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緬甸抗爭簡史

2021/2/23 — 22:36

緬甸示威者手持「我不接受軍事政變」標語,響應罷工號召在仰光街頭聚集。(AP Photos)

緬甸示威者手持「我不接受軍事政變」標語,響應罷工號召在仰光街頭聚集。(AP Photos)

【文:東南亞視角 ASEAN Watch】

緬甸民眾與軍政府的抗爭,其實已經接近 60 年,由軍政府掌權至今,連同今次抗爭,總共有兩場學運及三場全國性的抗爭。這五場抗爭,軍政府皆血腥鎮壓了反抗的示威者,但民眾仍堅持抗爭,只求爭取民主。

早期的學運

廣告

緬甸軍政府在 1962 年通過政變上台時,就已經有不少大學生抗議。不過,由當時緬甸國防軍參謀長奈溫領導的軍政府上台,在當時並未遇到太大阻撓。本來,由開國總理吳努領導的文人政府,只是在 1958 年請奈溫加入臨時看守政府,協助面對因經濟衰退及社會失序而產生的管治危機,打算在社會恢復正常後便回復原來的文人政府管治,但奈溫在 1962 年卻借民眾對文人政府的腐敗失能厭惡及渴望社會穩定之時,在 1962 年逮捕總理吳努等文人政府高官,自己擔任軍政府總理。當時,仰光大學的學生只是因為軍政府執政後對大學宿舍實行軍營般的嚴格管理及終止學生自治而不滿,於是在校內及荷蘭大使館前和平集會示威,有見軍政府逮捕參與的學生,於是在 1962 年 7 月 7 日舉行了校內反軍政府遊行。當時,有二千多名學生參與了集會,集會持續了一小時便結束,但警方卻擅自闖進校園,衝入宿舍逮捕曾經參與示威的學生,就如同去年中大反國安法校內遊行的情形一樣。當學生面對大圍捕而用石頭及煙花向以催淚彈鎮壓的警方反抗時,來自緬甸第四來福槍營的軍人闖進校園以實彈鎮壓校內的警民衝突,並炸毀學生會大樓,最終造成 15 人(官方數字)至過百人(民間數據)死亡,超過六千名學生被捕。這場學運,雖然因民眾更重視社會穩定而未有演變成進一步示威,但仍成為大學學界反軍政府極權的開端。

血洗 8888

廣告

在全國性的 8888 民主運動前,於 1974 年 12 月的仰光,曾經出現一場葬禮引發的示威,情形有點像後來發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民眾自發悼念周恩來抗議四人幫的 1976 年四五運動及 1989 年因悼念胡耀邦而爆發的六四事件。當時,緬甸籍的聯合國第三任秘書長吳丹病逝,但是軍政府拒絕為深受民眾愛戴的吳丹舉行國葬,於是仰光大學(當時被改名為仰光文理大學)聯同包括仰光理工學院、仰光醫學院及仰光教育學院的學生決定從官方的葬禮上搶過吳丹的靈柩,抬回仰光大學於 62 年學運被炸毀的學生會大樓舊址,舉行自己的悼念儀式。不過,軍警在 12 月 11 日再一次闖進校園,搶回靈柩埋葬,引發全市的示威,不少學生與民眾對軍政府冷待吳丹及軍政府一直以來的專制不滿,有些憤怒的民眾更放火燒車及圍堵警署與政府大樓,軍政府於是實行戒嚴並以軍隊鎮壓一眾示威者,拘捕了近三千人。雖然軍政府如同 1989 年的中國政府一樣宣稱沒有人在鎮壓中被殺,但民眾指出至少有 18 人被殺。

在 1974 年至 1988 年期間,緬甸相對平靜,除了 1977 年出現小規模的學運外,未有爆發大規模示威,但民眾對奈溫領導的軍政府獨裁的怒火,早已累積不少。奈溫的迷信善變,以及經濟衰弱至成為全世界最不發達經濟體,使民眾苦不堪言。在 1985 至 1987 年間,奈溫因自己的個人崇拜及迷信,三次無預警下廢除通行貨幣另發新鈔,他為紀念自己 75 歲生日而發的 75 元鈔票便在兩年間廢除,後來更因自己認為「9」字會帶來好運而廢除所有不能被 9 整除的鈔票,只餘下 45 及 90 元鈔票,這次更使不少學生辛苦儲蓄的學費化為烏有。一開始,一些仰光理工學院的學生在校內抗議及罷課,軍政府鎮壓並關閉首都仰光各間大學。後來,在 3 月一次學生打鬥中,其中一名被捕者因父親是軍政府官員而被立即釋放,引來更多學生不滿包圍警署,警察射殺抗議學生引致一人死亡,使得全市大規模示威,抗議政府迫害學生。這次,不少學生被防暴警察及軍人毆打,一些學生被帶到茵雅湖淹死,女學生被軍人強姦,還有數十名學生被強行塞進警方卡車焗死。軍警的殘暴,引起全國各地大規模示威,不只是抗議軍警殺害學生,更要求實行多黨民主制。雖然,奈溫眼見眾怒難犯宣佈辭職,並口頭承諾會走向多黨制,但民眾認為奈溫只是空口說白話,還是會幕後操控政府,全國各地的遊行示威未有停止。被稱為「仰光屠夫」的盛倫將軍接任軍政府總統後在全國實行戒嚴,故全國學聯決定在 1988 年 8 月 8 日舉行全國大遊行。

