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朗普不是特朗普,美國也就不是美國

2020/11/15 — 9:56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來源:美國白宮 Facebook)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來源:美國白宮 Facebook)

昨日文章本來是談特朗普挖坑給拜登,意思是特朗普把他想要做的事,在他「可能」下台前的七十天內,把它們都做到足,甚至做過頭,那樣即使拜登接手,他出於與中共的秘密交易,想要把國策往回扭,他也會碰到更大困難。

這是我對特朗普在最近突然加大對中共施壓的一種理解,可能對也可能不對,可以討論。不料因此卻引來不少網友的批評和質疑,有的人嫌我把文章寫得太長,有的把我妖魔化,說我本來就是捧拜登。

連我說特朗普「可能」只剩下七十天,都說錯了?「可能」有錯嗎?現在選舉未知花落誰家,特朗普可能贏也可能輸,這不是現實嗎?不能說「可能」,要說「篤定」贏那才「政治正確」,但特朗普能「篤定」贏嗎?

廣告

有人批評我一天到晚把特朗普可能輸掛在嘴邊,說有損士氣,我有一天到晚說他會輸嗎?我一天到晚說的是不確定好嗎?士氣是怎麼來的?士氣不是自我麻醉,士氣是從意志力來的。特朗普連任,我們要反共,拜登上任,我們就不反共了嗎?順境也要做,逆境也要做,那才是真正的「做」。順境做得很起勁,逆境來了,就沒心情了,沒意志力了,就意興闌珊了,那不是做,那是湊熱鬧。

別人怎麼想我沒有權利干捗,不過我還是想提醒這些網友,我始終堅定站在香港人一邊,站在台灣人一邊,始終站在中共對立面,這樣就夠了。誰挺香港人台灣人,我就支持誰,哪一天特朗普不挺香港人,我也照樣反對他。特朗普不是我親戚,不是我的神,我沒有理由不論他做什麼都要挺他。這是我的基本立場,希望大家記住。

廣告

我有一些深黃絲的朋友是挺拜登的,我也有親人是挺拜登的,我不能因為他們挺拜登,就和他們絕交,以表示我挺特朗普的決心和意志,我做不到這樣,也完全沒有必要。一個深黃絲對我重要一點,還是一個特朗普擁躉對我重要一點,當然是前者。所以我一再說不要以挺特挺拜來分立場,因為美國是美國,香港是香港,對我們更切身的,還是香港。

如果深黃絲圈子內為挺特挺拜搞得勢不兩立,互相指責咒罵,那誰最高興?當然是中共﹑林鄭﹑整個藍絲陣營最高興。所以我奉勸那些喜歡「站隊」(就是你在那邊我在這邊,大家冇情講那種)的網友,凡事想深一層,不要激動,不要動不動就想吵架。

特朗普一介商人,多講利益少講理念,這都可以理解。他曾說過中國是一張桌子,香港只是一個鉛筆尖(有網友說這句話是對台灣說的,也可能我記錯),就是在他心目中,香港台灣都不重要,美國才最重要。為什麼這樣?因為他是美國人,他就是一個利益至上主義者,等到他「的起心肝」反共,他才「看見」香港,因為香港人反共,香港利害就和他相關了。

我對他這種心態也可以理解,畢竟他不是香港人,他沒有義務要為香港服務。香港在他反共大業上佔有一席之地,是因為香港人去年以來大規模反共,不是因為他特別愛香港人,也不是他特別有正義感。

但他始終是一個很有個性的領袖,他做的很多事,可能有很多人不喜歡,但他大力扭轉美國國策,把美國歷屆總統對中共的綏靖政策扭到全面對抗,把中共的黑手從世界範圍內打回去,這是他對整個世界大局的深遠影響,即使不喜歡他的人,也不能不承認這一點。

特朗普是二世祖,性格驕橫,雖千萬人吾往矣,性格如此,誰也沒辦法。他得罪傳媒﹑網絡大亨﹑華爾街,甚至自己的黨友。他罵麥凱恩是戰俘失敗者,惹火了麥太,在他競選時麥太站到民主黨那一邊,以至失去很多本來應有的票。

老政客不會這樣,他們會假惺惺作狀,會扮理性,會討好人,特朗普不是老油條政客,他就是直來直往,把事情做到盡,如此就把很多政治力量都趕到對手那邊去,那對他自然也是損失,不過他又不在乎。

競選未有結果,加拿大和德法等國都先祝賀拜登了,這些傳統盟國領袖常給特朗普「欺負」,忍了一肚子氣,現在特朗普可能要下台了,他們都歡欣鼓舞,借這個機會出氣。但誰知道呢?世界上各種矛盾積壓到今天,連環引爆,這個世界可能就需要一個大開大合﹑大破大立的人出來扭轉大局,這便是我喜歡特朗普的理由。但我喜歡他,並不意味著他做什麼事我都支持,也不意味著他「可能」會下台,我還要拚命說他會贏。

還是那句話,我挺特朗普,但特朗普不是我的神,該說什麼,我就說什麼,高興聽你就聽,不高興請自便。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