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肺炎殺到德國】八千萬,thx?放下情緒,風暴即將來臨。

2020/3/17 — 14:50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總結:如果要睇建議,直接跳到文末即可。

二月尾,我已經講咗,四月德國會有社區爆發。我當時仍然話我希望炒車。

係,我真係炒咗車,不過係炒到爬頭:德國今日最新感染數字係七千幾人(實際感染數字係幾多,真係無人知),終於宣佈封關鎖國,已經唔係我講嘅社區爆發,而係「災難式爆發」(拜仁州已經宣佈地區進入災難狀態)。

廣告

不過一切都已經太遲,我相信德國會變成下一個意大利。西班牙其實已經早德國一步,踏入醫療系統爆炸嘅階段。嚟緊兩個禮拜,十分之關鍵。

我唔想再討論有關戴唔戴口罩嘅問題,德國政府嘅責任問題,同埋德國病毒學專家講嘅嘢啱唔啱。

廣告

三個禮拜之前,我已經有一種「抑鬱」嘅感覺(我老婆係心理學家,話呢個字唔可以亂用,咁可能係「沉重」啦咁)。感到沉重嘅原因,唔係因爲同德國人爭拗得多。

我經常會講我自己睇法,但從來都唔會同德國人就疫情爭拗,爭拗係無意思,民風唔會由你一個人開。就算啲德國記者搵我問冠狀病毒嘅睇法,都係多啲想知道我有無被歧視呢啲爽口嘢,當我表達出我對疫情嘅擔憂,佢地就唔再有興趣知道我嘅諗法。但係我都唔會話失望。

望一望個日曆,今年夏天,我喺德國生活嘅日子,就有足足十年。從對德國毫無認識,重新經歷牙牙學語,到喺呢度有自己嘅事業,有自己嘅家庭,生埋仔,起埋屋。其實德國,對於我呢個香港人嚟講,係一個確確切切嘅命運共同體。

我成日同人講,我自己係德國教邪教教主,對於呢個民族,呢個國家,我係有一種感情。如果作為一個香港人,你要好肉麻咁問我愛唔愛香港,我會講我愛,我對香港有一種家鄉先能夠勾起嘅關切同懷念。而你問我愛唔愛德國,我都會講話愛,因爲過去十年,我喺德國呢片土地上,塑造咗我人生新嘅一頁,我喺德國已經落地生根。

當你噚日先睇完新聞,話意大利醫生只能選擇無慢性疾病,又年輕力壯,有康復機會嘅年青人嚟救治,其他人只能夠等死,同一時間今日你又見到鄰居三五個家庭嘅小朋友同大人仍然趁住天氣回暖嘅一日,全部聚埋一齊開 party,你唔會覺得嬲,你唔會話「點解你唔戴口罩」,「一早話咗你啦」,你唔會笑啲之前話「肺炎咪即係流感」依家收哂聲嘅人。

你只會覺得抑鬱。

德國嚟緊將會經歷一場公共衛生災難,好多人會死,經濟會大倒退,政治上嘅動盪亦都會緊接而來。經歷過沙士嘅香港人,可能會憤怒,會無助,屋企甚至會有爭執,但係我真係無呢啲感情。大家唔係風水佬,俾你預視到德國醫療系統將會崩潰,你都無利可圖,無獎攞嘅嘢,唔好做。

我以前消防局嘅同袍依家要輪多更,小朋友搵唔到人照顧。

我老婆有個朋友,下個禮拜生仔 — 不過老公唔俾入產房,依家醫院全面封鎖,唔俾「探訪者」進入,老豆都無面俾。

我外母免疫系統好差,中肺炎基本上就代表要預咗入棺材,依家自己一個人住,出街都要提心吊膽。

我做護士嘅朋友,取消哂所有假期,唔俾仔女見爺爺嬤嬤,怕自己惹到小朋友再惹到俾自己父母,間接推自己親人去死亡邊緣。

我身邊有人係單身媽媽,唔知道呢段時間點安排個仔見老豆,亦都好怕自己病咗,照顧唔到仔仔。嚟緊呢幾個月,要兩個人相依為命。

我呢?月底本來安排好哂啲嘢,打算喺屋企開一班「德文極密集課程」,作為建立「黃色德文學校」嘅第一步。行程、課堂內容,甚至連餐飲同七人車都安排好哂,依家都被逼要取消。投資咗嘅金錢時間心血泡湯,損失都有限,見到自己嘅計劃胎死腹中,德國「康復」遙遙無期,真係一個更加沉重嘅打擊。

不過相比起其他人,我地屋企情況仍然係好好。

你話我怕唔怕中招?我都怕……嚟緊呢段時間,我已經萬萬吩咐屋企人要斷絕同外間嘅所有接觸,我會幫佢地買餸同處理其他要外出嘅事務。作爲呢個大家庭唯一一個男人,如果我真係病咗,咁點?

