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專題

立場專題

《立場新聞》專題/特寫

2021/2/17 - 20:26

【緬甸政變】7 條不可不知的問題:昂山素姬與軍方有何恩怨?中國怎樣回應?

2 月伊始之際,一則突發新聞轟動全球﹕緬甸軍方帶走國務資政昂山素姬、總統溫敏及多名官員,其後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國家權力移交至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外界普遍視之為政變。

昂山素姬在緬甸人氣不低,許多緬甸人稱她「素媽媽」。政變激發大批民眾抗議,警方則出動水炮車、橡膠子彈以至實彈回應。

抗爭場面香港人再熟悉不過,然而整件事情是如何發生?為甚麼緬甸軍方「突然」發動政變 — 其實,早在 1 月底,一些外媒如《日經亞洲》已發過報道,指緬甸政變一觸即發。由此看「突然」政變也不是那麼「突然」。

廣告

緬甸軍方與昂山素姬的恩怨,要從一點歷史講起。

昂山素姬與軍方有何恩怨?

緬甸在 19 世紀中期被英國佔領,至 1948 年,在昂山將軍帶領下,緬甸獨立。唯獨立後,該國政局仍不穩,處於內戰,1962 年,緬甸被軍政府獨裁管治。

此後數十年間,緬甸亦曾有過民主運動,當中包括 1988 年,昂山將軍之女昂山素姬組建「全國民主聯盟 (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NLD)」,成為全緬最大反對黨。1989 年,軍政府以煽動騷亂為罪名軟禁昂山素姬,亦因此事,昂山素姬於 1991 年獲諾貝爾和平獎。

1988 年 8 月 26 日,昂山素姬向群眾發表演講。(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988 年 8 月 26 日,昂山素姬向群眾發表演講。(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軍政府雖全面掌控緬甸,但也並不好過。國際社會一直批評專制的軍政府侵犯人權,美國、歐盟等亦因而實施制裁。制裁下,軍政府難以經營,終於在 2008 年,主動開始民主化,普遍被視為試圖換取西方解除制裁。

然而,所謂民主化只是「開始走向民主」,而非「真正實踐民主」。與香港同樣,緬甸雖有選舉,但憲法訂明國會預留 1/4 軍方功能組別議席,國防部長和內政部長要職由軍方出任。此外,有外籍家屬者不得出任總統。這條款被認為是針對昂山素姬,因其夫是外國人,兩個兒子持英國國籍。此外,軍政府亦規定,修憲需 3/4 國會成員支持,以便持 1/4 議席的軍方可輕易否決。

在這安排下,2010 年,軍政府釋放被軟禁多年的昂山素姬。

2011 年 11 月 17 日,獲釋的昂山素姬展開競選活動。(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2011 年 11 月 17 日,獲釋的昂山素姬展開競選活動。(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2012 年,昂山素姬當選聯邦議會人民院議員。2015 年,昂山素姬於大選帶領「全國民主聯盟」獲得 78.5% 民選席位。然而由於受憲法約束,她不可出任總統。因此「全國民主聯盟」心生一計﹕利用其國會過半數優勢,強行通過《國務資政法》,讓昂山素姬出任「國務資政」,實際上掌握最高權力。這一點可說出於軍方意料之外﹕《國務資政法》通過時,下議院軍方委任議員全數起立杯葛,指責「全國民主聯盟」「民主霸凌」。

2016 年,擔任「國務資政」的昂山素姬與時任英國外相 Boris Johnson 會面。

2016 年,擔任「國務資政」的昂山素姬與時任英國外相 Boris Johnson 會面。

不過雖說掌握最高權力,但由於軍方仍操控部份議席,以及國防部長、內政部長要職,昂山素姬對國家控制仍然有限。由此便生昂山素姬與軍方之間微妙的權力拉扯。表面上,昂山素姬與軍方合作,甚至為軍方迫害當地少數族群羅興亞人辯護,導致許多曾支持她的國際社會失望。

