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大選啟示錄:What democracy is . . . and is not

2020/11/19 — 10:33

特朗普(圖片來源:特朗普fb圖片)

特朗普(圖片來源:特朗普fb圖片)

我有些識見不低的昔日好友,近年成了中共政權的辯士,天天歌頌中國模式比起西方的種種優越,但卻對國內種種弊端視若無睹,不置一言。當特朗普選上總統,並逐漸展現其野蠻和粗暴行徑後,他便如獲至寶,大肆抨擊,說民主不是一樣會選出一位反口覆舌、無視規矩、煽動仇恨的民粹主義者嗎﹖叫大家不要再迷信民主。其實,我和很多人,從來都沒有迷信民主,更不會認為民主萬能,民主並不是「黃大仙」,可以有求必應,民主其實十分 humble,它的最大好處,是可以讓大家和平地撤換政府,修正國家路向 (以及錯誤),但只要大家回顧歷史,就會知道單是這一點,就已經彌足珍貴,這也是今次美國大選給大家的最大啟示,同樣的和平政治權力轉移,可以在中國發生嗎?

民主並非「願望樹」

起初民主到臨,很多人都把它看成「願望樹」,期待它可以為大家解決,各自掛上樹上,形形式式的各種不同問題,實現願望,但結果,隨著期望一一落空,很多人都失望了,甚至因而否定民主。

廣告

1991 年,Philippe C. Schmitter 和 Terry L. Karl 兩位學者,發表了一篇論文,題為 What democracy is . . . and is not,文中提出,人們對民主無疑有太多不切實際的期望,幻想它可以解決所有政治、社會、經濟、行政、文化難題,只可惜,「all good things do not necessarily go together」,民主不一定比非民主國家,一經濟上表現更好;二行政上更具效率;三更有秩序和更易管治;四帶來更開放的經濟。

那麼,大家會問,為甚麼還要稀罕民主﹖民主還可以為我們做到甚麼?

廣告

民主可以做到甚麼?

民主可以帶來:一) 問責; 二) 應民意;三制衡;四透明度;五公民權利和自由保障;六修正錯誤;以及七) 和平權力轉移。

我想今次美國大選的最大意義,就是它體現了前述民主的第六及第七項功能。

時間如飛,晃眼四年,還記得上屆大選,特朗普爆冷勝出,很多民主黨支持者萬分錯愕,甚至無法接受選舉結果,紛紛上街,要求覆核甚至推翻選舉結果,結果一輪情緒發洩過後,權力和平轉移,國家運轉依舊。

四年來,對內,特朗普做出大量分化言行,挑起仇恨,放大和利用人性的陰暗面,更做壞了很多規矩;對外,則開罪大量盟友,破壞國際社會不少多年來辛苦建立的共識 (如退出《巴黎協定》、《伊朗核協議》、世衛、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等),削弱了美國全球軟實力。但反對特朗普者卻沒有訴諸政變,反而靜心等待大選,以選票把他趕下台,修正國家路向。這就是民主可貴的地方,它給予人民和平修正國家路向以及錯誤的機會。

更何況,在國會、法院、公民社會等種種制衡下,就算選出一個惡人如特朗普,他的胡作非為也有個限度,這也是民主另一可貴的地方。

民主可貴在於大家機會和平修正國家路向

不錯,四年前,美國人用民主方式,選出了一個狂人;四年後,或許美國人再次用民主方式,選出了一個庸人。但很多年前,當我讀大學時,政治學者 Karl Popper 的著作早已教曉了我:民主不是用來擇優,而是用來排劣。民主未必可以保證選出一個賢人,但卻至少可以把劣迹斑斑者趕下台。拜登或許真的如特朗普支持者講得那般不堪,但若然真的如此,四年後他們仍有以選票把他趕下台、和平修正國家路向的機會,就如今次大選一樣。

縱然特朗普對選舉結果不滿,兼且他是個人所共知的惡人,但如今他也只能訴諸法律訴訟來解決問題;就算他拒絕認輸,也只能徒然「打打嘴炮」而已;或許今後幾個星期,美國會發生零星街頭衝突,但大家不會認為會發生一場政變。最終權力還是會和平轉移,情況就如四年前一樣。這也都是民主可貴的地方。

民主縱然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但它還是可以做到以上幾點,民主或許需要humble一點,但卻絕非一無事處。那就正如邱吉爾所說過:「民主是最差勁的政府模式------除了其它所有不斷被拿來試驗過的政府模式之外。」(No one pretends that democracy is perfect or all wise. Indeed, it has been said that 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

且讓我們看看中國大陸的情況。

中共未能克服政治承繼的難題

我曾經寫過,中共體制上的一大「罩門」政治承繼的難題。共產主義政體,缺乏一套完善制度和規範,來處理承繼問題,因而往往為政權及社會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甚至惹來一番腥風血雨。

回顧歷史,毛澤東曾先後找了劉少奇、林彪、及華國鋒;鄧小平找來胡耀邦、趙紫陽、及江澤民,作指定繼承人,六人曾分別當上國家主席、黨主席、黨總書等位極人臣、呼風喚雨的職位,但在江澤民以前,以上五人最終卻連自己也保不住,都沒有好收場。

經歷文革的「十年浩劫」,以及八九六四的慘痛教訓之後,鄧小平在晚年,企圖改變這個政治承繼問題上的困局,於是嘗試定下新的政治規則,包括集體領導、廢除幹部終身制,以及及早定下所謂「隔代欽定承繼人」。

於是在江澤民接掌權力時,中共元老先揀了胡錦濤作為隔代欽定承繼人;到了胡錦濤接掌權力時,元老也再先揀了習近平作為隔代欽定承繼人。

共和國七十年只有一次順利交棒

這個安排,起初看來尚算成功,江澤民交棒給胡錦濤,尚算順利及和平過渡,但到了習近平再接棒,腥風血雨再現,「新四人幫」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密謀反撲,習要經過驚心動魄的政治鬥爭,才剷除了「新四人幫」及他們的黨羽。

從中可見,在共和國近七十年歷史中,交棒順利和平,原來只有一次!你沒有看錯,只有一次!那就是由江澤民交捧給胡錦濤那一次,除此之外,在共和國的歷史中,每次政治承繼都牽涉你死我活的政治鬥爭。

更何況,總結歷史經驗,權力愈是高度集中,整肅政敵過程愈狠,到了政治領導交替時,便會愈變得你死我活。

到了今天,憲法也遭修訂,變成「習續無限」,就連隔代欽定承繼人這個用來緩和承繼矛盾的做法,也煙消雲散。

因此,無論今天中國看似如何歌舞昇平都好,到了一天要處理政治承繼,最高領要交棒,權力要轉移時,都可能會引發一場你死我活、腥風血雨的鬥爭,帶來驚心動魄、翻天覆地的變化。

民主並非萬能,也不會「有求必應」,但起碼在這十分重要的一點上,它還是要比中共體制要強得多。

 (本文原先刊登於 11 月 11 日的《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