要佢地出去,我更加唔放心。經歷過沙士,我諗香港人都有一對「病毒監測眼」,所以點戴口罩,點消毒雙手,點避免接觸有可能有病毒嘅表面,我地都好清楚可以點做。我見過好多德國人,戴住口罩,不過呢頭開咗個門,摸完個門柄,之後就摸自己塊面,咁老實講,真係不如唔好戴口罩,浪費資源。

幾個禮拜前,我姨仔仲笑我,學其他人買咁多乾糧儲備,世界末日咩!「都係唔好笑你住,遲啲分分鐘要你分返啲俾我。」

咁講其實咪又係笑 9 我……

上兩個禮拜,我去買餸,我同我老婆講,我買多一次儲備。佢話我地已經有,點解仲要買多次。我話,買多啲無死嘅。

其實我係買定,等有需要嘅時候可以俾我姨仔……

係,德國人唔鍾意人戴口罩,可恨。

係,德國人無憂患意識,早兩日仲出去開 party,白癡。

係,德國政府慢人幾拍,無承擔,抵鬧。

但係我唔會話啲人抵死。我唔會話「睇下邊個可以笑到最後」。

因為死嘅人,可以係你身邊嘅人。每次我諗到呢度,我都嬲唔出。

因為德國人防疫意識低下,大家就要「八千萬,thx」?有呢啲心態嘅人,都幾肯定係德國嘅過客。

如果覺得德國唔只係你人生嘅一個中途站的話,留低,好好準備度過呢一場風暴。

1. 唔好怕德國人眼光!如果外出係會有同人交談嘅可能性,戴上口罩。我呢幾日戴,啲德國人仍然會望,不過已經無誇張嘅表情。我好相信好多德國人已經接受咗口罩呢一個防護裝備。如果你無的話,可以喺 Facebook 德國人群組入面問,少量緊急自用,好多人都可以讓出幾個出嚟。就算無口罩都好,用布口罩,圍巾之類嘅衣物擋一擋,我認為用簡單嘅科學邏輯,阻止到飛沫到達面部,點都有一定效果(前提係要用完之後清洗)。

2. 仍然未買儲備的話,依家好買,因為你依家應該已經好難買得多,而遲啲情況只會更差。我估計有一段時間,係會持續供應緊張。如果你唔夠儲備,就要成日出去買,買唔到就要出多幾次撞正佢返貨嗰下先買到,風險會增加。至於要買咩,好多網站都有建議。主要都係十日乾糧(麵、米、麪粉我已經見唔到),唔同類型嘅罐頭食物,少少油鹽糖就夠。水的話,理論上都要,實際上我自己無好多儲備,我假設今次疫情唔會影響到水嘅供應。

3. 除咗避免外出之外,亦都要避免所有有可能危害健康嘅活動,唔好話無嘢做,就去油下窗臺出面嘅油,或者見無咩人出門口,就出去遊車河飛車,自己去野外做運動揸下 mountain bike。我認識做專科手術醫生嘅鄰居,佢講話醫院估計兩三個禮拜之後,德國醫療系統會受到全面衝擊,依家所有非緊急嘅手術已經取消(就算連部分腫瘤切除手術都唔做住),全部病房開始轉成專醫呼吸性疾病嘅病牀,就算佢係做手術嘅醫生都好,都已經要接受操作呼吸機嘅訓練。德國嘅醫生護士其實都有哂心理準備,不過疫情一爆發,就算成個醫療系統超負荷運作,都仍然有人會得唔到適當嘅治理。就算你無中肺炎,但係如果醫院無哂病床,全部醫生都去哂 ICU,或者醫護病哂,你跌斷腳,炒車都可能分分鐘無人幫你醫。我都求神拜佛,希望一家人,尤其係仔仔呢幾個月身體健健康康。

4. 唔係因為自己經歷過沙士,就高人一等,唔好咁諗。如果身邊嘅德國人開始驚慌,唔好再落井下石,沙士嘅經歷,可能會俾到我地創傷過後嘅自信,咁你就更加需要伸出援手,等身邊嘅人體驗到香港人嘅抗疫質素。我知道好多香港人一肉緊,就好容易激動。用另一角度睇,呢個係一個「香港人獅子山下體現香港精神」嘅契機,係唔係(笑)?……

最後,祝所有喺德國嘅香港人,健健康康,平安渡過呢一場世紀疫情。Bleibt gesund!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