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8/15 - 15:19

「白俄羅斯」與「Xianggang」的距離

Photo by SIARHEI LESKIEC / Contributor via Getty Images

Photo by SIARHEI LESKIEC / Contributor via Getty Images

討論 Belarus 抗爭,記得用返「白羅斯」,唔好用「白俄羅斯」啊!人哋就係唔想同俄羅斯黐咁埋,特登改官方中文譯名。

對白羅斯抗爭者而言,「白俄羅斯」就好似「Xianggang」咁難聽。

FB 洗哂版,相信大家都知道來龍去脈:在位 26 年的盧卡申科不承認最新選舉結果,有可能高票當選嘅反對派候選人被迫流亡,街頭抗爭不斷、警察暴力鎮壓。(未知嘅可以睇台灣聯合新聞網的整理

廣告

白羅斯抗爭背後,同香港相似之處不僅在於抗爭手法同警暴:有隔籬大國強行融合、有瀨俄共﹙?﹚瀨出 backfire 嘅傀儡政權、有因武肺而起嘅民間自救、有 DQ。睇完之後,作為香港人,你會更加覺得白羅斯嘅抗爭者,值得你去聲援。


1. 點解白羅斯要同「白俄」劃清界線?

記得 2018 年去烏克蘭採訪,講起同俄羅斯嘅恩怨,必會提及白羅斯:喺俄羅斯嘅史觀當中,俄、烏、白三民同源,皆為古國「基輔羅斯」﹙Kievan Rus’﹚子民,不過俄羅斯覺得自己係大佬,「自古以來」其他兩國都係佢嘅,烏克蘭只係「小俄」,白羅斯則為「白俄」。而家連烏克蘭都 hold 唔到,白羅斯更加唔可以放。

俄白兩地政、社經緊密嘅程度係去到,烏克蘭人講起白羅斯,就好似香港人講起澳門咁樣。

融合由葉利欽開始,普京上任以嚟,更有意用「聯邦」方式直程吞併白羅斯,又想喺白羅斯起軍事基地。俄羅斯養住呢個「歐洲最後獨裁者」,但畀嘅好處都係為咗加強控制:俄方一直低價賣原油畀白羅斯,變相補助嘅金額一度去到相當於白羅斯 GDP 五分之一,但今年年頭突然話要停止供應、加價,並拒絕協商,除非白羅斯同意同俄羅斯喺軍事、政治、經濟上進一步融合。

近年,白羅斯已經多次爆發反融合示威,民眾擔心喺盧卡申科治下,白羅斯作為獨立國嘅地位不保。

2014 年嘅烏克蘭廣場革命,令盧卡申科惴惴不安,擔心自己都會被人民推翻;但白羅斯人民亦都因而見到曙光,知道俄羅斯嘅控制唔係一世都擺脫唔到。


2. 盧卡申科點解要同俄羅斯對著幹?

俄羅斯嘅「祖國關懷」之霸道,連一直受莫斯科庇蔭先在位咁多年嘅盧卡申科都頂唔順,不得不嘗試與俄羅斯拉開距離,否則自己連總統都冇得做,只能做省長。

近年,盧卡申科開始向歐盟、美國、甚至中國示好,想逐步減少對俄依賴;去到選舉前夕,驚輸的盧卡申科使出絕招,出手拘捕 33 個懷疑「俄羅斯僱傭兵」,嘗試擺出一款對俄硬起來嘅形象,甚至指控反對派候選人,係俄國大亨暗中出錢支持嘅「鬼」。

普京政府對盧卡申科亦都越嚟越唔耐煩。但如果今次盧卡申科因為保位而同歐盟再次反面,普京就可以坐收漁人之利,以協助控制局面為利誘,逼盧卡申科屈服,完全控制冇哂 bargaining power 嘅盧卡申科,食咗白羅斯。

所以白羅斯抗爭今次一輸,真係會輸到連「國家」都冇埋。


3. 抗爭者係咪為咗支持反對派候選人走出嚟?

