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大選務必留意的兩個州

2020/11/2 — 12:15

美國總統大選在11月3日舉行,或更準確應說在11月3日結束,因為美國有郵寄選票和提前投票的安排,11月3日其實是投票的最後機會。事實是,截至上星期六(10月31日),今屆選舉已投票的選民已達9千1百萬,是2016年總投票人數的67%,人數是前所未有的新高。

現任總統特朗普及其代表的共和黨,對上民主黨的前副總統拜登,到底誰會勝出,還需再等待多幾天(也有可能是幾星期)。如果你想重點了解這次選舉的走勢,有兩個州務必要留意,這兩個州就是「搖擺賓州」賓夕凡尼亞州和「傳統紅州」德克薩斯州。

勝負關鍵「搖擺賓州」

廣告

美國選舉前的民意調查,一般會根據結果將各州大致成為五類:深藍、淺藍、搖擺、淺紅、深紅——故名意義,深藍深紅即是十拿九穩的民主黨(藍)或共和黨(紅)地盤,淺藍淺紅則是具明顯傾向但仍有變天可能,而搖擺則是兩者差距處於民調誤差值內,可視為一半一半。(有些民調會再細分至七至八個細項,但大致是如此分類)

今屆選舉,搖擺州份約有八至十個,其餘的都基本上可以預測;但無論是哪個民調都好,都一致同意鐵鏽帶(Rust Belt)三州,即威斯康辛州(Winconsin)、密芝根州 (Michigan)和賓夕凡尼亞州(Pennsylvania)是今次選舉勝負的關鍵:如果拜登得到此三州,基本就可以取得270張選舉人票,立刻宣佈當選;而如果特朗普贏得三州的話,勝選機會就大大提升。事實上,上一屆他就從民主黨手上以些微票數取得此三州,而取得足夠選舉人票成為總統。

廣告

這三州有些有趣的地方。首先它們同樣是長期的「藍州」,由1992年直到2012年六屆總統選舉,都是由民主黨取得選舉人票,直至上屆成為「紅州」;其次是三州向來「共同進退」,自1992年起,七屆選舉裡無論是藍是紅,都是齊上齊落。而當中為何賓夕凡尼亞州最為重要呢?一來它有最多的選舉人票(20張),二來暫時民調顯示拜登領先最少,所以如果拜登能取得賓州,很大機會亦能取得另外兩州。

拜登也深明賓州選情的重要,事實上他也有先天優勢,因為他就是出生於賓夕凡尼亞州;雖然他以前是在賓州旁邊的德拉威爾州當選參議員,但始終使當地人有親切感,這亦有利他爭取鐵鏽帶的票。

那現時民調情況如何呢?根據網站FiveThirtyEight綜合多個民調結果,最新數字(30/10)是在賓夕凡尼亞州,拜登50.1%對特朗普45%,領先5.1%;而另外兩州亦是拜登領先,威斯康辛州8.6%、密芝根州 8.8%。而趨勢上,兩位候選人的差距並沒有因為選舉臨近而收窄,而是由七月起便頗為穩定,因此一般預測拜登能一舉取下三州的機會頗大。而為何威、密兩州領先8%以上仍然是搖擺州份呢?其實確有不少網站已將之視為淺藍,但由於上屆此三州均以不足1%差距由藍轉紅,因此今屆許多人都不敢掉以輕心,寧願以較保守的心態去預測。

直搗「紅」龍 德克薩斯

今屆選舉勝負關鍵在於賓夕凡尼亞州,但如果德克薩斯州由紅轉藍,則會是另一個重大事件。德州由1980年起就是「紅州」,過去十屆選舉都是共和黨勝出,可說是共和黨的基本盤;而且德州共有38張選舉人票,是繼加州之後的第二大州,也是「紅州」中的最大州。不過過去幾屆選舉中,共和黨的選票比例一直拾級而下,由2004的61.1%,下降到2016年的52.2%;而民主黨的得票也由2004年的38.2%上升到2016年的43.2%。當然,光從2016年紅藍得票而言,9%的差距仍是相當之大,但今年又如何呢?

也是根據FiveThirtyEight的綜合民調結果,二人的民調在六月起便不時打成平手,而最新的數字(30/10),則是特朗普48.2%對拜登47.2%,相差只有1%。民主黨的勝算來自幾個因素:一是移民人口持續上升,而移民人口以拉美裔為主,其次是非裔和亞裔,白人佔的比例不足20%,而拉美裔和非裔一般比較支持民主黨。另外今屆在德州參與投票的年輕人亦有大幅增長,根據民調和提早投票的數字,都顯示出今屆三十歲以下選民投票的意慾遠遠高於上屆,有估計將達上屆的三倍。而與少數族裔相似,年輕人亦傾向投民主黨一票,這亦使拜登有使德州轉藍的可能。

雖然現時預測共和黨守住德州的機會仍比較大,但假如德州真的打破了過去四十年的紅色傳統,不單表示共和黨在此次選舉中必敗無疑,亦代表了特朗普過去四年的施政將共和黨最大的票倉拱手讓予對家,這對共和黨來說將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若真的如此發生,共和黨必會出現一波改革潮,或者修正特朗普的路線,或者改弦易轍,總之改革無可避免。

民意調查的可信性和限制

當然,以上的預測,大部份都建基於民意調查。有說上屆選舉民調預測失準,特朗普當選令眼鏡碎滿地,但今屆民調機構汲取了上屆教訓,包括將教育程度進行加權,以及更大程度考慮心意未定的選民(undecided voters),相信預測會比上一屆更準確。另一方面,今屆選舉的高提早投票數字、低心意未定選民人數,也使可能會出現的「害羞侵粉(Shy Trumpers)」影響選舉結果的機會減低。

的確民意調查並非水晶球,它受限於其規模和方法,而且選舉本來就具有不確定性,民調自然不會百分之百準確;因此我們參考民調時,除了純粹看結果,也應該一併考慮趨勢、投票率、民調機構本身的可信度等。

 

作者 facebook page:林輝:旅行寫作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