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香港人看香港人看美國大選

2020/12/15 — 20:51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來源:The White House Facebook)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來源:The White House Facebook)

美國大選,經過個多月的瘋狂劇情,終於在選舉院(Electoral College)正式投票後塵埃落定,特朗普雖然表面還是死雞撐飯蓋,但是我估計他背後已經計劃落台後怎樣保命,相信紐約是不會放生他的。我預言(純主觀)他會借口被政治迫害,然後逃亡出國,從而避免被拘捕控告。且看我會否比一些說他一定贏的美國的基督教神棍,或者香港的算命術士更準吧。

香港人看美國大選

作為一個美國香港人,我非常留意香港人在這次選舉中的反應。特朗普輸了,肯定打碎了很多人的玻璃心。這次香港人對美國選舉的瘋狂程度,是難以想像的。香港特朗普的粉絲,很多就似給人洗了腦,自己不是美國人,沒有投票權,也沒有幾個朋友親屬在美國,卻以為自己是他的助選團一分子。

廣告

有人解釋,因為香港人被中共壓迫得太厲害,所以有一個看似大力反共的強人出來,就當他是救世主。他們不會讀一讀歷史(其實只是近年的新聞),看看特朗普和他家人在中國的利益;他可以怎樣下一秒就為個人利益出賣盟友(遠的不說,近期看他怎樣對自己任命的國防部長和司法部長);也不會讀一讀學者如孔誥烽教授等對美國國策的分析,卻只聽一些 KOL 的胡言亂語,就以為自己是國際問題專家。更有「專欄作家」赤赤裸裸的說,他不理特朗普在美國和全世界怎樣搞得一塌糊塗,怎樣破壞人權、普世價值、和民主制度,只要他反共,就要支持。

對這種「真小人」、完全自我中心的講法,請香港人醒一醒:為什麼世界要支持香港人抗爭?香港人有什麼「著數」給他們?如果講「著數」,可以比中共能提供的更多嗎?香港人要求世界支持,理由就是人權、普世價值、和民主制度!如果自己聲明不支持這些原則,為什麼世界卻要支持你?這「專欄作家」爭取的,不是民主人權,只是想跟個「有著數」的黑社會「大佬」,典型的「公公心態」。

廣告

用陰謀論來解釋陰謀論

一般香港人的反應,還可以用「情緒」來解釋。但是那些在 YouTube、Facebook、和報章(紙媒或者網媒)上亂講的 KOL,就未必這樣簡單。這些 KOL,故然有不知甚麼背景的隱形人,但是也有資深傳媒人,資深銀行家/大學教授等,他們對偽消息和陰謀論擁抱的程度,已經是遠超過「情緒」的範圍。

有甚麼原因會令這些應該是講理性和事實的 KOL,不惜放下自己應有的知識、分析能力、查證的責任等,來推銷撐特朗普的陰謀論?理性上我實在想不出來,所以唯有出「斗轉星移」這招,用陰謀論來分析一下。

1:吸金

我很多朋友認為,這些 KOL 繼續發放撐特朗普的陰謀論,為的只是哇眾取寵,吸睛和吸金。網上世界,點擊率愈高,就收入愈高。因此,KOL 和他們的特朗普粉絲就形成了一個生態圈,愈出位就愈高點擊率。「為兩餐乜都肯制啦,前世!」,講甚麼普世價值、人權民主?紅粉不是也可以「反美是工作,移民美國是生活」麼?「搵食大晒」,這正是香港精神。

2:有糧出

不只是吸金,而是有人出糧。收了錢,就要替老闆做事。但是,誰是老闆?為什麼要請香港這些 KOL 做啦啦隊呢?這就讓大家想像一下好了。

3:等招安

有一個 KOL 是讀歷史的,他一定知道,想從當權者身上得到最大的好處,就是先擺個反對派的姿態出來,再等招安。這比根正苗紅的會更容易上位。近年香港的忽然愛國派,不是令到傳統愛國派很不滿嗎?(不過,被招安的通常都沒有甚麼好下場,不知道這個讀歷史的 KOL 又有沒有讀過呢?)

4:是「鬼」

最危險的陰謀,就是這些 KOL 其實是「鬼」。明撐特朗普,目的是散播幾個信息:一是美國的民主制度,是一塌糊塗,比中共更黑暗;二是你們香港人依賴的拯救世主已玩完,沒有人會幫你了,做港豬還可以先食肥才被人劏;三是宣傳中共無敵論,美國也被它玩弄於股掌之上,香港怎樣可以和他對抗?

對上面的陰謀論,我有證據嗎?甚麼也沒有。但是,陰謀論,是不需要證據,也不需要 fact check 的。

思考問題

還有幾個有趣的邏輯問題,請香港人想一想。一個是:說中共操控了這美國大選?但是,中共連 2019 年香港區議會選舉都操控不了,卻可以操控 2020 年美國大選?如果中共操控選舉這樣利害,為什麼對在中國的選舉卻怕得要死?搞次大選,讓共產黨華麗轉身成為民選執政黨不是更好嗎?又如果要舞弊,為什麼只操控總統選舉,而不操控國會議員?美國選舉是一張選票選幾十個項目,既然搞操控,為什麼只操控一個項目?

另一組問題:如果說最高法院不支持特朗普,一定是已經被收買。這樣,三個特朗普委任的大法官,都是已經被收買了的。那麼,問題來了,特朗普連續任命三個被收買了的大法官,是因為他也已被收買?如果不是,又怎樣解釋那三個大法官的判決?

特朗普的粉絲會回答這些問題嗎?

民主的核心:制衡

一年前我寫了〈降魔,入魔,成魔〉一文,指出為了降魔,有時也要用點魔界的方法。但是這有不能忽略的危險,就是一入魔道,隨時成魔。我希望現在香港那些 KOL,只是因為想降魔而墮入魔道,而不是原本就是化了粧的惡魔爪牙。

但是,在文章中我也指出,防止成魔的最有效方法,就是制衡。這次大選就充分表現出制衡的重要。特朗普以為任命了三個大法官就可能為所欲為,幸好法庭可以維護憲法。另外,聯邦與地方政府的分權,也證明了制衡的重要。多個共和黨州長和官員,可以堅守自己的崗位,保衛屬於地方政府的選舉權,因為他們不用賣總統的賬。

對追求自由、民主的香港人,我相信時候一定會來到的。但是,也希望大家能參考美國這大選,明白民主不只是普選那麼簡單。在建立制度時,需要特別關注怎樣達到制衡,使制度可以抵受衝突。

 

原文刊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