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係好撚唔鍾意中共的蓬佩奧之演說與中美的新冷戰

2020/7/27 — 10:38

7 月 23 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發表題為《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說。(美國國務院圖片)

7 月 23 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發表題為《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說。(美國國務院圖片)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上週四(7月23日)發表了題為「共產主義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講,標誌著中美關係陷入了更低的低谷。於1972年,美國前總統尼克遜的訪華,令到美中關係破冰,但時隔四十多年,蓬佩奧特意選擇在尼克遜總統圖書館進行的此次演講,極具象徵意義地表達了美國過往對中國外交關係政策的失敗,兩國友誼的大門亦正式關閉(這次演講還請了尼克遜總統的孫兒Christopher Nixon Cox來作開場致辭,以代表他家族對上述政策失敗之認可)。
這篇演說或是聲討中共的檄文,有人分析它,預告著美中關係將演變為類似以前美蘇冷戰年代的關係。然而由於美國與中國實在有太多利益上的牽連糾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雙方難以完全分離、也難以像過往美蘇之間那樣,能夠劃清界線。所以從短期內來說,兩國要真正脫鉤,仍不現實,即使特朗普總統為自己的連任,會出盡可用的招數,來加速美中脫鉤的進程和對中國進行一系列的打擊行動。

但從蓬佩奧的演說中,很明顯地透露出美國要拉幫結派去圍堵中共的策略,這就像過往為抗衡以蘇聯為首的東歐集團國成員,所成立的北約組織。蓬佩奧不久前在歐洲的訪問,正是為了實現這類似北約的聯盟去鋪路。

而於這段時間內,英國一系列針對華為、針對香港的新政策出爐、法國對華為態度的180度轉向、德國對香港引渡條約的中止等,都反映了歐洲幾個重要大國對華政策的開始改變;再加上現在與中國不和的印度與澳洲、處於「第一島鏈」的台灣、緊跟美國步伐的日本(韓國比較「兩頭蛇」)、以及因「九段線」問題而與中國有領土爭議的東盟多國(最近東盟十國也罕有地發表了對南海主權問題的一致聲明)……令到美國的集結號已經吹響、圍中同盟的雛形已經形成。

廣告

這結盟,不僅有利於美國更有效地制裁到中國,也是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特朗普用以應付拜登所對他進行攻擊的一張牌。過往特朗普奉行單邊主義、美國優先政策,嚴重影響到了與傳統盟友(特別是與歐盟)之間的關係;但美國這次的結盟,可以說是一次「修補」的好機會,能有效地於美國大選前,令到歐美日或五眼聯盟之關係變得更加牢固,打消了奉行多邊主義的民主黨,會以特朗普過往孤立自己的行動,來作出攻擊的力道。

兩強爭霸,很容易便會墮入修昔底德陷阱,加上武漢肺炎、香港問題等的影響,中美兩國是否終須一戰?按現時去估計,兩國熱戰的可能性仍然很低很低很低,美國的策略,我覺得仍是會以壓制中國的發展為主軸,通過貿易戰、科技戰或禁止中方人員對美國知識產權的盜取,來制約中國的向前進步。

廣告

而關於香港這張牌,美國是可用來進一步發動對中國的金融戰。之前華府因回應港版《國安法》所採取的行動(包括取消對香港的特殊地位待遇),乃至是即將有可能對官員進行的大規模制裁,其實都不太具震撼性。拿後者來說,我相信很多覺得自己會被制裁的高官或行會成員,應該早已轉移了自己的資產。牠們可以將自己的資產分散風險地轉去歐洲不同的銀行,或更絕的是,為了避免從美國銀行系統中查到轉賬的紀錄,牠們可從歐洲的A銀行再轉一次去到歐洲的B銀行;而由於銀行對客戶的保密原則,及美國也不太可能對那麼多不肯交出客戶資料的銀行進行全面制裁,所以說要凍結中共或香港高官、行會成員乃至黑警高層的資產,美國其實更多是要擺出一個姿態(因為這些人總有辦法「走盞」),真正能起到震撼作用的,是美國去到金融層面的制裁,但這樣對美國本身的傷害也很大(會有可能影響到美元在金融市場上的認受性)、風險非常之高。

然而出於現在中美冷戰的新局面去考慮(特別是蓬佩奧發表此演說之後),我認為美國會發動金融層面的制裁,或由此導致中美雙方開打金融戰的可能性,愈來愈高。中國雖號稱有3萬多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但很多都歸屬於外資企業、或實質不屬於自己資產的外債(佔外匯總儲備大約三分之二)。有分析認為,中國可以抵禦內資外流的多餘外匯存底,或可以捍衛人民幣匯率的子彈,只有不到 1,500 億美元!因此,香港那4千多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就成了非常重要的救命劑!若然美國敢因港版《國安法》而上升到進行金融層面的制裁,他們一旦通過「釜底抽薪」的政策(禁止美國和其他國家的銀行向香港,乃至整個中國的銀行出售美元),香港的聯匯制度將崩潰,這猶如對香港乃至中國投下了金融的核彈。

而關於台灣的這張牌,美國是可以用來發動熱戰的「藉口」。雖則在現階段,美中不太會發生真正的軍事衝突,但在南海和台海上,雙方仍是有機會擦槍走火。

觀察中國近日的行動(包括退縮到雷州半島附近進行軍演),牠們是不太想和美國、澳洲、日本,或乃至受到美國「罩」著的東南亞國家之海軍硬碰;而因為中國一早就在南海修建了多個大型人工島嶼和軍事設施,美國若直接打擊,又會被指控侵略之名。因此,如果中國敢主動奪取台灣的東沙、太平島,甚至敢發動牠們一直很想去打的台海戰爭的話,美國等國家(最有可能是已經計劃要修憲的日本)就可用到「維護地區平衡與穩定」的藉口介入。由於中美雙方都是核武國家,不可能發動全面的戰爭,但美國會借此機會,以局部戰爭的形式,去盡量重挫中國的海軍及空軍。即使美中處於現在的對峙(不斷升級)局面,中國或會擔心四面八方的包圍威脅(或出於對進攻台灣的考慮),將不斷增加軍費投入,並有可能步入過往美蘇軍備競賽的後塵;但美國因為有不同的國家向其購買軍備、防範中國的威脅,它反而能於軍售中獲得實際的利益,與中國此消彼長(當年蘇聯解體的原因之一,就是和美國搞軍備競賽)。

所以美國可對付中國的牌有很多張,但中國現時反制的力度有限。蓬佩奧這次的演說,標誌著美國將加快,也會更全面地打這些牌;且一旦錯過此最好又可能是最後之時機的話,中國或因疫情後的迅速「康復」,會更容易趕上美國,更難地被對付!而「提醒」美國要把握好此時機的,正正是中共的決策者和首先在中國爆發的武漢肺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