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背景圖片來源:Photo by Aung Kyaw Htet/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緬甸政變】醫生、大學教授加入武裝組織 嘆和平抗爭不果 只能執起武器爭勝

    緬甸軍方今年 2 月發動政變以來,至今已逾 860 平民被殺、超過 6,000 人被捕,前國務資政昂山素姬一直被軟禁。眼見軍方暴力鎮壓示威,不少示威者決定加入武裝組織,執起槍械與軍方戰鬥,當中包括醫生、大學教授等。有不少人都形容,試過和平抗爭不果,如今武裝反抗成為唯一希望。

    年輕抗爭者:以前不敢殺動物 如今學用獵槍對抗軍方

    半島電視台訪問了幾位抗爭者,其中 27 歲的 Andrew 是其中一位年輕抗爭者,他形容自己在發生政變前,連動物都不敢殺害。 他曾經參與過和平示威,見證過軍方殺害平民。他之後決定加入民間武裝部隊,學習使用木製獵槍對抗軍方,「當我看見軍人殺死平民,我非常傷心,我認為要為人民對抗邪惡的軍政府」。

    面對軍政府的血腥鎮壓,不少示威者都決定執起武器加入武裝組織。有人選擇加入邊境地區定少數族裔武裝組織,這些組織為了爭取自決及權利,已與軍方戰鬥數十年之久,擁有一定的資料及經驗。亦有例如 Andrew 的抗爭者,選擇加入一些民間部隊。這些民間武裝部隊在三月後才相繼成立,他們的資源單薄,大部分人只能以單發獵槍及自製武器應戰,並且只接受過數星期的戰鬥訓練。

    這些經驗尚淺的抗爭者表示,他們願意一搏,相信武裝抗爭是推翻軍政府的唯一選擇。

    大學教授:已做盡所有東西 只剩拿起武器

    Neino 原本是一名大學教授,如今已是欽邦(Chin State)和實皆省(Sagaing region)一個武裝部隊的領袖。她表示曾經參與全國示威及不合作運動,希望可以爭取民主,但這些方法顯然行不通,「我們已做盡所有東西,如今只剩拿起武器才可以獲勝。」

    23 歲的 Salai Vakok 本來從事社區發展工作,自從緬甸軍方於 2 月中開始射殺人民後,他加入了欽邦的武裝部隊,並開始到處收集獵槍,「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拿起武器,但得悉一些手無寸鐵、無辜的平民被殺後,很快就改變了心意,我不可以保持沉默。」

    對於各種武裝抗爭,緬甸國防軍以無差別的空陸襲擊還擊,又截斷平民糧食及救援,引發人道危機,聯合國人員於 6 月 9 日警告,軍方的舉動將會導致大量人民會死於飢餓、疾病及暴露環境中。自緬甸政變以來,已經有近 23 萬人逃離家園,有些甚至要躲在叢林內。

    都市抗爭者學游擊戰術:不能和平地得到想要的東西

    武裝抗爭除了在邊境地區發生之外,亦正在市區蔓延。有不少城市內的年輕人透過地下網絡聯繫,他們走進叢林接受少數族裔武裝組織的短期培訓,之後將轟炸、縱火等游擊戰術帶回市區。當地媒體估計,緬甸主要城市內最少有 10 個反抗組織,政變以來政府設施發生超過 300 次爆炸襲擊。

    29 歲的醫生 Gue Gue 是地下反抗組織的成員,他表示,「面對軍方以槍鎮壓,我們應該跪下還是反抗?如果我們只是舉著三隻手指敬禮,我們永遠都得不到想要的東西」。他又表示不是他們選擇武裝,「而是因為我們不能和平地得到想要的東西」。然而,他表示自己每日生活在恐懼中,由於懼怕軍政府的線人,只能秘密地生活,每晚難以入睡。

    七國集團:譴責緬甸軍政府 暗示有進一步制裁

    對於緬甸國防軍以暴力鎮壓平民,七國集團發表聲明,譴責緬甸軍政府於政變中的暴力行為,又承諾會支援主張以和平建立民主的人。它又指,G7 政府在有必要時會採取額外措施,暗示可能對緬甸軍政府採取進一步的制裁行動。

    緬甸軍政府任命的外交部回應七國集團,表示強烈反對有關緬甸局勢的不准確和片面的觀點,又指聲明是基於「捏造和有偏見的資訊」,並否認於 2 月 1 日發動政變。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