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一夫人

2019/12/2 — 10:31

蔣經國、蔣方良一家,攝於 1950 年(維基百科圖片)

蔣經國、蔣方良一家,攝於 1950 年(維基百科圖片)

來自新加坡的朋友,在英國讀書時認識了同一所大學修讀政治系的德國男生。後來兩人結婚,這位活躍於德國政治的男生更當選了他家鄉城市的市長,女生也成了市長夫人。男生今年只是三十出頭,在政界誠然非常年輕,將來很有機會問鼎州長甚至政府內閣官員。

這位來自東亞的女生,在英國入學時,一定沒想過在那裏除了獲取一紙畢業證書外,還會成為未來的德國市長夫人。在歐洲大陸的一個古雅的小城,成為第一把交椅的賢內助。正如周美青開始在美國與唸碩士的馬英九交往時,肯定沒想過這位高大俊偉的男生,有天會接替兩蔣成為國家領導;她自己也如宋美齡一般,入主總統官邸,讓自己的儀範,作為人民的楷模。而在十多年後,剛認識奧巴馬的米歇爾,也想也沒想過這位瘦削的黑人,會是這個白人為主的國家的首位黑人領袖。

這個只有千多人口的德國小城,迎來第一位亞裔的市長夫人,化成一道風景。市長和夫人,登上了報紙報導。這位新加坡朋友告訴我,德文沒有新加坡的形容詞。她初學德文時就很困擾,究竟如何稱呼獅城的人。亦有不少德國人不清楚新國在何處,甚至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這是可理解的。很幸運地,她的德國家人和接觸的德國人都十分樂意與她講英文,沒有因為她來自遠方而看輕甚至歧視她。她也找到合意的工作,發揮她的才能。

廣告

在另一個國度當第一夫人,歷史上卻有一絲悲涼的色彩。原籍白羅斯的蔣經國夫人蔣方良,在戒嚴時期的台灣,她多是深居簡出,十分低調。早年她也不時在台北一家咖啡館與同鄉相聚,但後來據說家人希望她更低調,所以她也沒再來這裏。另一個例子是印度總理甘地的另一半,來自意大利的索尼亞。兩人年輕時在英國認識,甘地在八十年代成為印度總理,後來不幸遇刺。在他身後,索尼亞當選國大黨領袖,繼續帶領他丈夫的政黨,更被視為是印度最有影響力的女性。

德國雖然是多民族的大熔爐,但暫時還未有來自國外的總理夫人或丈夫。現今的網絡世代,在海外生活也可與祖家保持近距離,亦可在網絡暢所欲言,比蔣夫人的時代舒暢得多。在外國當第一夫人,是莫大的福氣與機遇,讓人都看見外國女性的堅韌和才能,絕對不遜任何人。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