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青春的聲音愈大,世界就愈潔淨

2021/3/5 — 9:37

圖片來源:(Photo by STR / 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Photo by STR / AFP via Getty Images)

【文:翁婉瑩】

3 月 3 日,維安部隊在緬甸各地的鎮壓,這天成為政變以來最血腥的一天。

BBC 統計,至少 38 人遇害;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在 3 月 4 日的聲明表示,自 2 月 1 日政變以來,至少 54 人喪生。

廣告

當媒體目光集中在被槍擊身亡的曼德勒 19 歲華裔少女鄧家希時,我正在讀兩位詩人的作品。

一是在仰光為窮人舉辦葬禮的覺杜,他的服務協會在3日遭到軍警闖入搜索,沒收電腦和電話,協會的三位醫療人員遭到毆打並被逮捕。推測是政變後對軍政府不滿,拒絕為軍警下葬而遭攻擊。

廣告

因為我的體力與時間分配,覺杜的故事將另外說明。

39 歲詩人Ke Zaw Win,3 日在蒙育瓦的鎮壓中,被槍擊頭部身亡。

而 3 月 2 日凌晨,他在 Facebook 寫下最後一首詩

「當青春的聲音愈大,世界就愈潔淨
在青春的聲音下,許多的不正義會感到羞恥」

"လူငယ်တွေရဲ့သီချင်းသံ"သာ ကျယ်လောင်လာရင်
ကမ္ဘာကြီးတခုလုံး သန့်စင်သွားလိမ့်မယ် ၊
"လူငယ်တွေရဲ့သီချင်းသံ"အောက်
မတရားမှုပေါင်းများစွာ ရှက်ရွံ့ကြရလိမ့်မယ် ။

#看不下我的翻譯的人快來救我

Ke Zaw Wing 是全緬甸青年詩人聯盟的成員,最一開始,他的書寫來自實皆省的詩集刊物《Chan Thar Swe》,他曾因為撰寫政治批判的詩文、參與學生運動而被逮捕過。

2019 年,他在自己的網頁寫下,

「用我們的錢買了您的槍,
換來了我們的資源。
您的食物和衣服由我們的穀倉提供,
並由我們擁有的權利製成。」

身為一個不會寫詩的紀實寫作者,會寫詩的人,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另一個世界的偶像,我就是寫不出去頭去尾的文字。

#各位詩人朋友不要罵我

有些詩,根本是苦戀。

「我剛從遠處得了一些病
我只是拒絕了一些我無法接聽的電話
一場噩夢
它是在大聲呼喊,骨頭腐爛
我,用心刺了他一眼,看他是否會如釋重負
他,是一架沒有地面著陸的飛機,以穩定狀態飛行
現在,我是無法動彈的烏雲」

網路社群流傳蒙育瓦兩名受害者,被軍警拖入車子的影片。家人證實,其中一名男子是詩人Ke Zaw Win

他的表弟說,「唯一擊中他的,是他後腦杓的子彈。像我的表哥一樣,沒有人希望這種事情發生,我們希望終結暴力。」

Ke Zaw Win心 裡面的那片烏雲,最後散開了沒,我不知道,但如果愛上一架沒打算著陸的飛機,確實十分折騰人。

3 月 4 日,五架戰鬥機在曼德勒上空飛行。緬甸的夏天已經到來,天空藍得一片烏雲都沒有。
-------

自 2 月 28 日的鎮壓以來,我的紀錄貼文分享數以倍數翻高。我對緬甸現況的無力感,必須以書寫抒發,但是書寫亡者的網路流量,也讓我掉入自責與罪惡感的黑洞。

感謝所有聽我倒垃圾,接住我的朋友們,你們提醒了我書寫的初衷,和必須承擔的疼痛。最終,所有書寫都是浩瀚歷史中的滄海一粟,當下只是做好自己的責任,如此而已。

作者 Facebook

作者簡介:無法被定義的斜槓,讀者、旅行者與寫作者。往來島國台灣、印度半島與緬甸黃金之土。印度承載了我的智性與喜悅,緬甸反映了黑暗與小我。旅行與書寫,都無法停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