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圖中並非受訪者本人(背景圖片來源: Getty Image)

《立場》訪問阿富汗女講師 隱姓埋名生活 直言塔利班針對活躍女性

塔利班不足三星期席捲阿富汗全國,歐美各國加快撤僑撤軍。塔利班執掌阿富汗政權,看來已是寫在牆上的事實,令國際社會關心的是國內女性命運。《立場新聞》聯絡到一位在阿富汗北部城市馬扎里沙里夫的大學講師,她已刪除個人社交媒體戶口,並躲藏起來。這位希望化名為「A」阿富汗女知識份子,坦言擔心塔利班會針對以往在社會活躍的女性,如女記者、女大學教授、講師,而且她亦擔心塔利班會針對女性加以殺害,形容自己活在恐懼當中。

馬扎里沙里夫位於阿富汗北部,鄰近烏茲別克邊境,是阿富汗第四大城市,向東南可達首都喀布爾。塔利班大約 10 天前成功佔領,當時外國通訊社估計,塔利班可能在 30 天內攻入喀布爾。結果只是兩天後,阿富汗總統加尼逃亡至阿聯酋,塔利班在阿富汗建立新的「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我們一定要對自己安全很小心

上星期,A 以實名接受一間外國傳媒訪問,立場記者其後以其名字找到她的戶口,在社交媒體上聯絡到她。她說自己現時安全,但不知道安全能夠持續多久,「我們一定要對自己安全很小心。」

事隔一星期,她已取消了戶口,並且躲藏起來。她說塔利班過往會對活躍於社會的女性,如大學女教師、女記者及女社區領袖施毒手,所以近日這批女性紛紛隱姓埋名。《立場》記者把中文報道的連結給她看,她看到自己名字以及任教的大學的英文名字時,非常緊張,追問記者為何得悉她在哪間學校任教。她拒絕拍片或以視像直播受訪,但願意接收我們的題目,然後以語音回答。

阿富汗街頭女性(Photo by Haroon Sabawoon/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看到《立場》報道一度感憂心

其實記者是從幾張她在網上公開的相片,看到一些阿拉伯語的留言,只是把內文翻譯過來得到一處在馬扎里沙里夫的地名,而該處正是一大學城。記者再向發出證明文件,才獲得她信任。她稱記者看到她報道的外國媒體,其實沒有訪問她,她亦因擔心已出街的報道,轉移自己藏身住處。

感謝港人關心

記者對令她不安感到抱歉,亦表明採訪她是希望把阿富汗女性的聲音帶給香港讀者,她亦理解並感謝香港人的關心。

不足 30 歲的「A」在大學擔任講師,正正是塔利班上次倒台後,阿富汗女性受教育再提升社會的地位的模範。

他們(以往)會殺女人、燒女人,綁架女人......

塔利班 1995 年奪權時,「A」年紀很小,到美軍支持的北方聯盟佔領馬扎里沙里夫時,她也只是個小學生。但她知道塔利班掌權時,會對女性不利,「他們(以往)會殺女人、燒女人,綁架女人......回憶不是很好,他們對女人很差,至於現時會怎樣對待女性,還未很清楚」。

塔利班在上世紀 90 年代掌權時,實施極端的伊斯蘭教義,對女性諸般限制: 10 歲以上的女孩不能受教育、女性應該隨時帶著只能露出眼睛的罩袍「波卡(Burqa)」、在沒有男性家族成員的陪同下不得隨意外出。

在 2001 年美軍進入阿富汗後,對女權的保障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自此阿富汗女性可以自由選擇是否穿戴罩袍、男女皆有接受教育的權利、國會中需要有一定比例的女性議員。女性不但可以上學、大學畢業、接受外科醫生培訓,甚至擔任軍警,以及為國際組織機構擔任記者、翻譯、節目主持人等。

(Photo by Aykut Karadag/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女性情況非常、非常、非常黑暗」

分析認為阿富汗有超過 2/3 女性未滿 30 歲,就如「A」一樣,她們自小在自由的社會下成長,如今塔利塔強勢回歸,這些女士的命運更叫人擔憂。

記者幾乎每天都和「A」對話,亦漸漸感到她的失望,「在現時的阿富汗,所有女性的情況是非常、非常、非常黑暗,她們不知未來自己生命會發生甚麼事,塔利班可以殺她們,可以救她們,總之很黑暗,完全不明朗」她分析塔利班想以往在社會上活躍的女性「噤聲」,因為女士不會接受塔利班,「(塔利班)想把她們從大學、傳媒中趕走」她指塔利班手中有「黑名單」,亦有殺記者,不論男女。

這是我的國家、我的生命、我的土地

(Photo by Haroon Sabawoon/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表明不想離開阿富汗

情況雖然如此,但「A」表明不想離開阿富汗,「這是我的國家、我的生命、我的土地,我希望能夠繼續教學工作,特別是向女學生授予知識,令她們可以上大學,即使我在這裡受苦。」

對於有說法指塔利班會改變,「A」直言塔利班仍有在村莊殺人,她認為塔利班如果已改變就不會殺人,「那些人有生命,有家庭的」。
 

文:陳朗昇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