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總統呼日勒蘇赫(資料圖片,來源:UKhurelsukh Twitter)

疫情下的選舉 蒙古人民黨主宰政壇

【文:忠誠勇毅 心繫俄羅斯 Loving Russia with Honour, Duty and Loyality】

隨着蒙古新任總統呼日勒蘇赫(ᠤᠬᠤᠨᠠᠭ᠎ᠠ ᠶᠢᠨ ᠬᠦᠷᠦᠯᠰᠦ᠋ᠬᠡ)在六月末宣誓就職,成為蒙古民主化以來第三名曾任蒙古國總理這一實權領袖的總統,曾經是蒙古共產時期唯一合法政黨的蒙古人民黨(Монгол Ардын Нам)亦再一次掌握了總理及總統兩大要職,把民主黨(Ардчилсан нам)近年來僅餘的政治角色搶走,打破過往的政治勢力平衡。雖然,在民主化變成議會民主制國家後,總統這一職務只是禮儀上的國家元首,但仍有相當的話語權,能夠左右政壇。

之所以呼日勒蘇赫會勝選,好些外國評論皆指出是因為民眾對政府抗疫表現不力感到憤怒,認為民主黨無法帶領抗疫,故把票投給對家的人民黨,使人民黨在是次總統選舉獲得民主化後最大的得票率,但諷刺的是,人民黨才是疫情以來領導政府的執政黨。自 2016 年開始,蒙古人民黨便因得到國家大呼拉爾(Улсын Их Хурал,相當於國會)的過半數議席,總理一職也一直由人民黨領袖擔任。呼日勒蘇赫於 2021 年初從總理一職下台的原因,正是因為他領導的政府抗疫不力,引起不少民眾上街示威要求下台。蒙古雖然廣泛接種了中國提供的科興疫苗,但疫情仍高踞不下,民眾仍需接受在半封城的狀態下生活,自然對政府不滿。可是,當呼日勒蘇赫重整旗鼓參選總統後,他仍然得到相當的選票勝選,這點可謂耐人尋味。

另一個可能原因,或許是民眾對過往民主黨及人民黨分別出任總統總理兩大要職,權力相爭導致行政失能的厭倦。雖然總理統領政府及國會,但總統不只有對議案的否決權,最近還得到了法官的任命權,加上對國安委員會的領導權及軍隊的指揮權,對整個國家可說是有相當話語權。兩大政黨的蒙古版府院之爭,導致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情況出現,在疫情肆虐下更使人對政府失去信心。是次總統選舉的投票率創新低,正是反應了民眾的厭倦,因而當人民黨發動民眾投票後,人民黨的候選人能以高得票率當選,相反民主黨的候選人只能得到最低票數。只是,選舉後市面未見有多少慶祝活動,不只是因為社交限制所致,亦是因為民眾對選舉的冷漠與厭倦。

呼日勒蘇赫在參選前,曾讓其政黨主宰的國會通過修憲,把總統原來的四年任期延長至六年,在今次總統選舉後生效。過往曾尋求讓總統可連任一屆的民主黨籍前總統,只得黯然下野。有好些評論擔憂,雖然呼日勒蘇赫按照憲法需在上任後終止自身的黨籍,以示中立,但他與人民黨的關係卻不會輕易劃清界線,人民黨仍會處於一黨獨大的狀態。幸而,現今的人民黨比起共產時代多了權力制衡,在呼日勒蘇赫任內為達致多邊外交,主動與西方示好,他擔任總理時第一個外訪的國家為份屬西方陣營的南韓,同時擔任日本與北韓的中間人。為了避免中俄兩大強鄰對蒙古的資源壟斷,他與美國變得更為親近,引入了英澳合資的礦業公司力拓集團(Rio Tinto)進入蒙古。為了保持與西方國家的友善,他也會正面回應西方對其民主化的要求,避免專權統治。只是,這種局面可以隨國際形勢變化而消失,究竟呼日勒蘇赫與其人民黨政府能否遵守自 1990 年起的民主化約定,尚待觀察。

 

忠誠勇毅 心繫俄羅斯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