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我毀滅的帝國

2020/10/31 — 11:18

美國白宮(資料圖片,來源:The White House Facebook)

美國白宮(資料圖片,來源:The White House Facebook)

美利堅實在是一個得天獨厚的國家。東西兩大洋,南北無強敵,土地遼闊,資源豐富,人才充沛,科技先進,完全有條件成為史上最強大的帝國。然而這個二戰後的頂級強國,現在卻站在毀滅的起點。美國現時最受全球矚目的話題,當然是大選及拜登家族的醜聞。不過外國在敲鑼打鼓空著急,美國國內卻只有少數媒體有報導事件,多數主流媒體輕描淡寫,甚至連 Facebook、Twitter 等社交媒體也親身下場封鎖對拜登不利的消息,實在讓人大開眼界。

社會精英墮落賣國 主流媒體淪為黨媒

美國左派媒體過去幾年狙擊特朗普不遺餘力,如今卻對拜登醜聞隻字不提,甚至渲染為俄羅斯干涉,轉移焦點。這些歷來以公信力和影響力著稱的媒體,正在拆著自己的招牌。記者和記者之間是有分別的,有的記者以報導真相揭發時弊為己任,有的記者就只是文字工作者而已,什麼職業道德還不值一文錢。20 世紀初,美國記者掀起扒糞運動,致力揭發醜聞,批判社會陰暗面。這場運動推動美國社會的巨大進步,奠定記者的社會地位。如今的記者言必稱自由民主進步,卻淪為偏頗的黨媒。不知他日他們批評朝鮮伊朗等獨裁國家時,又憑什麼不臉紅心跳呢?

廣告

一個再不懂時事的人,現在也應該看得出美國的危機了。這幾年來的風波,都可以反映出美國精英階層被滲透的程度之深。不同的主流媒體、華爾街、荷里活、NBA,全部都跌入了錢孔裏,和某大國有著千絲萬縷的曖昧關係。美色金錢,只要接受了一次,就有第二次。授人以柄,到想抽身時就不由自主,淪為傀儡了。這些人以為自己可以永遠當代理人,可以永遠收受利益,但是卻不知道自己的命運。統戰的要旨在於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所以代理人其實也是敵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因利而聚者也不見得是什麼忠心的狗,當然算是外人了。解決了主要敵人,全面控制大局後,為何還要分一杯羹給他們呢?相反,壓服了反抗對象後,第一時間當然是要找這些代理人來開刀回血。

左派思潮僵化 仇恨凌駕理性

廣告

美國社會近二十年來不斷左傾,有目共睹。左派思潮當然有其正面作用,不同弱勢群體的權利處境都得到很大的改善。然而過猶不及,近年來左派意識形態上腦,甚至變了教條。我們不時都可以聽到某個廣告因為觸及敏感議題就被迫下架。很多人連說話亦要變得小心翼翼,生怕給人指責為性別歧視、性向歧視、種族歧視,成了新的政治禁忌。這種現象,原本只有在政治極保守人心極脆弱的國度才會見得到。左派思想僵化,口口聲聲想建立一個沒有恨只有愛的地上天堂,然而他們本身卻是充滿著仇恨,認為不順從他們意向的都是不潔、卑劣和討厭的。

特朗普未上台前就開始成為左派炮轟的目標。四年來,只要是不利特朗普的傳聞,不管有沒有證據,左派就會大肆宣揚,和處理拜登醜聞的做法差天共地。在這些媒體上,特朗普只會有負面新聞,打著燈也找不到亮點。這情景和大台的新聞有異曲同工之妙:中國蒸蒸日上,美國明天就要亡國了。記得他四年前當選的時候,我還聽到有同學在痛心疾首,Facebook 上哀鴻遍野,仿佛世界要滅亡了。四年後,世界的確處在墮落的邊緣,但卻不是因為他。左派情緒主導,對於政治選擇不論對錯,只憑好惡,而偏偏政治是必須冷靜的。他們對於特朗普已經不是一般的討厭,而是咬牙切齒的仇恨,好像他是下令屠城的魔頭。拜登沒有什麼特別搶眼的表現,然而民調一直領先,不是因為「他是拜登」,而是因為「他不是特朗普」。

