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 3 月 1 日在倫敦舉行的港人集會

【特寫】英國多個城市集會聲援 47 人 參加者多申 BN(O):我們不會忘記

47 名參選或組織初選的民主派人士被落案控告違反《港區國安法》。遠在英國,雖然武漢肺炎疫情嚴重,英國仍處於「封城」狀態,但 3 月 1 日仍有最少 3 個城市有港人舉行聲援 47 人的集會。正在流亡、同樣有參與初選的許智峯出現在倫敦,其前助理陳渭新則在曼徹斯特。許智峯表示近日因 47 人被捕,情緒受困,無法入睡,希望香港的戰友知道他會作戰到最後,不會放棄。

就記者所見,各城市集會人士中,申請 BN(O) 簽證新來英國的港人佔大多數。他們雖然因種種原因來到異地,但均說不會忘記香港。

在倫敦集會,有人用英軍樂團傳統樂器風笛吹出《願榮光歸香港》

在倫敦著名的圓形廣場 Piccadilly Circus,集會人士揮舞寫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有人用英軍樂團傳統樂器風笛吹出《願榮光歸香港》,眾人隨之同唱。

許智峯﹕戰友被控 情緒困擾無法入睡

許智峯在倫敦參與港人集會

正在流亡的前立法會議員、同樣有參與民主派初選的許智峯有到場出席。許智峯表示,對 47 人被捕感到十分憤怒,卻無地方宣洩,因此今天就算冒著英國封城的風險,亦出來集會。

他說,這幾天知道戰友被捕、上庭,無法入睡,情緒受相當大困擾,每一天只能看著手機,想戰友被捕的事情。他希望能進一步推動各國實施制裁,「如果世界再無實質行動,就會連香港的聲音都不會聽得到」。

他表示,希望被捕和未有被捕的戰友知道,他和香港人會作戰到最後,不會放棄。

前大狀聞 47 人被控淌淚﹕合法選舉都要坐監,呢個咩世界?

參與倫敦集會的港人徐小姐

來英國一年許的徐小姐,在現場舉起寫上「One country two systems, where is your promise?」的紙牌。以前她在香港是大狀。過去數日看著香港 47 人被捕的消息,她會流淚。接受訪問時她亦不禁哽咽﹕「我看不到他們錯在哪裡。如果他們是去偷、去騙,我覺得他們應該受制裁。但他們只是參與一個合法選舉,這樣都要坐監,呢個咩世界?」

她又指,香港一直都奉行假定無罪原則,但現在,「我真係唔知個尺度去到咩樣」。她說,沒有法治的香港已不是「死」,而是「腐化」,「沒有法制哪裡還有人來投資?哪裡還有金融中心?這已經是名存實亡。」

本擬短途來英 因憂回港被抽 DNA 轉申 BN(O) 簽證

參與集會的港人周太

參與集會者又有香港人周太。周太表示,早前來到英國,本來只打算短途旅行,稍後回港,到英後卻得知海外回港人士要做病毒檢測,由於擔憂 DNA 會被政府記錄而抗拒返港,轉而申請 BN(O) 簽證。現已遞表,待批。

現已退休的周太仍心繫香港。今早透過新聞報道得知有集會,於是自製標語前來參加表態。「可以做的事情就要做,不然覺得對唔住香港。」雖然在英國集會未必能即時改變甚麼,但她認為抗爭不應看即時效果。她認為,只要有人集會,就會有更多人知道香港的事;哪怕有多一個人知道,都可能對香港民主有幫助。

至於想不想返港?「希望可以返去的香港,是以前的香港。」她說。

曼徹斯特 許智峯助理:願解封後能辦更多撐港活動

方便英國西北部人士參加的「曼徹斯特黑衣靜坐撐香港」下午三點至四點在 Manchester Piccadilly Gardens 舉行,目測有超過 100 名人士參與。Piccadilly Gardens 位於曼徹斯特市中心,從曼徹斯特主要火車站 Manchester Piccadilly 步行前往只需五至六分鐘,而且是一條直路,不熟悉曼徹斯特者也不難找。當日下午,放眼看去,Piccadilly Gardens 本身都有不少人在休憩曬太陽,但從各色人種中亦不難發現特為「撐香港」活動而來的人。全身黑衣,黑色或黃色口罩就是他們的標記。

曼徹斯特 3 月 1 日集會現場

雖然集會名稱有「靜坐」兩字,但可能香港人始終不太習慣在戶外席地而坐,在草地上靜站的人佔了九成。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的助理陳渭新發言,除了提及 47 名被控人士,亦有提到不少「手足」需要在英港人的支持,希望隨著英國逐步解封,能舉辦更多類似活動,更實質地支援有需要的人。陳渭新發言後有兩三次邀請其他在場人士發言,說說自己的感受,但沒人發言。

