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小人與假君子 — 特拜大戰掀動世界

2020/11/2 — 21:25

特朗普、拜登

特朗普、拜登

近日,蔡英文召開國安會議,專門就美國總統大選和大陸武嚇等問題作出五項裁示。其實,五項裁示中的四項,只為其中一項陪跑,減低最重要一項的目標而已,這個最重要的目標,便是美國總統大選。

蔡英文向全世界宣示,台灣政府並沒有選邊站。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表示:「台美關係是我國外交工作的重中之重,無論選舉結果為何,持續深化與美國共和黨及民主黨之關係,爭取美國跨黨派持續對民主台灣的一致支持,就是台灣推動台美關係發展的首要目標。」

為何台灣政府要急於作出這樣的表態?主要原因是台灣島內民意幾乎一邊倒,都是支持特朗普連任,理由很簡單,便是特朗普反共,台灣人也反共,二者屬共同戰線;而拜登收受中共好處,與中共關係曖昧,當選後台灣的處境便有變數,與其拜登上場形勢逆轉,當然不如特朗普連任對台灣更有保障。

廣告

作為台灣人,有這種心態不奇怪,正如香港人也有相同的心態一樣。但作為政府,若選邊站就有風險,萬一拜登贏了選舉,台灣把寶押在特朗普身上,到時要轉身就難了。為防萬一,在美國總統大選前,由政府出面,再強調一次不偏不倚的立場,對台美關係當然是一種以不變應萬變的安全對策。

站在台灣利益的立場,如此的宣示是可以理解的,在選舉前夕公開也來得及時,不管如何,台灣人和台灣政府內心怎麼想的,他們自己知道就好,對外還是四平八穩,以策安全。

廣告

特朗普與拜登之爭,已經不是他們二人之爭,不是共和與民主兩黨之爭,不是正義與非正義之爭,而是世界前途之爭。

特朗普連任,當前的美國國策可以延續,拜登上場,很多政策可能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對中共的敵意,可能得到緩脥,單邊主義可能重回多邊主義,保守主義可能回到自由主義,總之這四年來世界大格局的改變,可能又回到原先全球化的軌道,跨國公司再大發其財,中共繼續在全世界大擴張。

很多人的確很不喜歡特朗普,因為他擺明了就是一個小人,一切真小人的性格都可以在他身上找到印證。一個富家子,生意場上馳騁半生,得到成功也嚐過失敗,目空天下,我行我素,這種人不按牌理出牌,而且自以為英雄蓋世,他不得人喜歡幾乎就是命定的。

至於拜登,公開場合彬彬有禮,講話四平八穩,追逐時髦理論,大半輩子參與美國外交事務經驗豐富,主張多邊主義又合乎時代潮流,他看上去就是一個君子。可惜這個君子背人幹了不少骯髒事,縱容兒子假公濟私,他自己也分甘同味,連帶民主黨克林頓奧巴馬們也得嚐甜頭,如此整個民主黨被拜登拉下水,與中共關係拉扯不清。是否出賣美國國家利益,是否出賣世界各國受壓迫人民的利益,其間水很深,當前還看不分明。

一個是真小人,一個是假君子,兩個人爭天下,你要真小人還是要假君子?

問題是你在選什麼?什麼樣的人對國家和國民有真心?什麼樣的人做的事對國家和國民有好處?真小人與假君子都不是好人,但你要的是一個表面的道德楷模,還是要一個維護國家利益的強者?

對美國總統來說,保護西方世界的普世價值,制止獨裁擴張,讓美國再次強大,就是一個稱職的總統。至於他個人的私德,只要不涉緊急與重大的公眾利益,則不妨稍抬一下貴手,就讓他保持他的個人風格好了,有些問題一時沒有共識,就暫時擱置,先解決火燒眉毛的事,再從長計議。

拜登道貌岸然,看上去形象正面,可惜絕不是什麼道德楷模,他暗地裡與中共勾兌,從中取利。他的最大問題是有把柄在中共手上,你不知道他受制於中共到什麼地步,以一國元首的身份收受財物,不可能不以國家利益去做交易,如此總統,能把一個國家甚至一個世界都放心交到他手上嗎?

真小人之壞,壞在人人都看得見,假君子之壞,壞在人人看不見。看得見的壞,壞極有限,看不見的壞,壞得深不見底,這才是問題所在。

過兩天大選就要正式開打,如特朗普連任,就會延續當前的美國國策,全世界都可鬆一口氣;如拜登當選,全世界都要冷水淋頭,急急腳調整立場,前景不明朗,世界不安寧。

香港人希望特朗普當選,也要做好拜登上場的心理準備。世事有時不以我們的主觀願望為轉移,事到臨頭,我們也只好接受現實,往後見步行步。我們要相信,時代潮流總是向善的方向流動,邪惡可猖狂一時,不能得逞於永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