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伊之爭,可能誅死中共

2020/1/9 — 15:17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伊朗空襲美軍在伊拉克的基地後發表講話,指美軍安全無恙,「我們有所準備」。photo image: White House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伊朗空襲美軍在伊拉克的基地後發表講話,指美軍安全無恙,「我們有所準備」。photo image: White House

第三次世界大戰陰霾籠罩中東,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炸死伊朗英雄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成藥引。伊朗隨即報復行動,戰爭似乎一觸即發。新年伊始,特朗普的決定不但影響今年中東局勢,甚至開啟了中東動蕩的另一個十年。

同時,連串事件亦可在當中窺探端倪:伊朗可能有心放軟手腳、「一帶一路」可能收皮、維吾爾人與穆斯林,以及香港角色等。本文將分為(1)前因後果、(2)地緣政治、(3)局勢分析、(4)會否開戰、(5)中俄部署、(6)中國與香港,六大部份闡述來龍去脈。

(1)「代理人戰爭」的禍

廣告

事源伊拉克什葉派民兵組織「真主黨旅」(Kataib Hezbollah)上月底向伊拉克軍事基地發射火箭炮,導致一名美國承包商死亡,四名美軍和伊拉克軍受傷。美軍兩日後展開報復,空襲在伊拉克及敘利亞的真主黨旅設施。

在真主黨旅策動下,伊拉克示威者除夕闖入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破壞及襲擊。在海湖莊園「Chill 緊」的特朗普,談笑間作決定。美軍無人機 1 月 3 日發動「手術刀式」空襲,炸死真主黨旅領袖,以及蘇萊曼尼等人。伊朗隨即採取報復行動,向美軍位於伊拉克的基地發射十多枚導彈,特朗普事後稱無人傷亡。

廣告

伊朗革命衛隊有如「深層政府」,滲入國家經濟及國民生活。蘇萊曼尼所指揮的「聖城旅」更是隊中最精銳部隊。他多年來為伊朗協調中東軍事,被譽為伊朗民族英雄及國家第二影響力人物。美國多年來都想將其暗殺。

在蘇萊曼尼策劃下,德黑蘭在中東的勢力顯著擴大,不但扶植民兵組織,又與伊拉克政府、敘利亞政府、黎巴嫩真主黨等什葉派連成一線,對抗以沙特阿拉伯為首的遜尼派勢力。美國與伊朗,就在藉此在中東進行「代理人戰爭」,伊拉克就是其中一個磨心。

(2) 伊拉克不可自決的惡夢

「左右做人難」正是伊拉克的惡夢,夾在華府及德黑蘭長期角力之間,國土多次被炸,更可能成為戰場。

長久以來,穆斯林國家因派系紛爭不斷。伊拉克遜尼派一直屬少數,2003 年美國入侵伊拉克後,遜尼派的薩達姆候賽因政府倒台。當地什葉派抬頭,不但接管政權,亦與伊朗愈走愈近。

什葉派民兵組織亦日漸壯大,真主黨旅就是其中之一。2014 年 ISIS 肆虐,什葉派民兵組織整合成「人民動員」保家衛國。問題是,他們名義上屬於政府,但與伊朗過從甚密。

伊朗與美國交鋒可能會進一步提升代理人戰爭的風險,使伊拉克一生不可自決。特朗普不選擇穩定伊拉克,可能是不願伊朗過分介入當地事務。對他這個現實主義者來說,一切都是籌碼,呼之則來,若無用就揮之則去。

庫爾德族人之前不正是被他出賣而死去活來嗎?這提醒我們,保持價值及競爭力,是與美國互相利用的必要條件。

(3)中國與穆斯林亦敵亦友

伊朗與朝鮮這些被美國孤立的國家,自然會與中國及俄羅斯走近:中國提供資金,俄國提供技術。中俄伊三國,在 12 月 30 日就罕見舉行海上軍演。俄羅斯成功利用伊朗,在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及也門等扶植勢力,形成「什葉派之弧」,加大俄國在中東的話語權。

中國在該區比較低調,以賺錢為先,奉行不干涉政策,避免捲入衝突。左右逢源的中國既支持什葉派國家,亦與遜尼派國家有生意來往。

所謂「用錢塞住你把口」,當中共打壓遜尼派的新疆維吾爾人時,不論是遜尼派的沙特,或是同文同種的土耳其,這些穆斯林國家都因中國的宣傳、銀彈攻勢,以及國家內政而噤聲,或只能立場搖擺不定。

(4)伊朗有心放軟手腳

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被圍,讓特朗普政府擔心1979年伊朗人質事件,以及2012年班加西領館遇襲事件重演。前者導致卡特(Jimmy Carter)連任失敗;後者令希拉里與總統寶座失諸交臂。特朗普一直希望將美軍帶離中東,有見及此,他雷厲風行以高調行動回應,冀擊殺蘇萊曼尼能嚇怕伊朗,迫使德黑蘭回談判桌以達成交易。這種一啖砂糖一啖屎的極限施壓技倆,他已不止用過一次。

