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緬甸局勢與軍方權力慾

2021/2/19 — 17:47

圖片素材:Photo by SAI AUNG MAIN/AFP via Getty Images、作者提供圖片

圖片素材:Photo by SAI AUNG MAIN/AFP via Getty Images、作者提供圖片

香港人對於緬甸發生的事有很大的共鳴。我們可以為緬甸做甚麼?這也是兩年前,緬甸朋友問,他們可以為香港做甚麼?其中一個可能,就是將緬甸的遭遇傳開去,不讓他們被忘記。

2021 年 2 月 1 日上午,趁新一屆國會議員都在奈比多(緬甸首都,Naypyidaw),緬甸軍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宣布緬甸進入緊急狀態,取消即將開始的新一屆國會,並拘留國務資政昂山素姬、總統溫敏和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的領導人。為何軍方要發動政變(軍方不承認這是政變)?

軍方解釋,2021 年 11 月選舉出現舞弊,牽涉 860 萬張選票。軍方要求選舉委員會提供選民名單作核實,但選舉委員會否認軍方指控,拒絕交出名單。軍方以《緬甸憲法》第 40 條第 C 款,執行其責任。

廣告

如果出現叛亂、暴力等非法強制方式或意圖導致的危害聯邦統一、民族團結和主權完整的緊急狀態,國防軍總司令有權根據本憲法的規定接管和行使國家權力。

緬甸憲法反映有兩個權力核心,分別是政府和軍方。這次政變反映軍方才擁有最終權力。軍方指控有問題選票主要是一直支持軍方的奈比多、彬鳥倫(Pynoolwin)和相關地區。與軍方關係密切政黨(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得票率在今次選舉得票率比 2015 年選舉下跌 4%。選舉舞弊是軍方藉口還是合理指控?為何選舉舞弊只在這些地區出現?

廣告

按 2014 年防衛條例修訂,總司令退休年齡是 65 歲。又按防衛條例第 342 條,總司令一職要由國防部和國安處推薦,並由總統委任。昔日沒有民主選舉下,緬甸政治是總司令和總統合謀。但自 2015 年民主選舉後,總司令與總統不再是由一個政黨或軍方控制。所以,當敏昂萊退休後,總司令一職將會是民選政府和軍方一個重要議題。敏昂萊將於 2021 年 7 月退休。問題是:第一,敏昂萊願意交出軍方權力嗎?第二,誰是繼承人?繼承者會否削弱軍方權力?

2011 年,敏昂萊成為總司令。當時他的權力仍受制於他昔日的上司和登盛總統(Thein Sein),他聽從登盛總統。2015 年選舉,代表昂山素姬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of Democracy)的勝利暗示削弱軍方權力,因為總司令與總統的合謀關係正式脫勾。在全國民主聯盟治理期間,敏昂萊與民選政府的合作關係並不暢順。尤其,軍方不滿意全國民主聯盟創造國務資政這職銜給昂山素姬。例如,2015 年時,有八個武裝組織與緬甸政府達成和平協議,但在全國民主聯盟治理期間,只有與兩個武裝組織達成和平協議。反諷的,軍方選擇與武裝組織衝突,為執政黨製造麻煩。若敏昂萊要維持他的權力,他有兩個可能達成。第一,政變,推翻民選政府。第二,積極參與 2020 年 11 月選舉。藉聯邦鞏固與發展黨有好的選舉表現,並配合軍方自動擁有民族議院和代表議院 25% 的議席(2008 年憲法),修改防衛條例有關總司令任命,甚至推選他自己為總統。第一個可能產生的國內和國外振盪會很大。第二個選擇似乎不可能,但這仍是合法之道。

2020 年選舉結果是聯邦鞏固與發展黨的表現比 2015 年更差。敏昂萊想藉著選舉鞏固其勢力無望。所以,當敏昂萊指出他認為支持聯邦鞏固與發展黨的選區有舞弊,並牽涉 850 萬張選票時,我認為他才是真正背後的舞弊者。只有如此大量舞弊選票才會為他爭取足夠議席。當透過選舉方法不成功時,他就藉選舉舞弊為由發動政變,維護他的權力。有評論者認為若選舉委員會願意與軍方合作,政變就不會發生。查實,不同理由產生的政變一定會發生,因為敏昂萊的目的是維護他的權力,而昂山素姬政府有意將緬甸的權力核心從軍人轉為民選政府。

軍政府說,在未來一年會舉行選舉,並將權力交給勝出政府。按以上推論,軍政府先要計劃如何增加和確保支持軍政府的政黨會當選,並獲一定議席,從而修訂總司令一職的年齡限制。軍政府計劃已很清楚。如何阻止它執行計劃?現時進行的「公民抗命運動」(CDM)足以對抗嗎?為何曾於 2007 年領導「番紅花革命」(Saffron Revolution)的佛教團體在這事上表現得沉默,沒有聲明?這代表甚麼?民眾可以影響佛教嗎?緬甸國內的武裝組織奇怪地變得沉默,沒有聲明(2 月 16 日,KIA 才發聲明)?國際社會的壓力有影響力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