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新加坡部長對香港人說:Why so idiot ?

2020/2/19 — 10:02

新加坡貿易及工業部長陳振聲

新加坡貿易及工業部長陳振聲

星島日報及頭條日報報導,早前新加坡貿易及工業部長陳振聲向基層領袖閉門分享新加坡政府如何對應武漢病毒的對應措施,錄音不知就裏疑似被流出。當中提及新加坡人不要效法香港人去搶口罩、搶廁紙的「低能」做法,影響疫症後的經濟復甦。

根據部長面書,談話並不是向基層領袖講的,而是向新加坡華僑工商會(Singapore 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 SCCCI)成員講的。坐在會議裏的人,都是類似自由黨想要代表的那種大老闆。而整段講話中提及盲搶糧食廁紙等日用品的香港人「低能 (idiot) 」,但整段說話也有批評新加坡人誤信網路傳言跟著一起在超市搶米搶即食麵的新加坡人「Xia Suey」(丟架)——當然有很多新加坡人覺得在超市搶廁紙的只有像我這種外藉勞工。

一兩個關鍵字會引起大眾話題,但更值得討論的,是新加坡政府如何在人人方寸大亂時梳理好思緒和措施理念,去迎接一個大家都不知何時完結的疫情。

廣告

他們早知,若果是跟足傳染病專家指示所有人外出都戴口罩,新加坡每日最少需要5百萬個,如何用力加錢採購,加上政府因為需求數量一定要用招標方法完成採購程序,都無辦法應付需求。所以政府連同傳染病控制中心一直向公眾宣傳,若沒有呼吸道病徵就不需要戴口罩,其實是間接將存貨留給醫護人員,再因應需求擴展到邊境人員和公共交通公司職員,確保這些系統在疫情期間運作正常,最後才敢想到要動用服役人員連夜包好庫存可以應付的5百萬個口罩,再分發給所有住戶,穩定民心。所以,在新加坡你會見到很多人在搶購口罩,卻沒有太多人在公眾地方戴口罩的奇景。單次派發每戶四片口罩後,也沒有新一輪的派發行動,募捐衞生用品也變成民間自發。

他說,在沒有十足把握用外科手術口罩可以有效預防病毒擴散,這是搏弈,所以,政府已經有心理預備會有國民覺得不滿意。在這國家,相信政府是一種美德;雖然,暗地裏會有埋怨,那四個口罩為甚麼沒有包括小童尺碼。

廣告

而身為貿工部長的他,在疫情期間已經和大商賈們講如何在疫情過後從速將經摘反彈起來。由企業的現金流,到有措施如何防止企業裁員,在低迷期間多做員工培訓增強競爭力,確保失業率維持低水平;到未來如何避免外來遊客像現時被中國主導,引致封關後旅遊業重創都有被提及。

部長知道香港市民的「低能」是因為政府的無能,只是還認為香港人這種「低能」的社會運作可以繼續因為背靠中國而生存,早已經不再是香港人的想法了。這幾天我在工作期間最常聽見的,是如何實施防疫措施時儘量維持部門的正常運作 (Business Continuity Plan, BCP) ,但香港的醫院可以因為人手及防護裝備不足而引發醫護罷工,旅遊、飲食行業不論藍黃,因為政府堵截病毒源頭不力而開始有結業裁員潮。香港政府對戰略物資仍然維持市場主導,任意被黑心商家炒賣導致缺貨和囤積問題。他提醒,不論周邊的人和政府做甚麼甚至不做甚麼也好,新加坡履行不同政策的初心是甚麼。

我幾經辛苦短訊群組找來(聲稱是)原裝錄音。我建議香港人不要胡亂開來聽,因為部長用濃厚系的新加坡口音講話,並不是一般英語水平人士可以正常理解。而這種口音亦稱為 Beng’s accent ,用香港人的理解即是 MK 系口音,古天樂的普通話。但就是這種口音,本地老闆們才覺得部長夠市井,夠貼地,才願意在大家忙於撲口罩時留時間聽他說這番話。

陳部長草根單親家庭出身,但因為讀書成績優異,名校萊佛士書院畢業,高考全 A ,政府以獎學金保送他到劍橋大學經濟系再以一級榮譽畢業,隨即加入軍隊及後來的人民行動黨,仕途扶搖直上,更是下一任總理的熱門人選。新加坡人偶爾會批評政府及公共事業首長高管職位像退休軍官俱樂部,但到國難當前,軍隊沿用的緊急應變措施應付民間危機仍然大派用場。陳部長這些早年事跡也已不再重要,到彼岸仍然有特區政府高官首長因為沒有政績,繼續將自己兒時的智商和幾十年前的高考大學成績宣之於口,難免有點貽笑大方。

Chan Chun Sing: I do maths in Cantonese

Here's a snippet of what Chan said in response to a question on Singapore's language policy.

Posted by Mothership.sg on Wednesday, January 22, 2020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