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交媒體及言論自由(第二章) — 學校與學生

2021/5/5 — 14:58

Photo by Rami Al-zayat on Unsplash

Photo by Rami Al-zayat on Unsplash

【文: 一名紐約律師的雜記】

在上星期三,美國最高法院聆聽了Mahanoy Area School District v. B.L.一案的口頭辯論。事緣是2017年,一名叫B.L.的高中女學生落選其公立高中的啦啦隊,只能參加次級隊伍。然後14歲的她做了一件14歲會做的事 — 跟朋友一起舉中指拍照,並附上Snapchat描述 “Fuck school fuck softball fuck cheer fuck everything.” 有同學向教練舉報,校方認為B.L.的行為有違學校規則,並停止她參加啦啦隊一年。之後,B.L.的父母在公民權利團體ACLU的幫助下向聯邦法院起訴學校,指控學校作為公立機構違反了其女兒的言論自由。原審法庭及聯邦巡迴上訴庭都同意原告立場,學校並上訴到最高法院。

此案爭議在於B.L.的言論是否屬於學校審查的範圍內。上訴方的主張是,學校在法律上一直都有權力對有違紀律、騷擾性的校外行為作出處分,何況學校在聯邦法律下有責任去處理歧視及騷擾等校外行為,所以學校的審查範圍本來就不限於校內。

廣告

另一方面,B.L.一方認為基於內容的言論審查屬於違憲,而儘管學校有權對校內行為作出監管,若判定學校權利能延伸到學生全天候的言論的話就會損害學生的言論自由。況且,B.L.的Snapchat言論並非對學校作出,只是傳給朋友。

該案也吸引了很多amicus curiae (法院之友) 參與。例如Biden的聯邦政府就採取了一個很中規中矩的立場,認為校方不能問責學生的校外言論,但亦認為有些校外言論應被視為學校言論而受監管,例如威脅或針對學校社群某些成員的言論。聯邦政府亦提出了一系列建議,認為不同類型的言論應受不同的標準所審查。訴訟雙方也各自有支持者。例如反對網路暴力的團體指出此案並不僅事關啦啦隊,而且是關乎公共學校數以千萬計的學童會否成為愈益嚴重的網路暴力的受害者。另一方面,保守派團體則認為學校不能審查言論,也不應有權力隨意定義哪種言論屬於有違紀律。

廣告

一件關鍵案例是1969年最高法院的Tinker v. Des Moines Independent Community School District, 393 U.S. 503一案。該案判決的主要重點是︰雖然言論自由的憲法權利並不會因為學生進入校內而消失;但若學生的言論行為會構成"materially and substantially interfere with the requirements of appropriate discipline in the operation of the school" (i.e. "substantial disruption test") 的話,學校也有權根據學生的言論行為作出處分。

例如2007年在聯邦上訴巡迴庭的Wisniewski v Bd. of Educ. of Weedsport Cent. School Dist., 494 F3d 34一案,一名初中學生用家中電腦向朋友傳送一張槍殺繪畫圖並在旁邊寫上英文老師的名字,後來被停學。該學生家長同樣起訴學校違反憲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言論自由,結果被上訴法院判學校勝訴。所以,校外言論也可以成為學校紀律對象 — 重要的是會不會帶來"foreseeable risk of substantial disruption"。

我無法想像一兩個學生舉中指講粗口會對學校構成很大的substantial disruption,尤其是校外。但如果直接給學生一張言論自由的blank check而學校不能對學生任何言論進行處分,那後果也將會是極具災難性的。問題是,如何劃那條界線 — 而在TikTok、Snapchat、Zoom classroom的年代,這條界線是必要的。

當然,又誰會想像到,一名高中女生的一隻中指將會令最高法院作出可能會影響全國公立學校學生的判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