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獨立調查報告點名的兩名世銀前任高層:(左)世銀時任行政總裁,現任 IMF 總裁格奧爾基耶娃,(右)世銀前行長金墉。(圖片來源:世界銀行)

獨立調查:為討好中國 世銀高層施壓修改營商環境排名計分法

【18/09/2021 01:50 新增中國外交部回應】

一獨立調查指,世界銀行前任及現任高層曾向職員施壓,要求提升中國在世銀《2018 年度營商環境報告 (Doing Business 2018)》的排名。世界銀行隨即發聲明,宣布終止刊發《營商環境報告》。涉及今次道德操守醜聞的世銀高層包括現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總裁格奧爾基耶娃 (Kristalina Georgieva),以及世銀前行長美籍韓裔醫學教授金墉 (Jim Yong Kim)。北京回應指,中國政府重視優化營商環境,促世銀對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周五(17 日)回應指,中國政府重視優化營商環境工作,成績有目共睹,希望世銀以事實為依據、以規則為準繩,本著專業客觀的原則,按內部審查程序對有關問題全面調查,以維護《全球營商環境報告》的專業性、公信力和世銀和成員國的聲譽。

世界銀行表示,在一次內部審核發現董事局前任及現任成員有「道德操守問題」(ethical matter),遂委任律師行  WilmerHale 做獨立調查。WilmerHale 在分析了 8 萬份文件及訪問了 30 多名現任和前任世銀職員後,周三(15日)公布調查結果;指出在金墉在任行長期間,有高層直接及間接向職員施壓,要求修改《營商環境報告》內的評審方式,以提升中國的得分。調查報告指,當時有可能是金墉下的命令。

法新社引述調查報告報道,2017 年 10 月,距離世銀發布 2018 年營商環境報告尚有大約一個星期,時任行長金墉及時任行政總裁(現任 IMF 總裁)格奧爾基耶娃要求負責撰寫報告的員工重新審視有關中國的評分準則,並指當時金墉曾與不滿排名的中國高級官員談論過,而金墉的助手則提出提升排名的方法。報告又指,當時格奧爾基耶娃斥責一名世界銀行高級官員「不懂得處理世銀與中國的關係,未認識到《營商環境報告》對中國的重要性」。

在高層壓力下,世銀職員改動了一些數據,令中國在 2018 年度報告中的排名升了 7 位至第 78 位。中國在 2017 年度報告的排名亦是 78 位,換言之,不改動的話,其營商環境排名是走下坡。調查報告指格奧爾基耶娃其後稱讚該名世銀職員「為多邊主義出了一分力」,她又在去到《營商環境報告》總負責人的住所探訪,感謝他「解決了問題」。

格奧爾基耶娃於 2019 年成為 IMF 總裁,她昨日透過 IMF 發聲明指不同意調查報告的內容,並會同 IMF 董事局討論事件。

格奧爾基耶娃也曾接受 WilmerHale 的調查訪問,她當時稱「多邊主義危在旦夕」,又指如果當年世銀的增加資本計劃失敗,將面臨重大危機。金墉則表示,處理世銀各主要股東的不同期望及目標令他面對極大壓力。金墉在 2019 年 2 月,即距離他2022 年任期屆滿還有 3 年多時間突然辭職。

法新社指,當年在世銀任首席經濟師的諾貝爾經濟學獎(2018年)得主羅默(Paul Romer)當年曾向傳媒表示,《營商環境報告》排名計算方式的改動,會令人覺得是出於政治考量。他於 2018 年 1 月辭職,而當時世銀堅決否認排名受政治影響。

除了中國排名之外,調查報告亦揭露 2020 年度的《營商環境報告》有「不當改動」(improper changes),並影響了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和阿塞拜疆的排名。

世銀在 16 日發聲明指,外界對世銀研究的信任是至關重要,因為其研究報告足以影響國家及決策者的決定,基於內部審核及獨立調查報告的資料,決定終止刊發《營商環境報告》。世銀將重新設計評估商業及投資環境的方法。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