是來自中國的朋友,帶同鮮花來悼念六四。她說,其實內地人也知道六四事件的存在,但不了解太多細節。她今天參加集會,「因為覺得這事情(六四事件)應該悼念,(中國)沒有一個答覆或真相,也沒有任何道歉」。因為其家人仍在國內,小露參加集會還是比較害怕,「但認同的事情就是會繼續去做」。對於今天在場的港人在集會上不時高呼「光時」口號,小露對此沒有所謂,「就算我不支持,我也不會去反對,因為我又不住在那裡(香港),我憑什麼去反對住在那裡的人」。

有人帶了光時旗幟參加倫敦六四集會

六四集會參加者

中國駐英大使館外,有人舉行悼念六四集會

* * *

另外,英倫好鄰舍教會於在倫敦萊斯特廣場 (Leicester Square) 於傍晚 6 時亦舉行了「別國的事,共同的義」六四集會,記者觀察到數百人參與。香港監察發起人羅傑斯發言時表示,香港本來是中國政權下唯一可以悼念六四的地方,但香港現時進行六四悼念活動,都變得十分危險,身在自由國家的香港人就應負起這責任。最後他對集會上的香港人表示,「非常歡迎你們來到這裡(英國)」,更以廣東話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

香港監察發起人羅傑斯於悼六四集會上發言

英倫好鄰舍傳道人陳凱興於六四集會上帶領祈禱

集會港人:想告知香港的人 她沒忘記香港的事

透過 LOTR 來英國的 Dordor,亦有參加集會。來港不到半年的她,以前也曾經在香港抗爭現場出現。她還記得有一幕是,親眼目睹前線一些年輕人突然搖身一變,原來是警察臥底。她對此感觸甚深,「真是沒有良知,肯做這種工作,不知何謂公義。」她說,希望透過參與集會,告知香港的人,雖然她已離開,但沒有忘記香港的事。雖然自己不在前線,但就算身在遠方,也會繼續支持香港。

Dordor(中)

而在下午 5 時,國際關注人權團體「Now!」,亦於中國大使館外舉行六四集會,約有 20 人參與。其實 NOW! 每逢周五都會在倫敦有集會,不過多是於唐寧街 10 號外,而議題亦不限於香港、中國,而涉及世界各地面對民主人權問題的地方。而今日是六四,因此移師中國領事館外舉行。

* * *

在曼徹斯特(Manchester),有港人自發於皮卡迪利花園 (Piccadilly Gardens) 靜坐悼念六四,有逾百人參加。

活動約於下午 6 時 15 分開始,有參加者身穿黑衣,有人以蠟燭拼成「毋忘 8964」的字樣、揮動「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活動結束前,參加者站立默哀兩分鐘以示對六四事件死難者的哀悼,和對香港示威被捕人士的支持。

在香港任中、小學戲劇導師、36 歲的胡謙是活動籌備團隊的一員,歷年都以不同方式悼念六四事件。他去年持 BC 護照抵達英國,現居曼徹斯特並是自由工作者。他表示團隊不想六四集會有既定意義,期望集會可「從簡」進行,因此沒有大會發言、沒有特定主辦人、只有一張宣傳海報。

他其後以個人身份發表意見,認為六四事件需要悼念,本身不必然與其他事相關,「你係咪悼念六四就你係支持大中華,你就唔支持香港獨立,其實並唔係」。他又指六四事件中的中國人和香港人毋庸置疑同「被中共逼害」,而集會顯示港人雖到英國擁抱自由的空氣,但没有忘記歷史。

流亡英國的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義務助理陳渭新亦有份籌備活動,52 歲的他現居利物浦,曾於 1989 年六四事件爆發時在新華社絕食和靜坐。32 年過去,他說他從未放棄,仍然繼續參與每年的六四集會。他期望集會可喚醒更多人關注中國大陸的事件和留意香港被捕示威者。

陳渭新不認同支聯會六四集會是「行禮如儀」,指支聯會代表香港所有市民發聲,提供平台讓公眾悼念事件,「如果真的行禮如儀的話,為何會串連到這麼多人,讓香港以至世界各地大量的人參與?」

陳渭新

BN(O)港人:望悼念為自由犧牲的人

另外,何生一家四口亦有參加集會,他們一個月前以BN(O) 的方式抵達英國。何生表示,他在香港不曾參加六四集會,今次是首次出席,希望悼念為自由犧牲的人,和表達對追求自由的渴望。他亦擔心女兒未來不能接收到關於六四事件的信息,期望透過集會將此事「傳落去告訴他們」。

黃生和黃太一家四口也有出席,黃生表示,攜同子女出席是「傳承」的體現,他指在六四事件發生的 1989 年,他的父親逢周末用饍完畢,就會帶 4、5 歲的他到離家不遠的維園出席相關集會。他形容雖然甚麼都不知道,但仍然記得那些場景和經歷。雖非每年出席,他成年後仍有參加維園的六四集會,有時亦偕同妻子出席。他相信自己的 4 歲兒子和 2 歲女兒同樣會記得今日的經歷。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