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印尼皆已反制中國間諜ㅤ那台灣呢?

2020/7/27 — 14:48

資料圖片,來源:Nick Agus Arya on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Nick Agus Arya on Unsplash

美國下令 72 小時內關閉中國駐休斯頓總領事館。在說明原因以前,中國官媒說是因為美國使領館人員要回中國拒絕檢疫而採取報復行動,美國後來則說明因為它是間諜中心,真相也就大白了。

各國的駐外使領館都要負責蒐集所在國的各種資訊,這很正常,也有參與明顯的間諜活動者會被驅逐。但是中國的駐外使領館與其他國家不同點在於它還負責指揮當地僑民為中國服務,甚至組織地下黨,挖所在國的牆腳。這顯然是一種策反行為。中共最喜歡說的顛覆活動,這就是典型,他們卻做賊喊捉賊的無恥。美國這次也說,他們是做的太過分了。

70 年前我在印尼時,中國就是這樣做的;23 年前我移居美國時,中國也是這樣做的。九七前的香港新華社與九七後的香港中聯辦,因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與政治關係,中國更是肆無忌憚的打正旗號,他們就是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九七前是香港的另一個權力中心,九七後是香港的太上皇,並逐步從幕後走到幕前,但是共產黨員身份卻沒有公開,繼續從事秘密工作。

廣告

對中國駐外使領館的間諜中心問題,我在回憶錄中都有敘述,但是只能比較簡單的敘述。這裡不妨再補充一些資料。

1950 年 4 月印尼與中國建交,最先在首都雅加達設立大使館與總領事館。與其他國家不同,其他國家首都是大使館,總領事館在其他大城市,在印尼卻是同在首都。什麼原因不清楚。

廣告

中國第一任大使王任叔就是著名作家巴人,1926 年 7 月在廣州,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秘書處機要科秘書、代科長,此時也成為中共黨黨員。也就是他有「跨黨」身份,是蔣總司令身邊機要秘書、代科長。期間有多少機密流入中共手裡?1941 年 3 月王奉命去香港,7 月由八路軍辦事處派赴新加坡做地下工作;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的 1942 年 2 月流亡到印尼蘇門答臘,被日軍追捕而匿居在叢林中。二戰結束後再被荷蘭軍隊逮捕,但被中共營救輾轉回到華北根據地。然後再派到印尼做大使。1952 年他回北京,1954 年回到文化領域工作。但是 1959 年被毛夫人江青的親信康生點名批判資產階級人性論。實質卻是因為他是蔣介石的奉化同鄉,又在蔣身邊工作,都成罪名。文革更被批鬥為叛徒,精神崩潰遣送回鄉死在茅草房裡。

第一任駐雅加達總領事是何英。他是海南人,軍人出身。中共建國前曾任中共中央海外工委委員、第四野戰軍師副政委等職。海外工委就是領導海外地下工作。因為是「紅區黨」,回國後仕途一帆風順,做到外交部副部長,還兼僑聯工作,出訪各國,文革中也未受衝擊。

中國大使館在 1965 年 930 政變事件後,據說因為印尼共產黨第一副主席魯克曼逃到中國大使館避難,加上中共對印尼的顛覆活動,而被反共反華的印尼學生圍攻焚燒,最後撤館斷交。中國駐印尼代辦姚登山回到北京成為英雄而擔任外交部造反派頭頭,參與後來的火燒英國代辦處,被諷為「姚登天」。

我們中學的青年教師及年齡較大的同學,也有被吸收的地下黨員,每星期六晚上到總領事館「看電影」,其實就是過組織生活。中共外交人員來到印尼後,左派華僑就組織雅加達僑團總會對抗原先的右派親國民黨團體,例如老資格的洪門。左派機關報生活報社長找商人統戰對象黃周規出任,執掌編輯方針的總編輯就由地下黨的王紀元出任。1942 年他藏匿在日惹,改名李樹華,因為把我扛在他肩上奔跑讓我很有印象。1976 年我移居香港時,他負責香港的中共文化出版工作。但是我即使沒有工作也沒有找他幫忙以免失去做人的自由與獨立性。

當時雅加達三間初高中的華人中學,兩間的教導主任是 1920 年代資深中共地下黨員,其中一位是毛澤東湖南師範的同學,兩位校長則是統戰對象。另一間則是右派學校,以英語教學。左派學校畢業生大都在高中畢業後回到中國獻身社會主義事業,才知道中共當年文宣的厲害,已經後悔莫及。然好些回到香港後又被中共利益收買。而現在的東南亞華裔大都頭腦還沒清醒,因為中共的滲透尤甚以往。

至於美國,我們在紐約參與好些活動,當然也發現中領館在操控紐約的親共華人團體。常常與台灣社團、中國民運及法輪功團體對峙的,廣東人親共社團的代表人物是梁冠軍,有許多流言傳說他的黑底;來自台灣親共社團的代表人物則是和統會的花俊雄,在聯合國廣場前面的集會中,我們相互叫罵,花俊雄向我們比中指,我都拍了照。

其後來紐約的中國移民以福州人、溫州人為多,尤其是福州人組織了好多同鄉會,都聽命於中領館。即使申請政治庇護被批准,也立即向中領館報到申請新護照。然後在香港七一主權轉移日,或中共國慶,他們都會奉命出來遊行;中國或台灣國家領導人訪問紐約,親共或反共僑民也會聚集歡迎或抗議。這些活動我們都是自願的,他們就有「車馬費」,費用也越來越高,當然由中領館報銷。

更糟糕的是中領館插手僑團干預美國官員與議員的選舉。由於中國移民越來越多,即使台灣出身的議員,也得向親共僑團拉票而要為他們服務,包括反美的政治活動。即使美國議員,面對越來越多中國移民,也要妥協,如果加上捐款,問題就更複雜了。這些情況美國政府過去不是不知道,就是不理,現在要清理困難許多,然而猶未晚也。希望再接再厲,才能徹底解決。

在印尼、美國、香港是如此,台灣呢?國安部門心裡有沒有底?

 

原刊於《新頭殼》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