事實上,白羅斯次次總統選舉,啲反對派候選人下場都一樣,唔係坐監就係流亡。

2020 總統選舉都未開始選,三個較有實力嘅候選人已悉數被「提名無效」,兩個拉入監倉,一人流亡去國。三人之中,甚至有兩個都唔係咩「抗爭陣營」,而係當地精英階層推舉出嚟嘅挑戰者,都要面對如此待遇。

示威喺選前已經爆發,未選就拉咗六百幾個抗爭者、記者。最終代表反對陣營出戰嘅,係 37 歲嘅 Svetlana Tikhanovskaya,佢係其中一位被捕候選人嘅太太,係臨危受命出面挑戰盧卡申科嘅 Plan B。

對此,盧卡申科講咗一句:白羅斯冇人會投個老婆囉,個社會唔 ready 投畀女人。佢嘅理據係:憲法要求總統強勢主導,所以憲法下女人唔適合做總統。

輕敵放人入閘就啱啦。

於是喺「anyone but 盧卡申科」之下, Svetlana 就搞到盧卡申科輸到造票都唔掂。不過,Svetlana 喺示威爆發不久後就流亡立陶宛,仲多次呼籲示威唔好咁暴力,同勇武「割蓆」。

然而,當日投佢嘅選民,有不少只係為唔投盧卡申科而投,所以示威者之間,對 Svetlana 是否支持都未必一致。人民係為咗公義行出嚟,唔係為特定候選人。


4. 點解鎮壓咗二十幾年,盧卡申科今次會控制唔到局面?

因為俄羅斯嘅好朋友 — 中共輸出武肺啊。

為防經濟爆煲,盧卡申科拒絕頒佈 lockdown 命令,仲夠膽死同國民講「飲多兩啖 Vodka 咪得囉」,一定要人返工,結果武肺大爆特爆,近七萬人確診,死近 600 人。白羅斯本來就面對緊 25 年嚟最嚴重嘅經濟衰退,加上政府應對武肺嘅差勁表現,盧卡申科頓變人民公敵。

而疫情有更重大嘅影響:喺一個極權國度,掀起「民間自救」風潮。

盧卡申科不承認疫情嚴重、官方數字不可信,白羅斯人想知道真實情況,唯有靠民間資訊。唔少人 search 吓 search 吓,接觸到獨立媒體,亦因此見到官方宣傳以外嘅選舉新聞。

政府無能,白羅斯民間「疫下自救」,老闆主動要員工 WFH、民眾集資買裝備送畀醫護。呢股民間自行組織嘅慣性,轉化為政治運動參與,由做義工幫候選人收提名、到 TG 吹雞示威,抗爭嘅唔再係多年嚟熟口熟面嘅「反對派」,而係因疫情自救而打開參與之門嘅一般人。

啲嘢做開、做慣係會有條路:一位醫生同反對派候選人同場,批評政府防疫不力而被炒,24 小時內,民間就眾籌返一年人工畀佢;Tikhanovskaya 被 DQ,Svetlana 喺極短時間內就收集到所需嘅 10萬 個提名去參選。

亦因為此,選後白羅斯會瞬間爆發出咁大規模嘅示威。


白羅斯抗爭者用 TG、 Be Water、模仿香港抗爭者裝備,相信大家都睇唔少,而彼邦嘅警暴,比起香港有過之而不及。不過,猶幸佢哋比香港更早得到回應:白羅斯政府釋放數千被捕者、道歉,外長尋求與其他國家就大選問題協商。喺歐洲國家加強制裁嘅壓力下,重新點票、甚至重新大選是否在望?絕對唔會善罷甘休嘅俄羅斯又會點樣出手?需要再觀望。

你可能會諗,點解人民對抗極權嘅故事,來來去去都係咁相似(尤其是當個極權係中國或者俄羅斯)。不過,只有曾經有過同樣經歷嘅人民,先會明白抗爭唔係畫面睇得咁簡單,唔係親歐 VS 親俄或親中 VS 親美咁表面,而係有血有淚,有人承受緊難以想像嘅壓逼,先會以性命相搏去反抗。

香港人,撐白羅斯!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