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anmar Journalists FILE - In this Feb. 26, 2021, file photo, Japanese journalist Yuki Kitazumi raises his hands as he is escorted by police upon arrival at the Myaynigone police station in Sanchaung township in Yangon, Myanmar. Kitazumi returned to Japan on May 14, 2021 after his release. Media and human rights advocates say journalists in Myanmar are in extreme peril as the military-controlled government cracks down on independent reporting. (AP Photo, File)

【緬甸政變】保護記者委員會:至少 32 記者被囚 假新聞法令獨立報道變犯罪

關注全球新聞自由狀況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CPJ)發表有關緬甸新聞自由狀況報告,指自從今年 2 月緬甸發生政變,截至 7 月 1 日,已有至少 32 名記者被囚,而在 6 月底軍政府釋放約 2000 名被捕者前,被囚記者數目一度達至少 45 人。CPJ 報告指,當中有至少 24 名記者是因為政變後軍方新頒布的《刑法》第 505(a)條 — 當地被用作打擊「假新聞(false news)」的條文而被囚。

負責撰寫報告的 CPJ 駐東南亞代表、資深新聞工作者 Shawn Crispin 出席網上記者會指,緬甸軍政府正在透過包括抓捕記者、網禁、撤回新聞機構牌照等手段,全方位打擊當地僅餘的最後一點新聞自由,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緬甸的新聞自由及人道危機。

緬甸在今年 2 月 1 日發生軍事政變,全國各地爆發大規模示威,軍政府以強硬手段鎮壓,據當地人權組織統計,衝突至今造成至少 900 人死亡,近 7,000 人被捕,超過 5,300 人仍被羈押中。

CPJ 報告統計,由政變發生至今年 7 月 1 日,緬甸共有 32 名記者被囚,當中至少 24 人被指觸犯《刑法(Penal Code)》505(a)條散佈「假新聞」。

緬甸今年 2 月 1 日政變後,緬甸軍政府宣布一系列新法例,其中《刑法》第 505(a)條訂定,散佈假新聞(false news)並「意圖造成恐懼」、或「直接或間接激使人作出針對政府人員的刑事罪行」,或造成對軍方或政府的「仇恨、不合作,或不忠誠」,即屬犯罪。軍方同時修例,將 505(a)條最高刑法,由原先的監禁 2 年提高至 3 年。

CPJ:緬甸假新聞法將獨立報道變成犯罪

Shawn Crispin 形容,505(a)是一條可怕(dreadful)的法律,軍政府亦正利用這條定義擴闊及刑期提高後的法律,把他們認為發布「錯誤新聞」的記者都抓捕起來。CPJ 報告批評,505(a)正有效地將緬甸獨立報道變成犯罪,自政變以來,當局已撤銷至少 8 間新聞機構牌照。

CPJ 報告指,緬甸民主之聲(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DVB)記者 Kyaw Myat Hlaing 於今年 3 月 1 日被捕時,他在家中直播的片段拍攝到,當晚執法人員曾向其寓所開火,再闖入進行拘捕及搜索。Kyaw Myat Hlaing 其後被裁定觸犯第 505(a)條,被判處三年監禁。

專門報道人權新聞的緬甸獨立媒體 Kamayut Media,其總編輯 Nathan Maung 及監製 Hanthar Nyien 今年 3 月 8 日在辦公室工作時,被荷槍實彈的軍人上門抓捕。他們被指觸犯 505(a)條散佈假新聞罪,被扣留並審問超過 2 個星期。本身是美國公民的 Nathan Maung 於 6 月時獲釋並驅逐出境,但緬甸公民 Hanthar Nyien 至今仍然被羈押。

獨立媒體總編透露遭嚴刑逼供 呼籲國際施壓

Nathan Maung 出席 CPJ 線上記者會時表示,他在遭軍方審問期間,曾被連續三天剝奪水及食物,及連續一星期剝奪睡眠,當時有軍方人員威脅可以殺死他。

Nathan Maung 又引述 Hanthar Nyien 羈押時向他透露,Hanthar Nyien 因一度拒絕透露電話密碼,被軍方以煙蒂灼皮膚虐待,及脫光其衣服威脅要強姦他。Nathan Maung 指,Hanthar Nyien 目前已被扣留 142 日,呼籲聯合國及國際社會關注,以一切手段向緬甸軍政府施壓。

CPJ 報告記錄了多名記者被囚時遭虐待的經歷,包括有記者聲稱被暴打,剝奪食物及睡眠,並被威脅如不招認就把他殺死等。

CPJ 報告指,目前緬甸實際被囚的記者數目,很可能比統計數字更高,因部分新聞機構為保護自由身記者及非記者員工免受更嚴重懲罰,並不承認他們與機構有關聯。

報告又指,接觸到不少緬甸的新聞從業員,他們正在躲藏以逃避軍方追捕,亦有新聞機構被取締的記者正秘密地進行地下報道,例如只在晚上、即相信監控人員已下班後,才透過軟件互相通訊。Shawn Crispin 呼籲鄰近國家收容流亡緬甸記者,並容許他們在當地繼續報道緬甸情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