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留美中國問題專家裴敏欣:處理疫情進退失據增民怨 習近平專權令中共陷重大危機

2020/4/8 — 16:19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裴敏欣(Minxin Pei)日前在美國《外交》(Foreign Affairs) 期刊發表文章,指中國過去數月處理武漢肺炎進步失據,加上中美兩國持續角力,曝露了習近平其實是「紙老虎」,集權制製造了新的弱點,疫情和經濟下滑亦加深了民怨,令中共面臨重大危機。他又指,若習近平繼續朝這方向行事,可能會導致中共發生巨大的轉變(cataclysmic change)。

美藉華裔政治學者裴敏欣(Minxin Pei),是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知名中國問題研究學家,經常在《紐約時報》、《外交家》、《外交》及《外交政策》等刊物發表文章,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非常駐高級研究員。

裴敏欣以「中國未來的動盪」(China’s Coming Upheaval)為題,指中美兩國關係日趨緊張,美國開始採取較強硬路線,以抗衝國家主席習近平領導下、日益強勢的中國。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以及經濟下滑的壓力下,曝露了習近平和北京隱藏的脆弱與不安。

廣告

集權制乏自省改錯彈性    令中共面臨重大風險

文章指,隨著中美關係升溫,外界有不少聲音將兩國現時狀況,與數十年前美國和蘇聯在冷戰期間的競賽對照,北京可能將會重蹈蘇聯的覆轍,犯上蘇聯政府當年的錯誤。蘇聯政府的架構及領導層行事彊化,克里姆林宫寧願堅持繼續讓一個垂死(moribund)的經濟體系運作,持續進行毀滅性的軍事競賽,也不願接受徹底的改革可能帶來的失敗,而中國領導層目前,同樣受到彊化體系所限,難以改正政治上的錯誤。

廣告

文中小題稱習近平為「紙老虎」,指他自 2012 年上台後,逐步將中共集體統治模式,變成一人獨大的「強人統治」。在他掌權之前,中共一向以來,無論在意識形態上還是政治實務主義方面,均保持高度彈性,通過集體決策的方法,結合來自不對敵對派系的聲音和利益,儘量避免犯錯,也不會介入海外具爭議性的衝突,以及避免從事侵犯美國盟友利益的活動。

在習近平上場後,這體系逐步被瓦解,被彊化的政治意識形態取代,在強人政治下改正錯誤是示弱的表現,因而增加了犯嚴重出錯,也令黨內討論和異見聲音噤聲,並對少數族裔和異見人士大肆打壓,進行衝動行事(impulsive)、引起西方極大疑心的外交政策如「一帶一路」,「習近平的集權制造了新的弱點,令中共面臨重大風險」。

裴敏欣指, 2018 年習近平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已顯示他想無限期執政的野心,將權力高度集中,又大肆以反貪腐為名,將黨內重要高層成員剷除。此外,習近平又打擊香港的示威活動,在內地拘捕大批人權律師及運動份子,並且收緊對傳媒的審查,並在新疆建立「再教育營」,囚禁大批維吾爾族人等穆斯林群體。

疫情加深民怨   中共比想像中脆弱

習近平實行這些措施,裴敏欣認為只會令中共更脆弱,企業的「國進民退」扭曲了經濟市場,加強監控只會帶來更多反抗,武漢肺炎疫情亦加深了中國民眾對政府的不滿,而源於中美角力的經濟壓力和政治批評,可能最後成為「壓斷駱駝背的最後一根稻草」,若習近平繼續朝這方向行事,中國的政治及經濟基礎將繼續受侵蝕,可能會導致中共發生巨大的轉變(cataclysmic change)。

中國對武漢肺炎疫情的處理及應變,裴敏欣認為曝露了政府多重弱點,即使曾經歷 2003 年沙士一役,曾制訂緊急應變措施及投入大量疾控資源,在今次疫情初期中國當局進步失據,武漢政府試圖隱瞞疫情,又阻止網民談論疫情,導致病毒迅速蔓延。

文章指,武漢封城後的兩個星期,網民得知政府試圖打壓公開疫情的醫生們,包括李文亮醫生更被當地警方拘捕及盤問,他其後確診死亡,激發網民憤怒抗議悼念。裴敏欣認為,過去數月發生的事情揭露了中共比很多人想像中脆弱,若果美國長期對中國採取策略性對抗的話,很可能有利於「戲劇性的改變」,「這情況有利美國,持續施壓去激發政治改變。華盛頓應維持這個方向,成功的機會將愈來愈大」。

