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大選】專訪孔誥烽:北京樂見美朝野分裂互相攻擊 信兩黨終會接受選舉結果

2020/11/5 — 18:40

美國總統大選在當地時間周二(11 月 3 日)結束,民主共和兩黨兩名候選人在多個關鍵州份的票數仍在點算中,而且十分接近,特朗普陣營在多州入稟挑戰點票,誰可在未來 4 年入主白宮,仍未有定局。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韋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孔誥烽早前分析,若美國大選令當地民意繼續分裂、朝野互相攻擊,是中國最為樂見的局面,他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提到,美國社會相信法治,預料這最壞情況發生機會不大,美國民眾及兩黨最終也會接受選舉結果。

他又估計,目前選情略佔優的拜登若當選,美國在外交上不會有太大改變,「現時指拜登弱軟,特朗普強硬,其實都係選舉期間動員出來的情緒及語言。」

身處美國的孔誥烽接受訪問時指出,美國各州在點算提前投票的政策各有不同,預計未來兩三日將可大致確定選舉結果,但問題是特朗普團隊已開始就多州選舉點票及監督等問題上提告。他指出:「類似官司可能越打越多,甚至可能需由最高法院定斷,由官司決定的話可能再拖得更耐。」

廣告

孔誥烽引述 2000 年美國前總統小布殊與前副總統戈爾的大選爭議,指當時都花了個多月。

最壞結果朝野互相攻擊    中國樂見

廣告

有部份評論認為,在拜登當選後,因特朗普支持者已產生拜登「偷取選舉」的觀念,加上錯誤或未經證實訊息繼續流傳,美國社會越趨兩極。孔誥烽曾在專欄文章指,從中共的立場來說,美國大選,無論結果如何,只要美國朝野團結一致應對「中國的野蠻」,便是最壞的結果,「若美國民意繼續分裂、朝野互相攻擊,導致施政癱瘓,那將會是中國最想見到的結果。」

孔誥烽時強調,這種最壞情況未必會出現。他指,今次大選外界雖有擔心,但暫時氣氛都十分冷靜,耐心等待結果。他認為美國社會相信法治,民眾及兩黨最終也會接受選舉結果,而不少共和黨議員如盧比奧等已出面呼籲大眾靜候結果,不要被假資訊影響到。他解釋,共和黨政客始終會考慮到自己政治前途問題,不會煽動民眾有所具體行動或行為。

孔誥烽估計,若特朗普最終落敗,他未來仍會在黨內擔當重要角色,他的政治影響力不會消失。

美國自由派媒體在今次大選的角色遭部份人詬病;孔誥烽指,特朗普一直對媒體充滿敵意,理解此類媒體不會支持特朗普連任的立場,但他同時指出, 2016 年特朗普曾被指通俄,當時主流媒體也花了不少篇幅報道一些頗離譜,但未經證實的傳言。

他認為,今次選舉中媒體在處理不利拜登的新聞,特別是兒子醜聞時,未有提及相關新聞,做法雙重標準。他認為媒體應盡責披露和報道此類事件。他認為今次不少民調的誤差比上屆更大,一些媒體也「照單全收」報道,也需要有一定檢討。

相信大選言論   不影響港人向新政府合作游說

今次大選也引起不少港人注意,孔誥烽認為雖然非美國人沒有投票權,但有傾向某一候選人是平常事,只要不介入或干預選舉也沒有大問題。他寄語港人,特別是民主運動的朋友,在選舉過後,都要向新任政府尋求合作、游說,以及接受其合法性。他認為只要雙方有合作及互惠關係,相信言論不會影響雙方關係。

拜登現時選舉形勢暫時佔優,有不少港台評論擔心美國對華態度將會變弱,但孔誥烽認為外交上不會有太大改變。他指:「現時指拜登弱軟,特朗普強硬,其實都係選舉期間動員出來的情緒及語言。」他反問:「若細心、客觀地分析,特朗普是不是大家想像中強硬?拜登是不是想像般軟弱?可能係相反都未定。」

特朗普關注貿易協議   對中國未必想像中強硬

他指大家對特朗普強硬的印象,很多是因為特朗普於 Twitter 的「串咀」言論,是「有點誤導」。他認為特朗普實際上的行動,對中國未必是那麼強硬。他指出,特朗普上任後,美國就香港、新疆、台灣問題似乎是與中共對著幹,但這些政策其實也是國安系統及國會主導,很多時實際成果也是源自共和、民主兩黨的共識。

他更指,特朗普在 2017 年剛當選時暫緩了奧巴馬的南海航行行動,態度也對中國相當客氣;反而是民主黨當時猛烈批評特朗普對華態度軟弱,令亞太穩定受損,使中國坐大。最終在國會壓力下,以及與北韓及中國的談判無成果後,特朗普才「惱羞成怒」改變對中國態度。

孔誥烽坦言,特朗普最關心的都是貿易協議,所以即使特朗普連任都仍然有隱憂。他認為,如果中共就貿易或北韓問題在表面上幫助特朗普,特朗普對華態度有機會完全改變。

孔誥烽再舉例,特朗普最近曾打算派官員與台灣開展經濟雙邊對話,最後因擔心行動觸怒中國、令選舉前美中臨時貿易協議「破功」,而未有進行。他認為這些動作都顯示特朗普有可能因眼前利益而對中國「鬆章」。

相反,拜登一直以來對中態度都是「跟大隊」,而對一些對中國比較友好言論也是普通的外交措詞。「拜登係咪比較軟弱呢?呢個印象,也未必是正確。」

拜登如上台   料利用 TPP 孤立中國

他相信拜登在上任後,會繼續奧巴馬時期圍堵中國的《自由貿易協議 (TPP) 》以及南海航行策略,因此拜登也不是特別親中。孔誥烽強調,即使拜登對中國有個人偏好,但因為美國外交政策最終也是由國會及外交、國安體系主導,所以也不是太擔心。

孔誥烽認為,不同人入主白宮,最主要分別都是手法。他指 TPP 與貿易戰,目的一樣是要求中國改變,但 TPP 是聯合多國圍堵中國;貿易戰則是透過關稅單邊打擊,卻遭人批評反而將美國盟友推向中國,實際上中國在貿易戰中態度依然強硬,未有改變。

他也引述不少人批評,中國在不同國際組織中坐大,不是因為中國特別受歡迎,而是美國疏於維持影響力,令中國從中擴大。他認為特朗普政府不僅對中國惡言相向,對很多盟友也是惡言相向,令美國更孤立。他認為拜登一旦上台後,應該會重新建立與盟友關係,以此孤立中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