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童年慘遭割禮 兩「過來人」助女童脫離夢魘

2020/10/17 — 14:49

16 歲的伊莎四年前被逼接受割禮後,因父母逼婚而離家出走,至今依然在收容兒童的寄宿學校居住。(國際培幼會提供圖片)

16 歲的伊莎四年前被逼接受割禮後,因父母逼婚而離家出走,至今依然在收容兒童的寄宿學校居住。(國際培幼會提供圖片)

今年初,在愛爾蘭,一對來自東非的移民父母安排不足兩歲的女兒接受割禮,而分別被判監四年九個月及五年半。該名女嬰在受割禮後因下體流血而被送往醫院救治,因而揭發事件。她的非裔父母在判案期間毫無悔意,亦顯然不理解割禮對女兒帶來的傷害。根據世界衞生組織定義,「女性割禮」或「殘割女性生殖器」包括「所有涉及非醫學原因,將女性外生殖器部分或全部切除,或對女性生殖器造成其他傷害的程序」。這個殘忍的傳統會對女童身心造成極大傷害,包括劇痛、感染、失血、休克甚至死亡,亦會引發長期的併發症,危及健康。香港沒有割禮的傳統,事情對我們而言或許有些匪夷所思,但事實是現時全球有超過二億名女性曾遭受割禮,承受著這項惡習帶給身體及心靈的極大痛苦。每分每刻,女性割禮都在世界的另一端威脅各地女性的權益。

割禮往往在沒有任何麻醉措施下進行,刀具亦沒有經過消毒,使女孩經歷錐心之痛,更承受感染風險。

割禮往往在沒有任何麻醉措施下進行,刀具亦沒有經過消毒,使女孩經歷錐心之痛,更承受感染風險。

廣告

被逼受割禮為童婚鋪路 女孩毅然出走抗命

16 歲的塞拉利昂少女伊莎現時在收容流浪兒童的寄宿學校居住。雖然她年紀尚輕,面上卻流露超乎年紀的成熟及堅定,全因她這幾年來的經歷。伊莎在 12 歲那年被逼接受女性割禮,當時她只知道割禮是一個被稱為「邦多」(Bondo)的儀式,萬萬沒想到此亦象徵她痛苦的開端。

廣告

接受割禮當天,伊莎如常在屋內和朋友玩耍,母親突然叫她提水到房內,謊稱她的姑母在呼叫她。就在踏入房間的一刻,對將發生的事還懵然不知的伊莎被蒙上雙眼,在毫無預備下喪失了女性身體重要的一部分。

這時,她才明白「邦多」真正的意思。在塞拉利昂,「邦多」一詞代表著古老而神秘的女性群體,更是象徵少女的「轉化」,即透過割禮加入真正女性群體的成年儀式。在傳統上,只有已加入「邦多」的少女,才有資格成為人婦。

果然,伊莎的割禮伴隨的是童婚的命運。割禮後不久,伊莎的父母便要求她嫁人。伊莎當時只有 12 歲,她盼望成為一名護士,但她亦知道結婚意味著必須輟學,放棄她的夢想。於是她鼓起勇氣向父母表達希望留在校園的意願,可惜,換來的只有父母的威脅。他們告訴伊莎如果她拒絕婚事,便會逐她出家門,並與她斷絕關係。

由於女性地位低微,過往伊莎的父母就經常會以家裏缺錢為理由要求她停學,每年她總有數個月時間被逼休學。可是,他們為了聘用割禮師傅,會不惜積極四出籌錢,因為在伊莎出嫁後,男家會給女家一筆可觀金錢。伊莎漸漸意識到自己只是父母的生財工具,她只好離開,為自己的夢想拼上一切。

伊莎在培幼會的幫助下,自信大大提升,現時在學校努力讀書,開展新生活。

伊莎在培幼會的幫助下,自信大大提升,現時在學校努力讀書,開展新生活。

少女為生計被逼執起利刀

可悲的是,伊莎的故事在塞拉利昂十分普遍,15 歲的莎杜是另一位割禮受害者。這位年輕的人母曾經是一名「蘇威」(Sowei),即割禮師。她在 10 歲時接受割禮,11 歲時雙親感染伊波拉病毒喪生。為了生計,姨母強迫莎杜輟學並成為一名「蘇威」。兩年後,她更成為兒童新娘和人母。

莎杜形容「蘇威」的身分為她帶來雙重壓力,一方面她懼怕割禮會傷害其他女孩,甚至奪去她們的生命,她一直為自己因維生而幹有違良心的事而自責;另一方面,她每次看到那些女孩,腦海都會浮現當年自己無力反抗而接受割禮的景象,感到傷心無奈。

15 歲的莎杜是一個兩歲孩子的母親,亦是已收起利刀的前割禮師。

15 歲的莎杜是一個兩歲孩子的母親,亦是已收起利刀的前割禮師。

拋開悲痛過去 立志改變同路人生命

在當地,人們認為「蘇威」能與「邦多」的守護神溝通,因此「蘇威」的社會地位十分高,並在社區有左右決策的能力。為改善割禮問題,國際培幼會針對這一點集中遊說「蘇威」,展開了「打破沉默」項目,成功說服了許多「蘇威」停止割禮工作。莎杜便是眾多前「蘇威」之一,她了解到割禮的禍害後,不單希望保護兩歲的女兒免受割禮,更決心要打破這個惡習。她在接受培訓後,開始向其他年輕「蘇威」宣揚割禮對女性的禍害。每當成功游說多一名「蘇威」,莎杜的臉上都會展開自信的笑容。

而伊莎則從培幼會在學校設立的「女孩力量小組」了解到自己應有的權利,重拾自信,更經常到不同學校作反割禮演講,鼓勵女孩向割禮說「不」,勇於爭取自己的權利。

兩位女孩都在幫助下,勇敢地面對自己的過去,以「過來人」的身份幫助其他女孩脫離割禮的夢魘,實在令人鼓舞。培幼會亦在當地加強了對警員及地區領袖的培訓,確保女孩受到適切保護。

莎杜受到反割禮運動的啓發,終於鼓起勇氣,向其他割禮師宣揚割禮對女童造成的禍害,並勸諭她們停止這項工作。

莎杜受到反割禮運動的啓發,終於鼓起勇氣,向其他割禮師宣揚割禮對女童造成的禍害,並勸諭她們停止這項工作。

 

了解更多,歡迎瀏覽 www.plan.org.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