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Wikipedia、央視片段截圖

【病毒溯源輿論戰】《央視》再質疑美國於武漢軍運會舉動「反常」 不求金牌「醉翁之意不在酒」

新冠肺炎已導致全球逾二億人感染,世界各國欲追疫症源頭。美國有人質疑,病毒是否自武漢實驗室洩漏,中國則繼續發動輿論反擊戰,反質疑美國才是病毒源頭。繼早前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為美國德堡實驗室洩毒論收集 2,500 萬聯署後,昨日官媒《央視》再發文,推「武漢軍運會論」,質疑一名參賽美國運動員是「零號病人」,將病毒傳到中國。

然而這說法早被 CNN 等外媒否定。被中國指為「零號病人」的 Maatje Benassi 表示,她從未確診陽性,卻淪為中國網民的話柄,連居家地址也遭貼上網,嘆「這就好像在做日復一日的惡夢」。

央視於 11 日的《朝聞天下》節目中,重提 2019 年 10 月武漢軍運會美國軍人「播毒」質疑,報道並由新華網等官方渠道轉載,報道引述「美國華盛頓調查記者喬治・韋伯」的話,指美國運動員可能是「最初引發新冠疫情的『零號病人』」。其實過往中國多個官員及官媒已多次質疑美國人在武漢軍運會把病毒帶到中國,這些宣稱均是引用這名「獨立記者」的發言。《央視》沒有解釋、也沒有提出證據證明此說法成立,惟提出以下 4 個「疑問」,要求美國「給國際社會一個正面回答」,新華網的轉載報道則以「疑點重重!」為題。四點「疑問」經《立場》撮寫如下﹕

疑問一:美軍選手到底得的什麼病?
《央視》指,美國當時派出 300 多名選手參與武漢軍運會,其間 5 名選手出現發燒、咳嗽和腹瀉等傳染病症狀,被送到武漢金銀潭醫院就診,初步診斷結果是得瘧疾,但《央視》質疑瘧疾「基本已經絕跡」,「美國軍人是如何感染瘧疾的呢」?

疑問二:美國為何匆忙派軍機將 5 人接回國?
《央視》指,軍人若僅染瘧疾,不需美國「派軍機來緊急接走」。

疑問三:為何不公開這 5 名患病軍人的病例報告?
《央視》指,患病軍人返美後「沒有了下文」,「美國方面對外封鎖消息,也未向外界公布相關的病例檢測報告等」。

疑問四:美國隊為何金牌榜上顆粒無收?
美國隊派「300 多名選手」參賽,卻無一金,「難免讓人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感覺」。

美國多家媒體曾報道武漢軍運會與疫症關係

翻查資料,這位被譯為喬治・韋伯的「調查記者」,即 George Webb,被 CNN《紐時》在內的多家主要外媒稱為陰謀論者,「資歷」包括在 2017 年聲稱南加州一條貨船上訛稱有髒彈 (Dirty bomb),導致部份碼頭關閉運作。

今次 George Webb 指美國人於軍運會散播病毒,仍被主要媒體斥為虛假信息。儘管外媒亦同時指出,武漢軍運會與疫症可能有關。多家媒體包括 CNN、福布斯、ABC 等均曾以詳盡訪問、文件紀錄(如美國國防部發布的訊息等),就曾以長篇報道,調查軍運會與新冠肺炎的關係。

綜合美媒說法,軍運會確實可能與疫症有關,但箇中的關係更似是,各國軍人可能在武漢感染新冠肺炎後回國,將病毒傳遍世界。

當時,約 300 名美軍人員參與 2019 年武漢軍運會,他們回國後返回美國 25 個州分共 219 個基地,期間沒有接受檢疫。報道指,或許正是因此,軍人將新冠肺炎病毒帶到美國。

國防部指,軍人沒有接受檢疫的原因是,因為當時根本疫症還未發生,所以也無檢疫必要。報道指,不只是美國,其他國家的軍方亦似乎沒有為運動員做針對新冠肺炎的檢查。

重要的是,有美媒報道指,事實上不只是美國,包括法國、意大利,以至伊朗在內的多個國家的軍運會參加者,都有在回國後發現疑似新冠肺炎病徵。報道引述法國軍方指,參賽期間和結束後,法國軍方均有報稱感冒或住院的個案,而這些個案可能與新冠肺炎個案有關。

其中一個個案是法國運動員 Elodie Clouvel,她指自己曾在參加武漢軍運會後患病,病徵前所未見,但當時沒太擔心,因為還沒有人談論新冠肺炎。她親述﹕「許多軍運會的運動員都病得很嚴重。」此外,意大利運動員 Matteo Tagliariol 亦有類似遭遇,「當我們到達武漢後,我們幾乎都生病了」,他說。

在 2019 武漢軍運會,有來自 100 個國家、超過 9,000 名運動員參賽。但美國看來並不重視這個軍人運動會,2011 年及 2015 年的賽事,美國代表分別只得到一個及兩個金牌。

被指「零號病人」的當事人 曾接受多家大媒訪問

當然,若中國的質疑成立,即病毒是由美國人帶到武漢,諸國運動員仍有可能透過該名美國運動員而受感染。在此,關鍵便是找出中國宣稱的「零號病人」美國選手是誰。在此,中國基本上全面採用 George Webb 的說法,即一名叫 Maatje Benassi 的美國預備役軍人,就是「零號病人」。

只要在 Google 搜尋 Maatje Benassi,就可以搜到包括 CNNINDEPENDENTCBS 在內的各大媒體,以專訪或調查等形式,說明 Maatje Benassi 並非「零號病人」。

外媒報道指,Maatje Benassi 根本未曾有過病徵,也沒有檢測到陽性結果。在軍運會,她是以單車選手的身分參賽,但在賽事遇上意外,胸口骨折和受腦震盪。這一幕後來被相信她是「零號病人」的人認定,是新冠肺炎令她身體不適致受傷。

而自從她被標為「零號病人」、中國積極推動「武漢軍運會論」後,她及其丈夫就成為中國社交媒體的討論熱點,這令她們的生活大幅改變。其家地址遭貼上網,社交媒體帳號收到海量認定她是「零號病人」的郵件,甚至收到死亡恐嚇。

由於 YouTube 上亦充滿指她是「零號病人」的片段,Maatje Benassi 找律師,希望他能幫助禁止這些影片傳播,但律師說幫不了她;她找地區警察幫忙,自然也沒有用。Benassi 家甚至曾發起眾籌,希望控告 George Webb 誹謗,惟尚未成功。

「這就好像在做日復一日的惡夢。」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