然而昂山素姬亦於 2019 年曾試圖推動修憲,令軍方無法掌控功能組別議席,進一步實現緬甸全面民主。一如上述,軍方早有安排,確保修憲無法進行。今次昂山素姬的行動未能有實質效果,只是令昂山素姬與軍方關係惡化。《日經亞洲》報道,昂山素姬和緬甸軍方代表、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在修憲事件後,再無會面。

2020 年,緬甸再次舉行大選。由於昂山素姬領導的政府施政好壞參半,軍方原以為這次大選有機會扳回一城,結果「全國民主聯盟」在選舉取得 79.7% 席位,比上屆更多。而軍方支持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 (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 USDP)」只得在 6.7% 席位,遠遜預期。

 

 

目前仍無人能一口咬定為何軍方政變,但不少人認為,軍方面對大選結果失利,加上與昂山素姬關係惡劣,因此感到不滿,終決定以政變回應。

政變如何發生?

本月 1 日,就在新一屆國會召開前,軍方發聲明質疑選舉舞弊,帶走昂山素姬、總統溫敏及多名官員,並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為期一年,要求重新進行選舉。

翌日,國家權力正式移交至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他把原有政府的主要官員全數開除,以其操控的「國家行政委員會」取而代之。

2 月 3 日,當地警方正式起訴昂山素姬多項控罪,包括指在其家中搜出未獲准使用、非法進口的無線電對講機,違反進出口法。外界普遍認為罪行純粹隨意編造,目的在於奪去昂山素姬權力。據昂山素姬的律師指,此對講機原是作保安用途,由緬甸內政部向她提供,而內政部本來就由軍方掌管。

而昂山素姬早在事件發生前已有所預料,寫定聲明,並在政變發生後透過「全國民主聯盟」公開,促請人民拒絕接受政變,並全力抗議。

20210201 泰國約 400 名示威者於緬甸駐曼谷大使館外集會,聲援被軍方扣押的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姬。(圖片來源:Lauren DeCicca/Getty Images)

20210201 泰國約 400 名示威者於緬甸駐曼谷大使館外集會,聲援被軍方扣押的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姬。(圖片來源:Lauren DeCicca/Getty Images)

民眾如何回應?

對軍方政變,民眾連日示威回應,而且愈演愈烈。初時示威活動主要集中在首都內比都、最大城市仰光、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其後則進一步在小市鎮「遍地開花」。人數初時成千、其後則數以萬計。示威隊伍中不乏名人,如兩度獲影后殊榮的 Wutt Hmone Shwe Yi、緬甸說唱教父 Sai Sai Kham Leng、男模 Paing Takhon 等。

示威者的衣著和示威物品常使用象徵「全國民主聯盟」的紅色。他們亦會舉起三指抗議。此手勢是參考電影《饑餓遊戲》,除緬甸外,它亦曾在泰國及香港的民主抗爭活動出現,被視為亞洲抗爭運動中反暴政、反極權的象徵。

去年泰國反政府示威者經常使用的「三指」手勢,如今亦成為了緬甸反抗軍事政變的象徵。 (Photo by STR/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右圖來源:Myanmar Celebrity Facebook 圖片

去年泰國反政府示威者經常使用的「三指」手勢,如今亦成為了緬甸反抗軍事政變的象徵。 (Photo by STR/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右圖來源:Myanmar Celebrity Facebook 圖片

不少外媒指,緬甸示威與其他亞洲地區的抗爭運動有不少相似地方,亦學習了香港示威者透過網絡動員的技巧。有示威者高舉「準備如香港般示威」的標語,也有人戴起黃頭盔、眼罩等防護裝備,反映亞洲各地抗爭運動互相扣連。

2021 年 2 月 9 日,在仰光有示威者高舉「準備如香港般示威」的標語。(Photo by SAI AUNG MA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 年 2 月 9 日,在仰光有示威者高舉「準備如香港般示威」的標語。(Photo by SAI AUNG MAIN/AFP via Getty Images)

