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爾多瓦總統桑杜(資料圖片,來源:Maia Sandu Facebook)

終於塵埃落定的摩爾多瓦新內閣

【文:歐聞內望 Perspicacité Européenne Europäische Einsicht】

就在保加利亞再度大選解決懸峙狀態的同一天,與保加利亞隔羅馬尼亞相望兼同受羅馬尼亞文化影響甚深的摩爾多瓦,亦舉行了大選,結束其內閣真空的狀態,與保加利亞一樣重回政局穩定。

摩爾多瓦位於東歐,曾為蘇聯加盟成員國之一,現今國土一部分被意欲維持蘇聯式管治的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國(Република Молдовеняскэ Нистрянэ)所控制,在一眾東歐國家中相對較為貧窮。本來,摩爾多瓦在 2019 年舉行國會大選,按照選舉結果,會由來自行動和團結黨(Partidul Acțiune și Solidaritate)的桑杜(Maia Sandu)帶領其黨與包括摩爾多瓦社會主義黨(Partidul Socialiștilor din Republica Moldova)在內的其他政黨合組聯合內閣,但由於民主黨(Partidul Democrat din Moldova)突然提出選舉呈請,表示桑杜逾期未能組閣,使得國會被迫解散重選,桑杜只能下台,演變成憲法危機。雖然,後來憲法法院判桑杜選舉有效,但社會主義黨決定改與民主黨合組聯合政府,由無黨派的基庫(Ion Chicu)擔任總理,而桑杜則改為競選總統並打敗社會主義黨的前總統多東(Igor Dodon)成為摩爾多瓦首位女總統。不過,隨着基庫去年年尾突然辭職,並拒絕繼任至新內閣成立,還拒絕提早舉行大選,內閣再次出現懸空狀態,只得由外交部長暫代總理一職。

本來,桑杜打算由其黨友加夫里利策(Natalia Gavrilița)擔任總理,但遭當時連同盟友佔國會大半議席的社會主義黨反對,即便社會主義黨提名的總理人選放棄提名,亦不肯同意桑杜的人選,於是桑杜決定以社會主義黨兩次拒絕總理提名為由,觸發機制解散議會重選,就算社會主義黨以疫情為由拒絕提早大選,憲法法院仍裁定國會需要於 2021 年 7 月 11 日舉行大選,以結束目前的內閣真空狀態。這次選舉,總算順利得到明顯結果,是次行動和團結黨取得議會 101 席中過半議席,得到直接組閣的權力,本來打算與共產黨合組名單參選的社會主義黨,卻只得約四分一議席,加夫里利策順利在 8 月 6 日接任總理,恰巧與保加利亞新內閣落實的日子相同。

之所以行動和團結黨能取得大勝,囊括總統總理兩大寶座,不少分析認為是與摩爾多瓦民眾受 2019 年憲法危機影響,認為民主黨及社會主義黨使得本應繼位的行動和團結黨未能順利組閣,亦對兩黨提名的基庫逕行辭職不滿,亦不滿社會主義黨兩度拒絕總理提名,使得內閣一直陷入懸空狀態,故輿論倒向了受制未能組閣的行動和團結黨,讓其這次得到大部分選票,成為最大贏家。面對疫情,摩爾多瓦民眾希望政府能盡快重回正常運作,以處理疫情及經濟問題。

比起親俄的社會主義黨,行動和團結黨相對較為親近歐盟,故摩爾多瓦在政策上將會更傾向歐盟,同時具有羅馬尼亞公民身份的桑杜,亦會使摩爾多瓦與羅馬尼亞更為親近。只是,面對極為親俄的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國,行動和團結黨將不能如社會主義黨般可建立較友好關係,在新冷戰的局勢下,在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國駐兵的俄羅斯會否借機如同在烏克蘭般挑起事端,使歐盟及北約應接不瑕,則不得而知了。

 

歐聞內望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