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緬甸政變中國的尷尬地位

2021/3/10 — 10:51

資料圖片:2015年昂山素姬與習近平會面(CCTV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2015年昂山素姬與習近平會面(CCTV片段截圖)

【文:東南亞視角 ASEAN Watch】

日前,受顧於緬甸軍政府的外籍外交遊說代表向國際媒體表示,敏昂萊等軍方將領政變的原因,是為了避免親中的昂山素姬把緬甸變成中國的傀儡,軍政府其實想親近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社會,而且軍方會在局勢平穩後退出對政治的干預,故希望西方國家停止制裁。這樣的說辭,不少人看來自是十分牽強,西方國家亦不會如此輕易相信這樣的說辭,但包括中國在內各國對這樣的說法,想必會對緬甸局勢有一番新的評估。

昂山素姬的中國牌

廣告

與其說昂山素姬是單純的中國傀儡,倒不如說她是現實主義者。過往,她靠西方國家的支持,力棒成為民主陣營的領袖,最後以民主之母(不少緬甸人確實以國母的角度看昂山素姬)之姿成為緬甸對外的領導人。本來以民主理想服眾的她,需要面對軍方勢力在政府的影響與隨時奪回權力的威脅,故只能與軍方在各種政策妥協,唯一昂山素姬較有影響力的部門,便是外交部。昂山素姬之母欽季為前緬甸駐印度大使,即便是在前軍政府領袖奈溫掌權之時,仍對欽季相當敬重。到了昂山素姬因其良好的國際形象成為外交部長後,外交部自然成為昂山素姬能充分掌權的少數部門。

雖然,整體國策昂山素姬無法改變,但她仍可決定與哪些國家友好。在如此多國家之中,中國為緬甸最大的貿易伙伴,其一帶一路戰略中的中緬經濟走廊與油氣管道,比起其他國家的投資,更能帶來明顯的經濟利益,使緬甸成為重要的交通樞紐,掌握東南亞、南亞與中國出海的交通要衝。雖說,大幅發展帶來的債務問題會對緬甸財政造成負擔,但發展帶來的政績卻是顯而易見,要是發展計劃成功,昂山素姬便能以促進緬甸發展的功臣之姿,並以擁有中國支持為名,增加在政府的話語權,得到更多籌碼向軍方取得更多權力。中國在緬甸的影響力,比起只有基礎投資的西方國家大得多,故昂山素姬不惜與西方國家交惡,也要確保與中國的關係,來確保自己的勢力。

廣告

軍方對中國的欲拒還迎

對於軍方來說,他們雖然因中國不會干涉他們的極權體制而視中國為最大合作伙伴,但同時亦如其公關所言,不想完全被中國所控制,以免自己成為棋子隨時失勢。他們想得到中國的資金及在國際社會助他們出頭,卻不想重蹈其他身陷債務陷阱的一帶一路國家的覆轍。有見昂山素姬想引入中國勢力作為政治籌碼,軍方更是擔心。只是,只有中國能給如此的的資金的同時對緬甸人權狀況視而不見,故在政變後,仍維持與中國的合作,甚至向中國引入更多監控技術與鎮壓用軍械,確保中國能支持自己掌握政權。透過公關的放風,不只是單純為免西方制裁而說的大話,亦是向中國表示自己仍保留與西方合作的可能性,嘗試在與中國的談判時取得主導權。

中國在緬甸的進退失據

對中國來說,雖然現刻已經不斷為緬甸軍政府擋下聯合國的譴責及避免聯合國採取行動,但政變對中國來說,仍是不希望發生的場景。中國對外政策,一向採取「悶聲發大財」的方針。除非目標國家明顯不想與中國合作,否則往往以「不干涉內政」作誘因來與其他國家合作,在明面上只求取得經濟影響力,讓中國能「發大財」。「悶聲發大財」忌憚的是動亂,因為動亂隨時會打亂中國本來的部署,需重新建立與當權者的關係,故中國政府在動亂發生後往往會如同中國傳統「社團」的方式,充當「和事佬」與衝突雙方談判,用「以和為貴」的大方針來化解矛盾,順道以「和平締結者」之姿得到更大的影響力,即使未能化解矛盾亦能與勝者建立更好關係。

中國對昂山素姬主政時緬甸的盤算,本來是想同時拉籠昂山素姬與軍方,在兩者暗中的競爭裡加強自身對緬甸明面上的經濟影響力及背後的政治影響力。政變打破了這一盤算,軍方被國際社會視為屠夫時,對中國來說自然是「添煩添亂」,可眼下軍政府取得實權其他陣營難以挑戰,故中國只得繼續為軍政府背書,讓軍政府順利渡過政變後的混亂確立實權。只是,中國外交部亦清楚緬甸民眾對中國為軍政府背書深感不滿,故仍由駐緬甸大使要求緬甸政府「和平處理事件」,避免過於殘暴的鎮壓會橫生枝節,如令抗議民眾炸毀中緬天然氣管道及襲擊中國於緬甸的使館及企業,影響中國利益。對中國來說,緬甸最好是重覆泰國上年反軍政府示威的故事,強硬鎮壓時避免過多流血,避免再刺激民眾的情緒,讓抗爭氣氛隨時間慢慢轉淡,然後大家慢慢接受軍政府統治的事實,繼續上班上學,軍政府掌握大權後回復經濟活動,讓中國繼續「發大財」。只是,當軍警殺紅了眼時,能否如此簡單恢復「平靜」,令人擔憂。

歐美國家的觀望

對歐美來說,本來只有部分投資的西方國家,自然能施以制裁而不怕蒙受太多損失,既能避免政變的混亂影響在當地的投資,亦能贏得民主捍衛者的名聲。對於公關所言軍政府親西方的大話,西方國家固然會選擇一笑置之,繼續行動,但同時亦會視之為與軍政府談判的契機,以便當政變後的混亂結束後重新權衡在緬甸的部署。凍結一眾軍政府官員在西方國家的資產,確實能使緬甸軍政府官員擔心,但軍政府會否因此屈服,卻令人懷疑。

除了中國外,在緬甸影響力較大的勢力尚有印度及東盟,東盟與緬甸軍政府的秘密談判已被不少人視為隨時承認軍政府,而印度的取態仍只是呼籲「必須尊重法治與民主進程」,未有表示會有進一步行動。軍政府接下來的鎮壓手段及對外談判,將繼續影響各國及各國際組織對緬甸的取態及行動,這些行動會如何影響緬甸政局,仍待大家觀察。

 

東南亞視角 ASEAN Watch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