與香港抗爭同樣,緬甸許多民眾表達訴求的手法,鮮明搶眼,且富創意。如有居民在寓所露台敲打金屬鍋,又在街上響咹等,同時高呼 「邪惡消失」等口號,反對軍方政變奪權。當地居民解釋,敲打金屬鍋是當地驅邪的傳統。在一些遊行中,亦有不少人盛裝打扮,如扮演成哈利波特或動漫角色、有人穿婚紗上陣、有健碩男士赤裸上身,甚至有男士穿短裙上陣,舉起「在奪回民主前,我們不會脫下裙子」的標語。

有示威者解釋指,「我們一直想如何更有創意,怎樣引起國際關注。」

(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許多緬甸示威者都認識到國際線的重要性,積極呼籲外國介入。如 14 日在仰光就有人民遊行到當地美國大使館及聯合國辦公室,有人舉起美國國旗及「我們需要美國軍隊」的標語,要求國際伸出援手。

除緬甸國內,其他地區包括香港、日本、澳洲、泰國,均有民眾示威,抗議緬甸軍方奪權。

香港方面,16 日有少量港人到馬鞍山海濱長廊舉手機燈聲援緬甸。有參加者表示,香港因反送中獲國際關注,現應同樣支持緬甸。

在日本東京,數千名巿民上街,聲援緬甸示威,聲勢近期罕見。個別國家的示威行動亦引發小型衝突。如於泰國首都曼谷,本月 1 日曾有約 400 名泰國社運人士遊行到緬甸駐曼谷大使館外抗議,要求泰國政府拒絕承認緬甸軍政府。約 150 名防暴警員到場,終與部分示威者爆發衝突,至少 1 人被捕、2 人受傷。

2021年2月1日,日本東京有反對緬甸軍方政變奪權的集會。
(Photo by Carl Court/Getty Images)

2021年2月1日,日本東京有反對緬甸軍方政變奪權的集會。
(Photo by Carl Court/Getty Images)

緬甸亦有藝術家為示威創作。一名化名 Pen Holder 的藝術家作品在網上廣傳,當中畫了政變以來緬甸人民的「日常」,包括婦女、老人、青年、小孩,以至嬰兒、小狗,他們手無寸鐵,只拿了銅子棍棒敲打以至不滿。他又在一幅作品上,畫了人民舉起 5 杯奶茶,杯上分別貼有象徵泰國、香港、台灣、印度及緬甸的旗徽,希望台灣及香港網民組織的「奶茶聯盟」,在早前支持泰國等地的民主運動外,也能夠支持緬甸人民爭取民主。

Sina Wittayawiroj 畫作

Sina Wittayawiroj 畫作

緬甸當地人民亦發起不合作運動,及試圖阻礙國家日常運作。有示威者橫躺在戶外的鐵路路軌上,揮動標語,以支持公民抗命行動,導致部份鐵路服務暫停。「緬甸公民不合作運動 (Myanmar Civil Disobedience Movement)」稱,國內 70 間醫院及醫療部門都有醫護人員罷工。在仰光總醫院,有大批醫護人員在胸前掛上紅絲帶抗議。

然而其實緬甸是武漢肺炎疫情最嚴重的東南亞地區之一,至今共有超過 140,000 宗確診、逾 30,000 人死亡。由於緬甸各地醫護罷工,疫情防控工作大受影響,每日病毒檢測人次也從政變前的每日 17,000 次,一度激減至不到 2,000 次,發現個案也從每日數百宗減至個位數。民間與軍方互相指責,只顧政治不顧抗疫,呼籲對方為抗武漢肺炎,放棄鬥爭。

軍方如何反應?

軍方對民眾示威的反應,包括封鎖通訊、暴力鎮壓和大搜捕。

早在政變之初開始,互聯網服務已多次受阻,包括 facebook、IG、Whatsapp 均被斷斷續續封鎖、限制。緬甸許多地區甚至無法上網、電話無法接通。國營電視台 MRTV 亦稱因「技術問題」無法廣播。根據網絡監察組織 Netblocks 最新觀察,16 日凌晨 1 點,緬甸網路流量只剩下平常的 19%。

