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硬推「國安法」,對中國是否利大於弊?

2020/5/25 — 12:37

「國安法」殺到,它對中共「利」的一面是顯而易見的:打擊「港獨」勢力、阻止接下來立法會選舉的「奪權」行動、限制異見者聲音的擴大,尤其是一眾「黃色」媒體、網上KOL/YouTuber等等,而黎智英、香港眾志、及其它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組織等,通通都受到很大的掣肘、或不得不進行自我審查、資產被「沒收」、甚至由於「國安法」極有可能具向前的追溯力,令他們被迫移民/流亡海外,或被判刑、「送中」等。「國安法」的內容終究含糊不清,使這惡法涵蓋面可以被無限延伸,造成寒蟬效應;而且當中有一點是反對外國干預,讓「國際線」的抗爭力量被大大地削弱,縱然外國民眾、政客、政府可以通過媒體或其它情報機構得知香港的實況、動向,但有些細節的東西、或可能被外國忽略的事件,得不到進一步的發酵;香港人切身的感受、或不介意美國制裁香港等真實看法,也會更難於傳播開去。

其次,「國安法」針對的,不單只是香港人,也包括了外國人。有專家在評論節目中揭示,香港於很久很久以前,已經是全球的諜報中心,這需要作進一步的Fact Check, 但由於香港的特殊地理位置等原因,我傾向認為會有很多外國間諜(尤其是美、英等國間諜)透過香港這扇窗口,去收集來自大陸的情報(在大陸從事間諜活動困難重重,但在相對自由的香港卻容易得多)。可是,若通過了「國安法」,中國會將牠的「手」,更伸進入香港(特別牠提到會設一個機構於香港境內),來增加對這些特務的監管力道。這是一石二鳥的做法——既可以更有效阻止外國間諜對香港、中國的影響,也令到中國通過香港企業等「分身」去滲透其它外國機構的行動,或通過香港/香港人來竊取外國技術的計劃,更不容易被察覺。

「國安法」的消息一出,港股立即有強烈的震動,恆指下跌過千點,創近五年的單日最大跌幅;並且接下來的股市應該會繼續大跌、資金將加快轉移、移民潮可能會出現……這些其實中央應該一早已經預料得到。牠們的想法是,長痛不如短痛,於「國安法」的宣佈、立法階段或剛開始實施的一段時間內,肯定對整個經濟會產生負面之影響,且香港社會或外國肯定有一連串的抗議、反擊;但長期來說,香港人或外國的反抗力量會被「鈍化」,整個香港將漸趨於類似澳門現在的狀況,更容易實現港府/中共的「宏圖大志」(如明日大「愚」),或令香港表面上「安定繁榮」(因「爭拗」少了)。

廣告

然而,就算被困於疫情下的美國,也不是省油的燈。它一方面在香港境內,本身已經有很多的利益所涉及(經濟上或前面提到的情報資訊等);另一方面,香港對於它來說,能有效牽制到中國經濟,是整個對華戰略的核心部分之一;倘若「國安法」按現時版本通過、沒有談判空間的話,美國絕對會出手,而不是停留於打嘴炮上。有很多人已經說過,美國將可能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但我覺得這可能性並不大——一來,這會影響到美國現在的一些利益,且儘管從中國撤資是目前全球很多國家/企業的趨勢,可是因為中國市場實在太大,美國不會輕易放棄這塊進入中國市場的跳板;二來,「獨立關稅區」其實是美國手握的最重要籌碼之一,用來對中美貿易,或是最後「老解」出動、一國兩制真的變成一國一制時用。所以若未到香港問題的「最後一刻」,老美不會完全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而是更有可能作出相應的調整(財經智庫《Capital Economics》報告指,華府也許會不再讓香港採購高科技設備)、或加大制裁相關官員的力道。

且美國對付「國安法」的策略,會與其它限制中國發展的策略相配合,化被動為主動。於早前,美國參議院通過法案,令無法證明不受外國政府控制的企業不能在美國上市,外界認為這項法案有機會導致阿里巴巴、百度等中國龍頭企業從美國交易所下市,並令很多中國企業只能轉回到香港股票市場上籌資(倫敦那邊也可能會跟著美國的部署走)。因此,中國若硬要通過「國安法」,香港的股票市場固然會「慘不忍睹」,但對一些只能孤注一擲於香港上市的中國大企業,也是噩耗(在現時經濟發展疲弱的形勢下,上面用來托市的資金亦有限),而這巨大的「壓力球」,又會從美國手上,拋回給中國。

廣告

其實我之前就已經說過,即使按正常立法程序通過23條,對外資的影響應該並不大,因為商家看重的是利益和市場,以及健全、不易朝夕令改的法治/法制環境。但現在中共終於按捺不住,繞過立法會來進行「國安法」的立法,還要在港設立機構(如果牠們夠膽行使執法權的話,會與《基本法》本身相抵觸)。這個舉動很有可能打破了外商眼中的「遊戲規則」,令他們失去了對香港法治/法制的一些信心。且中共這樣做(硬推「國安法」),也為美國提供了要積極干預的正當理由、令他們的干預行動更獲得國際上的支持,而香港市場因美國的干預會更加不穩定,這直接衝擊了外商在港的利益,令他們撤資的可能性會比按正常程序立23條之後,那撤資的可能性,高得多。

一旦外商撤資,他們要回來也並不容易。由於中共將繼續採取對香港民主自由的收緊政策,真正的23條等惡法,會相繼而至;而反抗者這邊,並未達成「攬炒」的共識,且還有要反抗的大目標存在(23條等惡法)。如此,兩邊仍是會繼續處於一種難以化解開的膠著狀態,即使有「國安法」限制反抗者的反抗空間,但不要小覷大家的be water能力,香港在未來的幾年內,仍不可能達到中央所盼望的穩定局面。因此,那些撤走的外商,會持觀望態度,若他們找到比香港更合適他們的環境、市場,也會很快落地生根,再難以像之前那樣,向香港市場投資。所以,中共的長痛不如短痛策略,並非一定像牠們所願,香港被牠們這次「攬炒」後,所造成的創傷、所加速的淪落,未必能在中期,甚至一段長時間內,可以得到復元(更別說會比以前更繁榮)。

「國安法」對中國的利弊問題,其實主要取決於美國的後續行動、以及中國接下來經濟發展的狀況、和未來國際的「去中國化」之程度。若美國肯採取「辣招」,甚至肯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而中國的經濟又不能在短、中期內恢復去年的增長速度,加上牠們由於疫情問題有可能被國際進一步「杯葛」,並因此要更依賴香港的融資渠道、「中間人」角色的話,那麼這次牠們硬推「國安法」,對中國本身肯定是弊大於利。不過,於中共眼中,若牠們set好的底線被挑戰的話,是絕對不可以的,牠們或會認為,若能夠令到這條,也許是牠們錯判形勢而劃出來的底線不受到「侵犯」,哪怕會讓香港經濟崩潰、哪怕犧牲再多,都是利大於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