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聯社牛津調查:中共以戰狼式論調及大量假帳戶打網絡戰 已奪不對稱優勢

2021/5/12 — 9:44

資料圖片,來源:Soumil Kumar @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Soumil Kumar @ Pexels

五毛、網軍,不少人對此些名詞並不感陌生,但實際他們怎樣在西方社交平台上「帶風向」,開發「網上戰場」?美聯社與牛津互聯網學院(OII)展開調查指,當中涉及大量假帳戶不斷轉發中國外交官與官媒帳戶的帖文,擴大宣傳範圍,而往往沒有披露的內容其實是由政府資助。

美聯社指,不論是國內、國外,中共早已視網上輿論為國家的「主要戰場」,在 2013 年習近平上任後曾表示:「互聯網這個戰場上,我們能否頂得住、打得贏,直接關係我國意識形態安全和政權安全。」他們指中國與其他國家一樣意識到社交媒體對於擴大信息傳遞和增強鞏固權力的價值,而不受限制地使用西方社交媒體,更令北京於全球影響力鬥爭上得到了單方面優勢。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資深分析員 Jacob Wallis 指,「這為西方民主國家帶來巨大挑戰。鑑於中國已經封鎖他們的互聯網,我們沒有同樣的能力影響國際受眾⋯⋯這(為中國)創造明顯不對稱優勢。」

廣告

美聯社舉例,最近離任中國駐英大使的劉曉明就是中共在網上戰場上「其中一名最成功的網軍」。自 2019 年 10 月加入 Twitter 的他,利用自已的公眾形象,成為中國大陸「戰狼外交」典範,擁有近 11.9 萬名追蹤者。由 2020 年 6 月至今年 2 月,他戰狼式攻擊西方反華論調及異見者的帖文,已被轉發近 4.3 萬次。然而,調查指這一切都是虛構出來的觀感。

他們發現超過一半轉發劉曉明帖文的帳戶都已因違反使用條款被 Twitter 封鎖。整體而言,從那段時間內,每十個轉發中國 189 名外交官帖文的帳戶中,就超過一個已在三月一日前被 Twitter 封鎖。不過這仍無阻他們繼續採取此種手段控制網上輿論,甚至乎網上開始出現新一群以偽裝英國公民的假帳戶,繼續推廣親中言論。在這類帳戶在上月及本月初被發現及封鎖前,他們的轉發及回覆次數已超過 1.6 萬個。

廣告

美聯社指,現時 Twitter 及 Facebook 上有至少 270 個活躍的中國外交官帳戶,連同官媒帳戶,估計中國政府一共操控著 449 個帳戶,並在 2020 年 6 月至 2 月期間發表近 95 萬次,並被「讚好」3.5 億次,回覆及分享達 2,700 萬次。這些外交官帳戶更是近兩年才加入 Twitter 。

研究人員指,這些假帳戶就是在利用「假流量」,試圖營造出親中言論獲廣泛支持的假像,同時更可扭曲 Twitter 演算法,令更多真實用戶接觸到這批親中、由政府操控的假言論。報告指,雖然單一假帳戶可能看起來沒甚麼影響,但以此時間及規模發展,這類網絡將可扭曲資訊環境,增加中國主導訊息的接觸層面。專門研究社交網絡的澳洲昆士蘭科技大學講師 Timothy Graham 形容,透過長時間、慢慢地帶風向,將可造成巨大的影響。

報告認為,雖然 Twitter 有封鎖帳戶,但往往都來得太遲,需時至少數星期至數月。研究人員辨識到 26,879 個帳戶在被封前,曾轉發中國外交官或官媒帖文近 20 萬次。而這些假帳戶的轉發數量,往往都佔一大部份,有時甚至超過一半轉發數。

Twitter 回應美聯社時表示,不少帳戶被禁的原因是因為涉及操縱,但未有提供進一步資訊,而美聯社也指他們難以確定被禁的帳戶是否由政府所資助。Twitter 在聲明指,他們正在調查有關活動是否與國家行動相關,「如果我們有明確的證據證明涉隸屬政府的資訊行動,我們的首要任務是移除涉事帳戶。當調查結束後,我們也會在公共檔案庫中披露所有帳戶和內容。」

美聯社亦指,雖然中國政府在 Twitter 及 Facebook 上相當活躍,但兩個平台都未有始終如一地標註著涉國家發佈的內容。不過 Twitter 回應指,他們有遵從標記高級官員的政策,但非所有外交官員都會被標記,卻未有進一步解釋有關準則,也拒絕提供已被標記的中國官員名單。Twitter 至 3 月為止,只標示了 14% 中國外交官員帳戶,部份甚至是已認證的帳戶。

中國外交部則否認相關指控,「沒有所謂的誤導性宣傳,也沒有輸出任何線上輿論指導模式。」又再次促請各方「放下成見、脫下有色眼鏡,以開放包容的精神,保持著和平、客觀及理性態度」。

報告指中共在網上塑造輿論的系統,已遠遠超出了審查制度。中國宣傳部門的預算文件中,也提及受訓的在線評論員團隊任務,而中國的大學也公開地發表有關「在線評論員」和「青年網絡文明志願者」團隊的公告,這些志願者由「熱愛祖國」、並致力消除負面影響,傳播積極能量來左右公眾輿論的人士所組成。一些私人機構也會承包協調社交帳戶工作。德國馬歇爾基金會 (German Marshall Fund) 亞洲計劃研究人員 Mareike Ohlberg 指,中國東北部一個公安部門就想購買一套「智能留言系統」,以不同 IP 地址及帳戶在不同平台上留言。他直指,「這只是中共在國內做了很久,是自然而來的擴張⋯⋯他們怎會在海外就改變此模式行事?」

來源:美聯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