搜捕方面,軍方扣押的政要中,有部份仍未獲自由,另一部份則獲釋放,但被要求不准與外界接觸、甚至不准返回住所。

除政府官員外,軍方亦扣押了多名支持爭取民主的人士,包括緬甸知名電影製作人敏廷寇寇基 (Min Htin Ko Ko Gyi) 和作家 Maung Thar Cho。此外也有數以百計的民眾因示威活動被捕。

令拘捕行動升級的,是軍方於本月 8 日頒下宵禁令,禁止民眾晚上 8 時後離家。外界普遍認為此舉實際目的是方便軍方在晚上趁宵禁進一步搜捕罷工人士及示威者。當地監察團體「政治囚犯援助協會 (Assistance Association for Political Prisoners)」指,自緬甸政變至今,至少有 452 人被捕,大多是在夜間。許多被捕者的家人對他們的被捕原因、控罪、所在位置或狀況一無所知,緬甸政府亦拒絕向媒體交代搜捕詳情。

Posted by Nan Khine Oo on Monday, February 15, 2021

有緬甸示威者向《立場新聞》表示,民眾發明了新方法互相通知鄰居軍方的行動,包括用以敲擊鍋碗瓢盆的聲音,警告鄰居逃走。敲擊鍋碗瓢盆,本為傳統緬甸「趕走邪靈」的方法。

在進行搜捕的同時,軍方又在 12 日的緬甸「聯邦紀念日」,公佈將特赦逾 23,000 名囚犯,聲稱是為「建立一個具有和平、進步和有紀律的新民主國家」。有當地人表示,「認為軍方企圖讓這些囚犯滲入和平示威中,引發暴力」,擔心有人夜間襲擊巿民,因此與他人自發聯手巡邏。其後在 14 日,在緬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多處起火,網路亦傳言是軍政府釋放囚犯縱火。網上更有傳言指,軍方為製造混亂,連前往救火的消防員亦拘捕。

2021 年 2 月 12 日,掌權的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發表電視講話。(片段截圖)

2021 年 2 月 12 日,掌權的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發表電視講話。(片段截圖)

目前軍方的搜捕仍在不斷進行。2 月 13 日,軍方就七名反對派示威領袖發出拘捕令,並宣佈廢止部份限制政府權力的法規,包括讓軍方可在沒有法庭批准下搜查私人住所,並拘留被捕人超過 24 小時。

除拘捕外,軍方亦有採用武力鎮壓。衝突初期,緬甸警方已動用水炮、橡膠子彈。在首都內比都 9 日的示威期間,一名 20 歲女示威者 Mya Thwe Thwe Khaing 疑被橡膠子彈打中頭部受傷,其姐指妹妹生還機會十分渺茫。有當地傳媒報道,Mya Thwe Thwe Khaing 腦部已經死亡,引發當地有示威者舉其黑白肖像,繼續抗議。

右圖:2021 年 2 月 14 日,曼德勒大學的畢業生舉著海報,聲援早前被警方實彈射頭的女示威者 Mya Thwe Thwe Khaing 。(AP Photo)

右圖:2021 年 2 月 14 日,曼德勒大學的畢業生舉著海報,聲援早前被警方實彈射頭的女示威者 Mya Thwe Thwe Khaing 。(AP Photo)

隨著警民衝突激化,2 月 14 日,從社交媒體流傳的相片和影片可見,載有士兵的裝甲車在仰光街頭活動,入夜後裝甲車亦駛入第二大城市曼德勒。15 日,在北部克欽邦 (Kachin),有報道指警方曾於裝甲車向群眾開槍,傷亡情況未明。

西方如何反應?