與此同時,這亦能處理朝鮮核問題,警告金正恩,同時制衡中國。問題是,伊朗態度強硬,並不認為自己別無選擇。蘇萊曼尼的死,更加強國內民族主義及反美情緒,月前因經濟不景引起的反政府示威亦因此不了了之,槍口一致對外指向美國。這進一步提升德黑蘭承擔風險的能力。

國家要員被擊殺,牽連人民情緒及國家利益,德黑蘭無法忍氣吞聲,必須高調大膽地報復,所以伊朗核心人物哈梅內伊才會親自主導發射導彈,並在國營電視台大放厥辭、大肆宣揚有多少美國人喪生。

這種中國外交部式的自我精神勝利「打飛機」,主要對象是國內民眾有效。現實是,是次襲擊並無殺死許多美國人,反而是德黑蘭有意減低傷害:在大家休息的凌晨時間襲擊露天地方。加上兩國劍拔弩張,美國必早有防範,根本難以造成極大傷害。所以,唯一的解釋是:伊朗無意令局勢升溫,僅想擺姿態。

(5)會開戰,口水戰

燈神燒生預言「不會」,難免令人擔心事態會朝相反方向發展。不過,就目前情況而言,全面開戰的確機會不大:美國與伊朗,均不願亦不能發動全面戰爭。

美國的西方盟友目前不願參一腳,與特朗普關係密切的以色列則希望保持距離;伊朗死敵沙特亦表示希望各方克制。究其原因,大概是不想成為伊朗的襲擊目標。對伊朗背後的中俄來說,開戰亦不合乎他們利益。於是乎,伊朗適可而止地回應美國。

特朗普亦處之泰然,僅在 Twitter 淡然回應指「一切都很好」,並無立即發表講話宣布報復,反而選擇細心考慮一日後才作正式回應,呼籲伊朗和談,大方得體之餘,亦展示今次襲擊對美國不痛不癢。

伊朗去年 6 月擊落一架美軍無人機後,特朗普稱美軍當晚已準備報復,但他在行動十分鐘前叫停,原因是這會導致伊朗 150 人死亡,稱「這並不符合比例」。到9月,沙特石油設施遭無人機攻擊,美國直指伊朗是幕後黑手,美伊瀕開戰,然後又只是口水戰。

當中重點在於「符合比例」,伊朗今次亦不停強調襲擊是合比例的回應。但相信這並不會是他們的唯一回應,網絡攻擊、恐襲等可能會持續上演;在核協議方面,伊朗反覆在協議框框彈出彈入,一時履行一時不履,但始終不會退出。因為表明試圖擁有核武,等同與協議各國作對,並全面宣戰。而美國,就繼續制裁和制裁。

(6)崑崙銀行仆街,「一帶一路」被斷

北京本來希望利用伊朗及朝鮮,迫使美國分散注意力,使其無法專心應對貿易戰及香港等問題,這就是朝鮮曾揚言會送「聖誕大禮」給美國的原因。但「圍魏救趙」未必能使中共得到喘息空間。

在暗地裡,中國是伊朗的最大貿易夥伴,亦是伊朗與革命衛隊一大金主。中國通常是伊朗最大的石油買家,伊朗原油出口五至七成流向中國,每月購買價值約 15 億美元,幾乎所有的購油款項都通過崑崙銀行支付。據指蘇雷曼尼與生前與中共及崑崙銀行關係密切,控制中伊石油交易及洗黑錢。

美國 2018 年 5 月對伊朗實施制裁,制裁豁免權過後,中國仍從伊朗運取石油。去年 5 月,一艘崑崙銀行的伊朗運油輪駛往香港途中,美國警告港府若容許油輪靠岸或將面臨制裁。特區政府竟指「個別國家的單方面制裁,不屬特區履行範圍」,好大的口氣。若是今日發生,恐怕林鄭就不會如此大聲。

中國同時視伊朗為「一帶一路」中心,接連中東與亞洲沿線國家。這意味中東地緣政治局勢會觸動中國利益,在貿易戰及香港問題處處碰壁的時候,若伊朗動蕩不斷,最直接就是令油價飆升,提高中國成本,使通脹升溫;與此同時,中國亦會被斷「一帶一路」這條水喉。

隨著北韓淆底,加上伊朗局勢不明,中國亦不想反被拖累,所以還是希望中東局勢得以緩和。理論上開戰仍有距離,但這最終仍取決於特朗普的想法,而這個特朗普,總是不可預測。說不定他又突然希望開戰,藉此打壓扼殺中國在中東的長遠佈局,加速中共仆街呢?

(7)總結

歸根究柢,伊朗亦是以各種行動作籌碼,長久消耗美國,希望日後在談判桌上佔有更多優勢;而中俄等國就想加以抽水拎著數。特朗普無理由明知開戰不是個好主意,明知有貿易戰以及朝鮮半島,但又與伊朗對峙,開多條戰線。

他難以理解,但不得不承認是有所盤算。所謂四面樹敵,可能都是同一盤棋的布局。

四年了,難道還當特朗普是一個無腦狂人嗎?無腦如何迫中國簽貿易協議?任期最後一年,特朗普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你以為是俗手、惡手的亂走,拉遠一點看,先破後立,可能收官一刻才知道他的布局。

作者 Medium

(編按:作者非立場新聞記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