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斯人在烏克蘭之家」負責人 Vitaly Shishov (網絡圖片)

脫白者走不出的白俄封鎖線

【文: 忠誠勇毅 心繫俄羅斯 Loving Russia with Honour, Duty and Loyality】

自去年起反政府示威被鎮壓後,白俄羅斯(白羅斯)的獨裁統治及封鎖愈加嚴重,不少抗爭者只得流亡海外,但即便走到對抗爭者友好的國家,有時也逃避不了白俄當局的恐怖統治。異見記者被迫降白俄擄走,正是一例,最近就連逃亡至烏克蘭的異見人士及在日本作賽的運動員,也遭獨裁的魔爪所波及。

代表白俄羅斯出戰東京奧運的田徑運動員齊瑪諾斯卡婭 (Крысціна Сяргееўна Ціманоўская) 本來是一名「我討厭政治」的運動員,即便不少運動員紛紛因不滿白俄總統盧卡申科的獨裁而拒絕出賽,仍繼續代表白俄羅斯參加東京奧運,只為爭奪獎牌。只是,當教練強行把原本參與 200 米短跑的她調去參加 1600 米接力賽時,她只是單純在社交媒體罵教練做法失當,便被教練命令她馬上回國,教練更稱命令來自「高層」。為了避免回國後被處以不當的處分,齊瑪諾斯卡婭決定聽從家人的建議,在機場尋找日本警察幫助,再輾轉波蘭駐日大使館,得到政治庇護,而其家人包括男友則前往烏克蘭避難,躲過白俄當局的迫害。齊瑪諾斯卡婭前往波蘭時,更在使館職員安排下臨時轉乘另一前往奧地利維也納的航班,以免遭白俄特工如同加害被虜走的異見記者般迫害。齊瑪諾斯卡婭安全到埗後,則主動講述她所遭到的迫害,更言即使她不理政治,政治也會找上她。至於試圖迫齊瑪諾斯卡婭回白俄的教練們,雖然一直聲稱齊瑪諾斯卡婭是因出現精神問題而被強制送回白俄,但奧委會仍是決定把涉事教練先行調走,以免對仍繼續作賽的白俄運動會造成影響。

齊瑪諾斯卡婭的故事可說相對幸運,但並非所有人都如此幸運。協助異見人士流亡烏克蘭的「白羅斯人在烏克蘭之家」負責人希紹夫 (Віталь Васільевіч Шышоў) 便在齊諾斯卡婭出逃的同一日,於其烏克蘭住所附近的公園跑步期間失蹤,後來發現被吊死在附近的公園,臉上被發現有傷痕,懷疑生前被毆打殺害。希紹夫在死前曾準備在基輔舉行反盧卡申科遊行,幾日前曾向朋友表示被陌生人跟蹤,故烏克蘭當局不排除他是被白俄特工殺害。

自迫降航班事件後,白俄羅斯與歐美各國關係更為惡劣,盧卡申科以北韓式閉關鎖國的方式來加強對國民的控制,但就連身處外國的烏克蘭人,也面對被白俄特工加害的命運,就如北韓會派出特工控制在外工作的北韓人及暗殺逃亡他國的脫北者 一般。要保護這些異見人士,只能靠各國的努力,以及以外交手段迫盧卡申科重回談判桌,改變其北韓化的傾向。只是,戀棧權力的盧卡申科,正如同北韓的金氏家族般,不惜以瘋狂的手段來維護權力,使白俄羅斯成為名符其實的歐洲北韓。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