多個西方國家數度發聲明,反對緬甸軍方試圖推翻選舉結果、要求釋放被捕人士。

美國總統拜登表示,會制裁緬甸。然而有不少聲音認為,全面制裁對事件未必有幫助,反而令民生受損,因此應只制裁涉事軍方人員。本月 10 日,拜登已簽署行政命令,制裁有份發動政變的軍事將領,包括敏昂萊、副總司令梭溫,並阻止軍方可動用於美國的 10 億美元儲備,制裁行動獲共和、民主兩黨跨黨支持。美國駐緬甸大使館在 15 日宣布,部份人員可選擇自願撤離,但大使館將會維持開放。

美國總統拜登(資料圖片,來源:President Joe Biden Facebook)

美國總統拜登(資料圖片,來源:President Joe Biden Facebook)

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 (Charles Michel) 強烈譴責緬甸軍方發動政變。英國首相約翰遜譴責緬甸軍方非法拘禁包括昂山素姬等多名官員,又指必須尊重人民的投票,並釋放民選領導人。該國亦表示考慮制裁緬甸。

相較於歐美諸國,聯合國方面安全理事會的反應明顯較軟弱。儘管緬甸政變後,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於 2 日已隨即召開會議討論對策,但直至 4 日,安理會 15 成員國代表才發表聲明,而且聲明僅強調必須維護民主體制和程序、避免暴力,要求軍方尊重人權、基本自由和法治,既沒有譴責,也無提及政變。

不少外媒報道指,原因正是安理會中,譴責聲明受到中國和俄羅斯阻撓。

中國如何反應?

首先,中國與緬甸關係密切。中國是緬甸最大的投資者之一,而中國無論與昂山素姬抑或軍方,都有良好關係。政變發生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彬隨即表示,希望各方「適當處理分歧,並維持政治及社會穩定」。

雖然表面上中立,但中國仍在部份政治判斷上,被認為默許軍方政變。主要原因有二。

其一是在聯合國。外媒報道指,聯合國安理會討論是否發聲明譴責緬甸軍方時,中國和俄羅斯要求「更多時間」考慮,又斟酌於「譴責」等字眼,故各國未能達成共識,拖到 4 日才發聲明,且只要求軍方釋放昂山素姬及其他被捕官員,維持當地民主制度。路透社指,安全理事會用詞軟化,相信就是為換取俄羅斯及中國對聲明的支持。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彬(圖片來源﹕中國外交部)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彬(圖片來源﹕中國外交部)

其二是,中方被指派遣專家到緬甸,提供防火牆技術及相關硬件,協助該國封鎖互聯網。網上流傳一些航空相關圖片,指有貨機往返中國和緬甸,被懷疑就是用於運送封網設備。儘管軍方和中國外交部均否認此傳聞,但緬甸示威者不信服,「#ChineseCargoYGN」(中國貨機仰光)、「#ShameOnYouChina」(中國可恥)、「#ChinaHelpMilitaryCoupForOwnBenefit」(中國為了其利益支持政變)的標籤在網路流傳。

緬甸連日有大型示威,抗議軍事政變,有示威者手持簡體中文的標語,抗議中國政府疑協助政變,照片攝於 2 月 11 日。 (Photo by Myat Thu Kyaw/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緬甸連日有大型示威,抗議軍事政變,有示威者手持簡體中文的標語,抗議中國政府疑協助政變,照片攝於 2 月 11 日。 (Photo by Myat Thu Kyaw/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中國政府對緬甸政變的態度,引起部份緬甸人不滿。示威者數次遊行至中國駐仰光大使館抗議,不少人高舉中文標語,要求中國「停止幫助軍事政變」、「不要幫助政變軍隊」。有人手持卡通海報,圖中國家主習近平正扯線操縱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也有人在中國大使館前打扮成包青天,並舉起「緬甸軍事獨裁由中國『製造』」的標語。緬甸 18 間大學向中方發公開信,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尊重香港、泰國、西藏人民的合法異見,又指緬甸與其他三地有同樣的決心,促習近平勿承認軍政府。

中國政府的曖昧態度令部份緬甸華人受罪。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有人因中國政府的態度,謾罵和攻擊緬籍華人。多個當地華人組織憂慮血腥排華歷史重現,紛紛發表聲明譴責中國政府縱容政變,要求緬甸軍隊釋放昂山素姬。

成為眾矢之的後,中國駐緬甸大使陳海 15 日接受當地傳媒訪問時,指中國沒有在人力和技術上支援緬甸軍方,中國與國際社會立場相同,關注緬甸局勢,呼籲釋放被拘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