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你自覺是正義的化身,你其實就是魔鬼的化身

2019/7/16 — 11:04

在消防局練習破開私家車門(作者 Facebook 圖片)

在消防局練習破開私家車門(作者 Facebook 圖片)

我本來其中一個自己十分引以為傲的身份,是可以成為義工消防員,在自己居住的德國城市中,做香港人,救德國火。

可惜,到了這個年頭,我不得不申請離隊。

離隊的原因,挺複雜,不能用三言兩語可以講得清楚明白。但是其中一個原因,我這幾個星期,感受至深,我想講講。

廣告

那麼請讓我由一個故事講起……

一個平凡但極度炎熱的下午。剛剛下班回家。

廣告

路上,傳呼機倏地響起,嗶嗶聲在狹小的車廂中特別刺耳。
我從褲頭拉出傳呼機,用眼角望一望,屏幕上寫的是「VU」。這個縮寫,代表「Verkehrsunfall」,即是「交通意外」。

雖然理論上,傳呼機一響,不論情況如何,所有人都應該第一時間全速趕去消防局。但有些警報,的確沒有很危急。最需要速度的,肯定是 B 和 VU。火災和車禍,的確是分秒必爭的救人行動。

所以,我立刻改變行車路線,直衝消防局。

更衣室內,每一個衣櫃前面都奇怪地放著一對消防靴,上面套著扭成一團的消防衣。這種「設計」,其實就是讓消防員可以「凌空跳入」消防裝備,一下子拉起消防衣,左右手立刻抽著頭盔和外套,馬上就可以上車。

在車上,所有隊員都可以聽到無線電通訊。總部和已經到達的消防隊隊員,正談及意外現場的情況,雖然話音經過無線電傳播,有點扭曲,但是內容還勉強可以理解,所以在行車途中,已經知道是兩車迎頭相撞,多人受傷。

到我下車之際,看到的,是最後兩個傷者正被送上救護車的情況。可幸的是,全部人都並無嚴重受傷,被抬上救護車之際,雖然血流披面,但神志仍然清醒。

所以「遲到」的我們,其實就只是做 Bereitstellung,防止車身起火(交通意外甚少會導致火災,不過仍然需要有人監察),清理一下事故現場,準備回去消防局。

每次出車,如果現場沒有其他重要的跟進工作要做,很多時候隊長和隊員之間,都會就出車的情況進行檢討。就算你沒有機會直接參與,起碼都知道他們工作的流程,或者有什麼下一次需要留意的地方。所有消防員每一個禮拜都會參加一次演習訓練,很多時候訓練的主題,都會取材自發生過的意外,針對做得不足的環節,加強訓練。

我走近車禍發生的地點,觀察一下意外發生的原因……這條馬路是從高速公路進入黑森林的重要通道,交通頻繁,但由於部分位置正進行擴建工程,路十分窄,有一個司機駕駛時,不小心靠得太邊,搭上對面的行車線,因而發生事故……由於撞擊力度不細,所以兩車都轉了九十度,向路兩旁彈出,其中一輛車,落入田野。

田野上種了幾棵蘋果樹。幸好,車子飛入田野之際,避開了蘋果樹,剛剛落在一棵樹一米旁的草地上。

同車的一位隊員,望著損毀的車輛說:你看車子現在這樣躺在草地上,如果車子略為靠右邊挨的話,那麼就是一個十分美麗的 Menschenrettung。

言下之意,如果車門剛剛被樹幹頂住的話,他們就要出動重型機器破壞車門救人,就有親手落場的機會。

他說的時候,還指手畫腳,一臉惋惜但又興奮非常的模樣。

我本來就要破口大罵。

可是,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我知道,破口大罵,只是情緒上的宣洩,對事情毫無幫助。我自問沒有方法可以扭轉他們的想法。只能夠心平氣和跟他們講我自己的想法。有些良知的,會稍為退避,「當然我不希望有人受傷,只是如果而已」。

這樣的講法我其實已經聽過很多次了。

義工消防員,其實都有訓練,大部分都十分專業,部分甚至比全職的更專業更熱心。不過某些人心態上,跟全職的消防員相比,難免會有些不同。

受薪的消防員,都是「打份工」,寧願在消防局裡面跟同事飲咖啡,吹吹水,處理一下文件,清閑地又過一日。但是義工消防員,既然是自願,很多時候都希望有出車的機會。在消防局裡面,我看過這些義工消防員為爭上車,就差一點要大打出手,剛剛入隊的我,還沒有煙帽隊隊員資格,也經常被人從車上擠下來。