現場有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也有唱《願榮光歸香港》,但沒有喊「黑警」和「死全家」,喊完「香港人」,下句也只是「加油」,而非「報仇」。

就記者所見,在場人士十居其九都是來英未夠半年的「新移民」。當中不少是一家大小,亦有單身到埗的年輕人,退休人士也有一定比例,反而留學生只佔少數。

賣物業結束生意 LOTR 移英 

黃先生打扮十分斯文,一身黑衣配黃口罩,單拖前來。他兩個月前才循 LOTR 入境,仍未找到工作,但不擔心。黃先生說自己年輕時也曾在美國居住,很適應西方國家的生活。黃先生說他在香港也有參與類似的集會和其他活動,所以今天也要來支持。

另一位參加者 Mrs Pink(化名)也是單拖前來。她來了英國幾個月,也是循 LOTR 入境。「國安法一出,我就知道香港全變了,不會再是那個我住了五十年的地方。起初是兒子過來,但我和先生實在很掛念他,尤其我先生,於是把心一橫,賣掉香港的物業,結束生意,過來跟兒子會合。」

Mrs Pink 表示,她的英文不佳,但除此以外,頗為適應英國生活。至於工作,Mrs Pink 表示,其夫來英兩個月後就有工作。「他們兩父子在香港做裝修,在這邊在網上也接到工作。」她說,在香港,二人多做名店裝修,但這邊沒有這類工作,因此要做家居裝修。雖然要適應,但兒子亦為此報讀了一個倫敦的短期課程。

「我見網上有些人很負面,說英國很難找工作,不是呀,最緊要自己肯去找,去適應。」她說。「年輕人更不難,三四十歲也不難,最難只是踏出第一步。」

何先生﹕佔中失敗已知要離港

何先生及其親友

現場還有何氏一家四口。他們三年前以企業家身份移民英國,申報所做生意是英國品牌代理。然而何生坦言,「生意是預了會蝕的,那只是移民的門檻。」

「現在有了 BN(O) 簽證,我們也打算轉用 BN(O) 簽證移民。」

他表示,三年前就決心來英,是因為 2014 年雨傘運動。

「928,我立即衝出金鐘瞓街,之後運動失敗,我就知道要離開香港,政治氣候太壓迫。至於為什麼選英國,主要是教育。」

何家兩個孩子,一個唸 Year 8(約等於香港中二),一個 Year 6,都是免費公立學校,都說唸書很開心。

「與其讓他們讀昂貴的寄宿學校,我寧願他們讀免費 day school,一家人朝夕相對,對他們更好。」

何氏一家雖然三年前已來英,但 BN(O) 簽證對他們來說也是喜訊。

「多了很多朋友呀!現在我們住的街有香港人鄰居,三年前全條街只有我們一家香港人。這幾個月真的多了很多人來,有些更是之前在香港已認識的。」

集會上何氏夫婦便碰到兩位朋友,兩位朋友跟他們站在一起,讓記者拍他們背影。兩位朋友只說自己是專業人士,循 LOTR 入境,其他不願多談。

申 BN(O) 來英僅 1 個月 杜先生﹕不會忘記香港

來英約 1 個月的港人杜先生

倫敦西方的城市雷丁有不少港人居住,今日集會有約百人參與。他們在大街上排成兩行,靜默站立,每人相隔兩米,保持社交距離。

其中有居於當地的港人杜先生。他來英國只有一個月,正擬申請 BN(O) 簽證。杜生表示,看到新聞得知 47 人被控一事,感到十分憤怒,估出席靜默集會支持,「希望佢哋撐住」。

近期英國,武漢肺炎疫情嚴重,不少原打算來港的人士都打算押後,待疫情好轉才來英。問杜先生何以不顧疫情,匆忙離開?他說﹕「覺得香港環境會愈來愈差,希望儘早來到英國,儘早適應。」他又說,知道英國會有疫苗打,而且「一定好過香港打」,所以選擇盡早來到英國。

儘管如此,他表示不會忘記香港。「香港係我哋屋企,雖然我哋來到呢度生活,但我哋唔會忘記。」他說會繼續支持香港,「大家努力」。

英國於「封城」狀態下,市民只可因購買必須品、做運動等政府指定的理由外出,故於倫敦、雷丁和曼徹斯特三個城市的集會,均有警員到場勸喻集會人士立即離開,結果集會人士亦順應指示離開。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