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索羅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索羅斯批習近平﹕開放社會最危險敵人 《環時》批索羅斯﹕撒旦兒子、世上最邪惡的人

中國近月重手干預市場,「金融大鱷」索羅斯不看好中國投資前景,接連在《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等發文批判,又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全球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而《環球時報》則發文反批索羅斯是「全球經濟恐怖分子」、「世界上最邪惡的人」、「撒旦的兒子」,指他旗下基金損手清倉,批評中國是因「惱羞成怒」。

主張開放社會 曾多次批中國威權

1930 年生於匈牙利的美國投資家索羅斯 (George Soros) 除了有「金融大鱷」之稱,亦活躍於政治。在英國求學期間師承著名哲學家卡爾・波普爾 (Karl Popper),後者是名著《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的作者。索羅斯亦繼承了其開放社會主張。為推動社會開放,索羅斯更曾於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支持下,1986 年在中國設立基金會,直至 1989 六四事件前,該基金會才關閉。

鑑於其開放社會立場,索羅斯多次批評中國,如於 2019 年世界經濟論壇上指,中國是所有威權國家中「財力最雄厚」,國家主席習近平是「開放社會最危險的對手」。(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 2019 年曾回應﹕「個別人發表顛倒黑白與是非的評論,毫無意義,不值一駁」。)

近日,中國進一步收緊對社會各方面的管控。特別是經濟方面,中國近月連番干預市場,包括監管科網、物流以至補習等行業(詳見《立場》早前報道),不少「中招」企業股價急跌,部份更跌超過 9 成。

上述的干預,與中國的「共同富裕」政策不無關係。一方面,有分析認為這政策可提高中國基層收入,增強購買力,以達至用內銷推動經濟的效果;但另一方面,中國的干預令許多投資者的財富一夜間蒸發,大幅動搖市場信心。

而近期頻頻對中國市場評價負面者,便是索羅斯。

指習近平是「全球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

上月,索羅斯已在《華爾街日報》發文批評習近平,稱他是「全球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索羅斯指,鄧小平的治國方法在中國「產生了奇蹟」,但習近平「不明白鄧小平是如何成功」,以獨裁方式走列寧共產主義路線,消除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成果。「習近平正進行一場有系統的運動,清除、消滅積累大量財富的人」,「決心將財富創造者置於一黨專政國家控制」。

他又提到,在習近平治下,「中國人民都受其害」,然而令他不安的卻是,「許多中國人似乎認為,社會信用監控系統不僅可以接受,還很有吸引力」。

上周初,索羅斯再在《金融時報》撰文,斥習近平不了解市場運作,將中國的企業視為一黨專政的工具,以建設毛澤東共產黨的「升級版」(updated version of Mao Zedong’s party)。索羅斯指,習近平對私營企業的管控,嚴重拖累經濟,縱使中國當局力圖安撫外國投資者,指急跌後的市場將會反彈,但索羅斯認為這是「騙局」。他又引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United State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SEC) 主席 Gary Gensler 的警告,指在中國投資會有風險,而許多投資者未能看清局勢,不知道習近平治下的中國已非他們所認識的中國。

昨日,索羅斯再一次在《華爾街日報》出文攻擊中國。今次他的批評主要落在貝萊德 (BlackRock) 上。貝萊德是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正積極發展中國資產管理業務,並於兩個月前成為首間外資公司,獲准於中國開展全資持有的共同基金業務。貝萊德積極建議投資者投資中國,但索羅斯指,貝萊德似乎誤解習近平時代的中國,認為該公司向中國投資數十億美元是「悲劇性錯誤」,「貝萊德的客戶或有損失,更重要的是,這將損害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的國家安全利益。」。

被指投資失敗 惱羞成怒

索羅斯為何近日會連擊中國,輿論有各種不同推測。有評論指,其旗下基金於年初曾購入百度、唯品會等股份,而這些企業均被中國監管消息拖累下挫,致該基金損手沽出該批股份,導致索羅斯埋怨中國。亦有評論認為,索羅斯數十年來追求開放社會,如今見到中國管控收緊,有感而發。

至於對中國市場前景,同樣意見紛紜。金融分析師 Cathie Wood 接受傳媒訪問時指,現已清倉中國概念股,認為其盈利率或會再下降;但《彭博》指,索羅斯的論調在華爾街只屬少數派。黑石、高盛及大多數投資業界人士,均認為中國機遇大於風險。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基金 (Bridgewater)」創始人 Ray Dalio 認為,有西方投資者誤解中國的監管措施為「反資本主義」,或將錯失投資良機。

環時﹕索羅斯是「人權觀察」幕後金主 造謠攻擊中國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則發文,以極嚴厲措辭批評索羅斯是,指他是「全球經濟恐怖分子」,又指他是「世界上最邪惡的人」、「撒旦的兒子」等。《環時》文章斥他「用非常惡毒的語言非議中國這一輪市場監管」,又指他旗下基金損手清倉,如今批評中國,「很有點惱羞成怒的味道」。

《環球時報》文章亦指他控制傳媒、操縱貨幣市場、運用 NGO 暗中搞事,並把話題拉到西方組織「人權觀察」,指該組織就新疆、香港、新冠病毒等議題「造謠」針對中國,而索羅斯是幕後金主。《環時》文章更指,索羅斯「勾結」黎智英,試圖「做空港股謀利,聯合策動金融戰配合顏色革命」。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