如果你問他們,為什麼要做義工消防員,他們可能會講:「巴閉囉,英雄主義,疊馬。」分分鐘比浩南哥更有氣勢。

我明白的。知道有人身處危難,希望盡快第一時間協助市民逃出災場或車禍現場,我絕對明白。

可是有些人,把做消防員的動機和行動倒轉,不把「能救人救火」當成目標,而把「要救人救火」視為出車的條件。

這種想法,我稱之為「烈火雄心症候群」。我從來沒有幻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背上氧氣筒,揸住條喉,衝上五樓,把生命危在旦夕的老邁阿婆抬出火場。出車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其實是幫助受暴雨困擾,水淹地牢的家庭。他們最後對我們的感謝之情,我今天還記得。

大家其實都知道,每次出車,白出一趟,都是最好的結果。沒有人傷亡,沒有財物受損,出一出去,遊一下 Blaulicht 車河,再回到消防局跟同袍吹水,然後愉快回家。

可惜,最好的結果,對於某些義工消防員來講,太過沉悶。

「這陣子出了很多 BMZ,上天呀,請你給我一場靚靚的 Kellerbrand。」

現在德國很多州份都有法例規定建築物一定要安裝煙霧探測器,沒有人喜歡出 BMZ 車,因為九成九都是有人抽煙,或者是用得太多止汗劑(真人真事),觸發警報。

這個 BMZ 的問題,還可以繼續講下去,不過這又是另一個話題,容後再談。

可是,我還是不能接受同袍的「盼望」……

聽多幾次,我就知道,我永遠沒有辦法跟這些人共事,因為我知道他們的想法,不但不道德,很多時候還會把其他人陷入危險的境地。他們以為自己是正義的化身,可是此時此刻,他們的想法,堪比魔鬼。

做煙帽隊培訓的時候,長官常常講一句說話:煙帽隊裡,新手救火,甚少出意外,出意外的人,經常都是「老手」。

救了十場簡單的火,就以為第十一場也容易撲救。結果天意弄人,第十一場火就是他們的最後一場。

煙帽隊入火場,一定是兩個人入的,而且規定必須要永遠保持在可以互相觸摸的距離,如果環境實在太惡劣,還要用消防繩把對方和自己連在一起。長官說他經歷過一個事故,原因就是有一個人在救火途中擅自離開,「我自己快快手到前面的房間看看有沒有人在裡面,你等等我」,結果在搜尋傷者的時候,跌落下一層,身受重傷。

Mayday 一出,同伴和其他隊員都要放下所有救援工作,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他拉出火場。

不專業,輕視災場的危險,想逞英雄,覺得自己是最強的,最正確的,最正義的,這種想法,比熊熊烈火危險百倍!

如果我出聲糾正他們的想法,很多人都會覺得我「煩」「怕死」「乸型」,義工消防隊內某些圈子,容不下我這種沉悶的人……

我知道,身穿制服的紀律部隊,他們有很強的團隊精神和正義感。當初決定入伍,也是覺得消防員救人救火的宗旨,正義感爆燈。

的確,正義感很重要,但正義感也可以很危險。消防隊擁有可以拯救生命的能力和裝置;警方擁有除暴安良的絕對武力和武器。如果這些力量落入自命正義的手中,造成的傷害,無法估計。

正如有份參演《烈火雄心》的王喜所言,「制服是一套身心的約束」,就算是破開一道門,打開一條水喉,消防員都要依照守則和指引(有沒有不破壞市民財產的方法進入建築物?救火的水量是否不會太多而令到住宅往後需要修葺?),值得讚頌的人,是不受情緒左右,默默為團隊做好本分的人,而不是衝入火場的所謂英雄。

更不要說揮動鐵棍,施放胡椒噴霧,制服「疑犯」這些行為背後的考量,比起破門,開喉,應該有幾多。

專業?對不起,我只看到一個「扮傻」的黑社會大佬,和他手下的一群暴徒。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