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會主義者如何看美國民主黨初選

2020/2/24 — 18:43

夜貓製圖

夜貓製圖

【文:Cham】

民主黨初選已經開始了近三星期。首兩個州份埃奧華(Iowa)和新罕布什爾(New Hampshire)已經投票結束,而第三個州份內華達亦開始投票了。佔最多州份,將選出近三份一代表的「超級星期二」是在 3 月 3 日。現在開始了解觀看,正是剛好,一點也不遲。

可能這一切會顯得有點古怪。作為一個社會主義者,為甚麼要對代議選舉這麼感興趣?首先那是美帝,不看不成。其次,就我自己的經驗,緊貼一個國家的選舉,對認識社會主義本身,以及磨練自己的政治判斷,均大有裨益。

廣告

所謂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大家總接觸過某些抽象概念 — 資本、使用價值、剝削、人民自決、充公生產資料、階級鬥爭等等。年少時總會或好奇或傾慕聽過看過,但總會有點不知所以言。但這些概念是最抽象的理論工具,是將表象深刻的提鍊而成的產物,而提鍊就肯定會將某些細微複雜之處剔去。了解這些當然對築起自己的世界觀有所幫助,但很難單靠這直接進入複雜的現實。但馬克思除了寫了資本論,也有寫《法蘭西內戰》和《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兩者都是馬克思在地以其框架作具體的歷史政治分析(我尤其喜歡後者),而這反過來又會令大家對理論最抽象的部份有更深的理解。

但這些法蘭西的歷史事件已經是百餘年前,就算是馬克思詭諷的文筆也很難讓我真正進入那時個時代。就正如我們看 70 年代智利阿連德被政變的歷史,一方面覺得異常熱血浩翰悲哀,但也會對當時的黨派、民生文化感到遙遠。

廣告

但看當下的選舉就不同了,這是實實在在,正在進行中的鬥爭 — 階級鬥爭也同樣體現在代議政治裡。之前說過大有裨益,我認為有三點特別值得一提。首先是我們對於較為耳熟能詳的左翼論斷,例如兩黨均為資本服務,有更細緻的把捉。如 Bloomberg 基本上又是種族主義者,甚或比特朗普更多性醜聞,討厭各種福利,但因其所扔下的資金,民主黨建制就是如此的喜歡他。而這喜歡/鍾愛是怎樣展現出來的?其他資本又如何看?這些慢慢可以在初選裡看到。

其次是現實比抽象理論更加龐複混亂,例如所謂的保守候選人,由 Biden 到 Buttigieg,明顯都是傾向於資本,但卻又是代表不同的利益。這些矛盾到底是怎樣展開,又如何結合一起和左翼的 Sanders 對著幹?

最後則是具體改變策略的部份。Sanders 在面對各候選人,民主黨建制、媒體(甚或一定程度左傾的 Warren)的天下圍攻,卻依然在全國民調上領先 — 他是如何殺出重圍?他廣受打工仔女支持,獲得大量基層的捐款。他們在學歷、年紀、種族上均有差異,他又是如何引領他們組織起來?另一方面不少工會頭子卻又與其背道而馳,那又怎麼辦?這一切都為「階級團結」、「工人是改變社會力量」作長長的註腳。

無論如何,切實地看著事態如何慢慢舖展,各種力量、利益如何交相糾纏,看著各方如何作出或叫絕或愚蠢的做法,均是相當有意思。尤其是因為 Sanders 的冒起,美國也有不少的左翼媒體相繼出現,不用害怕只看到統治階級的扭曲報導;尤其在推特等社交媒體興起的今天,就很易看到一些第一身的消息。因篇幅有限,我就只能說到這裡,以後再嘗試談談個別候選人或是相關形勢吧。希望大家也會自行關注多一點。

 

(標題為編輯所擬)

夜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