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中陷「二次冷戰」 回歸「和諧」要看這兩種情況

2020/11/13 — 16:58

習近平、特朗普

習近平、特朗普

如無意外,美國明年一月將換政府。最近很多評論,都在討論美國對中政策會不會大變。我在很多地方都表達過看法,指出拜登對中手法與策略會與特朗普政府不同,會更注重重建與自由世界傳統盟友的關係,並重新加強美國在國際組織的影響力與中國競爭,但制衡中國的基調和大方向不會變。這個判斷是否正確,只可待時間裁決。

退後一步看更宏大的問題,最近學術界,對於美中關係的性質為何,已經展開熱烈討論。其中一個最受注意的,當然就是所謂的美中「新冷戰」論。這種論調,假設現在美中關係惡化的根源,是兩國價值與政治體制的不同,像當年的美國和蘇聯一樣。在 2000 年代提出著名「中美國」(Chimerica)論,說中國與美國已經整合成一個統一經濟體,合作主導世界的經濟史家 Niall Ferguson,最近見到風向已轉,也拋棄了「中美國」論,改說現在美中兩國,已陷入二次冷戰(Cold War II)。

這種新冷戰論,大眾容易理解。但細心思考,便會發現其實不很合乎邏輯。如果說近年美中關係惡化是因為意識形態和政治體系差異,那麼為何現在才惡化?西方現在才知道中共是一個專制政權嗎?

廣告

1989 年六四屠城後,自由世界群情洶湧,制裁中國的呼聲洶湧澎湃。但當時的建制精英,都極力防止美中關係惡化,公開譴責屠城,背後卻向北京保證殺戮不會影響經貿往來。當年的美國總統老布什,在屠城後兩個多星期後寫了一封秘密信件給鄧小平,重申美國不願看到天安門的不幸會影響美中經貿與其他關係。他更在信中,表示中國是五千年古國,美國只有二百多年歷史,中國領導人都清楚知道做甚麼對人民最好,美國無意干預。這封秘密信,現在已經公開,並收錄在老布什離任多年後出版的自傳。

後來克林頓在 1993 年上台,最初想推行人權外交,宣布中國不改善人權,美國就會終止中國貨低關稅進入美國的優惠。但克林頓政府在 1994 年作 180 度轉向,宣布以後中國貨關稅將會與人權問題脫鉤。由此可見,在 1989 年天安門屠殺和 1990 年代中國的加強專制並無導致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新冷戰。從 1990 年到 2000 年代,美中兩國的意識形態分歧越來越大,但並無阻止兩國經貿一體,水乳交融。

廣告

當年美中新冷戰打不成,其實就是因為中國向美國大財團承諾各種在中國市場的優惠與特權,贏得他們在華府成為中國說客,以商圍政。當年中國國企改革剛剛起步,北京所以願向美資讓利,借美資之力,壯大中國企業。美資在中國市場與甘願處在從屬位置的中國企業合作,豬籠入水。

但過了一段時間,很多中國企業通過合法或非法途徑,獲得了美資的技術和抄襲了他們盈利秘訣,在中國政府的幫助下,以更便宜的山寨姿態在中國市場,繼而是世界市場挑戰美資,瑞幸 vs 星巴克,淘寶 vs 亞馬遜,三一重工 vs 卡特彼勒(Caterpillar)。美資被中資擠壓,大概在 2010 年左右開始,美企不再熱衷幫中國在華府遊說,甚至開始支持對中國不利的議案。這乃是美國國會在過去十年對中越來越強硬,很多有關新疆、台灣、香港、中國人權的議案,都能得到大比數通過的原因。

美中交惡,起源於美資與中資從合作演變成惡性競爭。如果要美中關係回到和諧,便要美國企業接受自己成為中資的手下敗將,或是中資收手不再挑戰美資。這兩個的情況,都不能發生,所以美中關係惡化,只會繼續。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