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福島十年

2021/3/8 — 11:48

福島原居民自地震撤離後,每年僅回鄉一次祭祖。

福島原居民自地震撤離後,每年僅回鄉一次祭祖。

【文︰葉子;圖︰YLE】

2011年3月11日的日本東北大地震,引發日本史上最嚴重海嘯,更釀成福島第一核電廠核事故;周遭居民頃刻失去一切,被逼離開家鄉,四處飄泊。轉眼十年,雖然福島的核廢料及核污水問題仍未解決,但政府開始重開部分地區,邀請原居民回流居住。經歷可怕地震後的原居民,是否願意重回影響他們一生的故鄉生活?

地震引致的核災難仍未解決,裝滿污水的儲水缸未知如何處理。

地震引致的核災難仍未解決,裝滿污水的儲水缸未知如何處理。

廣告

不少逃離福島的居民,多年來重返舊地只為祭祖,順道看看舊居。大沼勇治穿上保護衣入屋,如同走進時光隧道回到十年前;日曆頁仍然停留在地震當天,翌日上班穿著的恤衫掛在一角,生活用品散滿一地。即使多心愛的舊物,大家只能眼看手勿動,因為這裡連空氣都滿佈輻射物質,所有東西都不能帶走,只能活在回憶當中。

廣告

有居民重返舊居,時間尤如停留在311地震的一刻。

有居民重返舊居,時間尤如停留在311地震的一刻。

大沼勇治從小在福島長大,小時對核能充滿期盼,更創作得奬口號:「核能照亮未來」讚揚核能。地震發生時,他與懷孕的太太居於福島縣雙葉町,災後被逼撤離,原本的自住及收租物業無法居住,要償還巨額貸款之餘,更要租置新居,每月開支高達78萬日元,瀕臨破產邊緣。與東京電力公司訴訟多年,結果只獲小量賠償,幸好他成功開發再生能源事業,將福島的物業變身太陽能發電場。在政府制訂的「固定價格電力買取制度」下,大沼未來二十年也能有穩定收入,而311大地震教曉他兩件事,一是核能絕不可靠;二是必須為新事業購買足額保險。

大沼勇治災後經營再生能源事業,福島舊居變身太陽能發電場。

大沼勇治災後經營再生能源事業,福島舊居變身太陽能發電場。

吉澤正巳的牧場距離核電廠僅14公里,地震後他選擇留守牧場照顧牛隻,3日後核電廠爆炸,同時將吉澤的事業及生計「炸毁」。政府要求周邊居民撤離,並屠宰所有牲畜,但堅決反對將牲畜人道毁滅的吉澤拒絕離開,經常偷偷爬入圍欄餵牛,與警察有過數次衝突。牧場經過清理及換土後,現時輻射已降至可接受水平;吉澤的意志亦從未動搖,雖然牛肉及牛奶都因為含有輻射,未能出售賺取收入,但在善心人捐助下,牧場的牛越來越多。吉澤形容自己是牛仔反抗軍,餘生堅決留守牧場照顧他的心肝寶貝,以及撕破核能「潔淨」、「安全」的虛假面目。

吉澤正巳自稱牛仔反抗軍,堅決留守牧場照顧他的牛牛。

吉澤正巳自稱牛仔反抗軍,堅決留守牧場照顧他的牛牛。

宗像亮是少數願意重返福島的年輕人,現時在非政府組織工作,致力宣講海嘯及核災難後遺症。

宗像亮是少數願意重返福島的年輕人,現時在非政府組織工作,致力宣講海嘯及核災難後遺症。

二十出頭的宗像亮,在災後撤離期間完成學業,是少數願意重返福島生活的年輕人。雖然災難發生時他只是小學生,但對當日在學校撤離時的畫面仍然記憶猶新,一同上學的同學們突然各散東西、音信盡失,令他感到十分唏噓。宗像亮舉家願意回歸,因為妹妹上學會比較方便;現時他在非政府組織工作,致力將海嘯及核災難的後遺症告知公眾,提醒大家不要忘記這場災難。

福島居民於撤離後仍要不斷遷移,部分被安置到其他市鎮的臨時房屋。

福島居民於撤離後仍要不斷遷移,部分被安置到其他市鎮的臨時房屋。

昔日宗像亮就讀的小學校舍,未來會改建為護老院,因為願意回鄉居住的人,大多是上了年紀、打算在故鄉終老的原居民;年輕家庭都擔心輻射及配套不足,對下一代發展有影響,因此護老院需求遠比學校大。2019年4月放寬避難禁令的大熊町,現時只有不足一百名原居民回流,發言人坦言未來是漫漫長路,希望有辦學團體進駐開設學校,生活環境及配套早日改善,吸引更多原居民及年輕人回流,災區才有望浴火重生。

有原居民指至今仍受地震陰霾影響,不敢搬回舊居。

有原居民指至今仍受地震陰霾影響,不敢搬回舊居。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3月10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