這場 8888 大遊行,引來全國國民加入,從示威主力的學生工人農民,到僧侶教師醫護公務員甚至海軍空軍的軍人,皆紛紛加入示威,縱使軍政府自 8 月 3 日起宣佈戒嚴及禁止 5 人以上的聚集,但民眾仍在 8 月 8 日湧上街頭,無分種族與宗教走在一起,當中以首都仰光的遊行最為盛大,估計有五十萬人參與遊行。本來,遊行尚算和平,但當已辭職的奈溫宣佈軍方將強力鎮壓時,軍警與示威者爆發衝突,軍方動用實彈及催淚彈,而民眾則以燃燒瓶及石塊甚至毒鏢還擊。軍隊甚至在仰光總醫院開槍射殺救援受傷示威者的醫護,使得局勢一發不可收拾。雖然,指揮血腥鎮壓的盛倫將軍為緩和局勢而辭職,並推舉文官貌胞接任及同意多黨制,解除戒嚴,但軍方的緬甸社會主義綱領黨仍大權在握,引來民眾不滿,故示威仍未停止。

這時,在仰光醫院照顧母親的昂山素姬加入民主運動,於 8 月 26 日在地標仰光大金寺向五十萬人演講,宣言要爭取民主和人權,被民眾推舉為精神領袖。她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得到民眾響應,連開國總理吳努及退役將軍昂基也決定站在民眾這邊,國會超過九成議員同意多黨制政府,西方國家也支持昂山素姬等人及對軍政府施壓,使緬甸迎來短暫的民主之夏。可惜,好景不常。

軍方在 1988 年 9 月 18 日突然政變接管臨時政府,由蘇貌將軍領導的「國家恢復法律和秩序委員會」控制全國,全國再次戒嚴,軍隊強壓鎮壓示威,無差別射殺示威者,美國大使館外 500 人被殺,一個星期內過千名學生、僧侶、專業人士,甚至兒童被殺,無數人失蹤和被捕,雖然官方宣稱只有 95 人死亡及 240 人受傷,但民間估計死亡數字在 3,000 至 10,000 人之間,蘇貌領導的軍政府肅清了原有綱領黨軍政府人馬,擴軍逾一倍,繼續實行獨裁。昂山素姬被軟禁,不少民運人士被捕或流亡海外,還有很多少數民族及學生逃入森林或出走泰國及中國。這場堪比六四事件及光州事件般的鎮壓,把短暫出現的民主希望扼殺,開啟更殘酷的獨裁時期。

染血的袈裟

雖然 8888 民主運動的失敗使緬甸的民主運動沉寂多時,但 2007 年民眾再一次站起來反抗。這次示威有如法國黃背心示威一樣源於通脹,由於軍政府取得燃油補貼,導致燃料加價一至五倍,巴士車費同樣加價一倍,引起通脹,於是自 2007 年 8 月 15 日起,民眾示威要求穩定物價,民生物資要在民眾可接受範圍。由於軍政府嚴密戒備,封鎖軟禁中的昂山素姬住所一帶範圍,故不少人聚集到昂山素姬住所附近示威,示威亦開始演變成反軍政府獨裁及要求釋放昂山素姬,昂山素姬也在軍方嚴密看守下在住所門口聲援。在 9 月 22 日開始,身披番紅色袈裟的僧侶再一次走上街頭和平示威,是次示威也因而被命名為「袈裟革命」或「番紅花革命」,被當作是推動民主推翻獨裁的顏色革命之一。在昂山素姬的聲援與僧侶的加入下,仰光有達十萬人示威,示威亦蔓延全國各地,縱使軍方實施宵禁及禁止 5 人以上集會亦未能阻止全國示威。

到了 9 月 26 日,軍警開始武力鎮壓示威,先是向天開槍及施放催淚彈,後以實彈鎮壓,包括僧人在內 4 名示威者死亡,100 人傷,約 300 人被捕,歐美國家紛紛譴責軍政府血腥鎮壓,世界各地有民眾在緬甸駐外大使館前示威聲援。9 月 27 日,軍方實行大圍捕,不少寺院被搜及被破壞,再有一萬人在仰光集會,但再一次面臨實彈鎮壓,當中,日本記者長井健司被軍人在背後近距離開槍射殺,民眾只好散去。事件引發聯合國連同多國強烈譴責,歐美加強制裁。聯合國曾派出使者前往緬甸穩定局勢及與昂山素姬會面,但軍方依然故我,驅趕聯合國官員,繼續四出搜捕社運人士,當中更有人在獄中被酷刑迫供虐待至死。零星的示威持續到十月尾,並在一年後的 2008 年九月及十月短暫復燃,但未有帶來多少改變。雖然,軍政府當年並未因國際及聯合國譴責回應訴求,但隨着緬甸希望撤銷國際制裁及吸引外資改善經濟,到了吳登盛接掌軍政府後,開始實行民主化,先是 2010 年重新舉行大選開始改行文人政府統治,後在 2011 年釋放昂山素姬,並在 2015 年和平移交政權及在 15 年大選中勝出的全國民主聯盟,使緬甸有 5 年表面上的民主及文人管治。

民主夢幻滅與未完的抗爭

可惜,軍隊從來未放棄過權力,就算昂山素姬的全國民主聯盟執政,軍隊仍掌握國會 150 席當然議席及國防內政邊防大權,左右國家大局,到了今年 2021 年,再次以政變的形式,否定 2020 年的大選結果,再次掌控整個國家,昂山素姬等政客再次被捕。直到現時為止,軍政府的鎮壓據報已造成近十人死亡,2 月 22 日,緬甸民眾再次舉行全國大遊行,只願今次不會再出現過去的血腥,民主會戰勝歸來。

 

東南亞視角 ASEAN Watch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