習近平或以更多政治清算鞏固勢力

文章又指,中共與美國角力時,缺乏避免和糾正犯錯的彈性,黨內可能會因而逐步分裂,而「習犯錯」將會令其對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
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等的形勢更為有利,他們均與前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有密切關係。裴敏欣提到另一位政治強人毛澤東,因「大躍進」計劃失敗,導致逾 3 千萬人死亡, 他為免政治對手有機可乘,於是四年後發動文革,以圖將打擊全國上下的反對勢力。裴敏欣認為,習近平將來可能會以更多的政治清算鞏固勢力,這將會進一步加劇中共高層之間的張力和不信任。

在中美兩國角力中,華盛頓的主要策略是與北京經濟「脫鉤」(decoupling),大幅減少過去數十年建立的商貿合作,這跨黨派共識在未來數年亦將會持續,無論誰將入主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認為,美國市場及先進的科技只要向中國「落閘」,這樣便會減弱中國崛起的力量。

由於中國經濟主要靠內需,「脫鉤」未必會造成重大損失,但由於近年內需減弱,加上人口急速老化、債務增加及依靠投資的經濟增長放援,以及北京試圖以不可持續的政策去刺激增長,國內經濟將面臨沉重壓力。而隨著經濟增長放緩、失業率增加,民眾對政府支持將會日益減少,可能導致動亂、大型示威及罷工的出現成為常態。中產階層未來面對失業問題和及生活條件下降時,可能會把怨氣歸疚政府,通過在如環保、公共醫療、教育和食物安全等議題上發聲,他們更可能會大批移民。而中共高層也難以有足夠利益資源去攏絡人心,也要互相爭奪財政資源,可能會造成黨內更多不滿聲音。

若經濟放緩   內地將面對西藏、新疆及香港更多反抗

裴敏欣指若中國經濟大幅放緩的話,中國政府將要面對更多來自西藏、新疆及香港這些周邊地區的反抗,他認為雖然這些反抗升溫不會令中共倒台,但將會造成沉重代價,且令中共要分心處理。中共很可能會施重手打壓,因而招來國際社會批評和制裁,也會令歐洲向美國靠攏組成「反中聯盟」,這是北京極力希望避免發生的事情。
中產不滿、少數族裔反抗及民主運動,以上種種,裴敏欣認為都不會令習近平下台,但必定會損害他的權威,令人質疑他的管治能力,他指加上經濟下滑,以及社會精英失望,可能把北京推向邊沿,中共走向亂局。

裴敏欣認為,習近平可能會以民族主義作為對抗美國的一帖藥,不過反美策略將會大大減少北京在處理兩國問題時的彈性,政府在國內亦會加強社會管控維穩,社會精英如民企企業家、學者及作家等將會更為反感,而大力打壓將招來周邊地區更多的反抗及國際間的批評。

文中提出,當外間的不滿日益增加,或會令中共高層策劃政變移除習近平,不過裴敏欣認為可能性不大,因中共內部嚴密監控,軍隊又在習近平控制下。另一個可能性,是發生一場危機令高層分裂,例如安全部門無法阻止的大型示威,一如天安門運動,中共高層出現不同處理手法的聲音,不過亦因監控嚴密,發生大型示威的機會也不大。

黨內繼承人問題  或是中共劇變契機

最可能引起中共發生劇變的轉機,是如果習近平逝世或因弱勢而被迫辭職,黨內因繼承人問題展開鬥爭。裴敏欣指,通常強人統治後,就會出現較勢弱的領導人,例如毛澤東之後的華國鋒,而他最後是被具改革遠見的鄧小平拉下馬。

裴敏欣認為,屆時新上任的中共領導人會儘量與「習路線」保持距離,可能回到習近平上場前的路線,重置集體決策和避免風險的外交策略。另一條路可能是選擇較激進的改革,以求拯救中共,可能減少對社會的控制和打壓,並加強經濟改革,這新方向可能得到經歷多年強人政治的黨內精英,以及中國年輕人的支持,他預期「後習近平時代」,中共將會出現戲劇性變化,最她的版本是中共演化成支持政治及經濟改革、與美國重修關係的政體。最壞的版本是,體制深層腐化,無能的領導,加上反政府運動,中國將會「硬著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