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Salter《Othello weeping over Desdemona’s body》(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犯反恐法的英國大學生,判罰讀莎士比亞

全世界國家都打擊恐怖主義,但政府如何界定「恐怖主義」、用什麼手段打擊、怎樣平衡國家安全與民眾自由,諸如此類的細節,則因地而異。箇中差異,恰恰反映某國政府有多文明,社會有多進步。

前兩日英國有宗判案,被告是崇拜希特拉、極右傾向的廿一歲大學生約翰(Ben John)。他本來是李斯特(Leicester)德蒙福特大學(De Montfort University)的學生,主修犯罪學和心理學。去年 1 月,他因下載了大量宣揚極右翼、白人至上主義的文件,以及炸彈製造說明書,遭英國警方以「管有恐怖行動的有用資訊」為由拘捕。隨後他也接受停學處分。

案件於今年 8 月 11 日開審,法院判定約翰為極右翼分子,陪審團 — 英國審這類案是有陪審團的 — 裁定罪名成立,最高可判十五年有期徒刑。然而法官史賓沙(Timothy Spencer)認為,約翰所犯的過錯大概是「青少年的愚行」(an act of teenage folly),應該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故判以緩刑兩年,並罰他閱讀英國文學名著,讓他明白事理,覺悟前非。

這個別開生面的判決,要求約翰保證不再接觸任何右翼資訊,同時必須閱讀大量文學經典,如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狄更斯的《雙城記》、莎士比亞的《第十二夜》等。為了檢驗約翰的閱讀進度,法官要求他每四個月回到法庭考試;若考試不及格,將撤回兩年的緩刑,直接送他入監獄。

英國有反歧視團體對裁判不滿,認為過分寬容,難收阻嚇作用。以成效論,我也有點保留,尤其是法官的書單,叫約翰看莎翁的《第十二夜》,就令我莫名其妙。對約翰來說,《奧賽羅》不是更有教育意義嗎?劇中奸角 Iago 是邪惡化身,作惡並無道理或意義可言,似乎純粹為了毀掉奧賽羅。

Iago 這角色,英國文學教授 Germaine Greer 曾比作今天的種族主義者,「Iago 仍是活生生的,會在新移民的信箱塞滿糞便(Iago is still alive and kicking and filling migrants’ letterboxes with excrement)。」(見牛津出版的 Shakespeare: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正宜約翰引以為鑒。

英國這判決是否過於寬大,見仁見智,但相比起香港政權對待港大評議會學生的方式 — 被捕的四個學生,三個仍然不獲保釋 — 則肯定合乎人性得多,亦合乎情理得多。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 Patreon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