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在大會上發言。(世衛直播截圖)

獨立委員會斥世衞應對疫情反應慢 籲大幅改革、限總幹事任期、增設架構追究國家責任

負責評估世衞應對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手法的獨立審查委員會 (IPPPR) 周三 (12/5) 發表報告,批評世衞和國際社會對疫情反應遲緩以及協調性差,猶如調出「有毒雞尾酒 (toxic cocktail) 」,令早期的警告無被重視,將疫情演變成 21 世紀的「切爾諾貝爾時刻 (Chernobyl moment) 」,認為災難完全可以避免。

IPPPR 又批評,疫情初期多個機構未能保護人民,否定科學的國家元首都削弱了公眾對公共衛生干預政策的信任。IPPPR 提到, COVID-19 最早在 2019 年 12 月於武漢發現,但各國反應「缺乏緊迫性」,導致 2020 年 2 月各國衞生系統被壓垮負上沉重代價。

去年 5 月,世衛成員國已要求 IPPPR 提交疫情相關報告,該委員會由 2011 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前利比里亞前總統瑟利夫 (Ellen Johnson Sirleaf) 以及新西蘭前總理克拉克 (Helen Clark) 聯合領導。

報告指,世衞早應在去年 1 月 22 日就宣佈 COVID-19 疫情構成國際公共衞生緊急事件,不應等到 8 日之後的 1 月 30 日;世衛亦等到 3 月才認為 COVID-19 是大流行 (pandemic) ,逼使各國行動,浪費了整個 2 月。

中國延誤通報 各國也只觀望

克拉克也特別點名提到,中國有明顯延誤通報消息,但其他國家也曾採觀望態度,導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

報告又認為,世衞被自己的「旅遊限制屬最後選項」限制,無及早實施旅遊限制、阻止病毒迅速傳播。報告指出,世衞作為領導和協調全球抗疫角色的影響力受到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和民族主義抬頭而削弱,強調世衞擴大權力非常重要。

IPPPR 提出多項建議,包括大幅改革世衞,確保其財政和政治獨立,並限制世衞總幹事以及區域幹事任期僅限於一屆,但任期改為最多 7 年,不能連任。現時幹事任期為 5 年,可連任一屆,例如前任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就在 2007–2017 年出任該職。

而要避免另一次悲劇性疫情發生,IPPPR 提出成立一個新的全球威脅理事會,使其有權追究國家的責任;另外要成立一個疾病監督系統,可以在毋須相關國家允許下發放資訊。

有關 COVID-19 疫苗分發

IPPPR 認為,疫苗需要被視為公共產品,並成立一個以疫情為本的撥款設施。七大工業國組織(G7) 也應支付世衛 COVID 工具加速器計劃 190 億美元的 60% ,該計劃用以資助疫苗、診斷和治療方法的研究。 20 國集團成員國和其他國家應提供其餘的資金。

最富裕國家應在 9 月 1 日前透過全球疫苗接種計劃 (COVAX) 向 92 個最貧窮國家捐贈 10 億劑疫苗,到 2022 年中旬應提供超過 20 億劑疫苗。

來源:
Al Jazeera, BBC

文/Alan Chi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