歴史總是在重覆。如今的美國左派,和明末的東林黨有太多的相似。東林黨因為魏忠賢迫害左光斗等六君子而名揚天下,從此變成了道德光輝的化身。然而,東林黨人龍蛇混雜,滿口仁義道德,總站在道德高地,嘴上文章天花亂墜,但又辦不了實事。這些士大夫掌握著話語權,他們的對手自然是小人敗類了。他們每每標榜自己是君子,但不少卻私德有虧,喜歡意氣之爭,為了鬥倒對手置國家大事於不顧。明末國勢已經笈笈可危,但仍然只顧著自己的利益,整天爭論君子小人天理人欲,國家大事都在內耗中荒廢了。諷刺的是,到農民軍兵臨城下時,君子們連軍餉都不肯捐。有些沒有骨氣的,清軍來了馬上投降,成為識時務的俊傑。中國很多朝代就在黨爭中走向衰亡。黨爭的可怕之處,在於開始了就難以停止,惡性循環,愈陷愈深。

美國滅亡起點 特別的時代需要特別的人

Good times create weak men. 美國人強大得太久,幸福得太久。國勢強勢安逸,造就了無知的人,視野狹隘,目光短淺,對關乎國運的鬥爭懵然不知。他們沒有警愓,不知道臥榻之旁有猛虎潛伏。在美國看似無敵手的時候,已經有野心勃勃的強大勢力在隱密佈局。它謀算已久,滲透分化極深,目的就是毀滅美國,掃清統治世界的最大障礙。這股勢力的本質就是鬥爭為本,以權力維生,而且它上下一體,潛力極大,善於學習對手,完全可以對美國造成致命威脅。這是一場賭上國運的鬥爭,兩者沒有共存的可能。現在特朗普和其團隊有所警覺,已經在改變策略,趁美國還有優勢的時勢作出反擊。可惜的是,美國人共飲狂泉,警醒的人被當作人類公敵。養虎貽患,只要有足夠時間,讓那股勢力恢復元氣,它必定會以猛虎下山之勢全力反撲。時間不在美國一邊,此消彼長,屆時攻守之勢異也。

特朗普當然不是一個討喜的人。他的言語浮誇,姿勢傲慢,說話時手指總是輕佻地指來指去,完全不符合傳統的總統形象。如果他是一個普通人,真的會有點討厭。然而特別的人在特別的時候可以發揮特別的作用。美國現在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新的時代有新的形勢,舊一套的規則已經不適用了。拜登還迷信國際規則行之有效,聲稱他可以令其他國家遵守規則。但他卻不知道美國訂立的規則最大的受益者卻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對手。世貿、世貿、聯合國,已經有太多的例子證明美國在不斷吃虧。如果繼續跟著舊規則,美國的對手是立於不敗之地的。因為它可以以國情不同為由不遵守規則,人們也早對其無賴習以為常,自詡進步的社會精英也會選擇無視。但是美國是法治國家,在國內不能不遵守這些規則,長此下去,武術大師也是會給小混混耗死的。

特朗普不是個因循苟且的人,不會只跟舊規則玩。正是這樣的人,或許才能應付美國如今的挑戰。特朗普對於國際形勢有著清晰的判斷,知道美國的最大威脅是什麼,但是這樣的一個人,卻遭到主流媒體前所未有的天下圍攻,讓人看著也有些可憐。如果這次他輸的話,美國將會走向衰落,但這不單單是因為失去特朗普,而是因為失去理性。若然他是在公平公正的選舉中落敗,是出於美國人民的理性選擇的話,那麼誰也無話可說。但是現在他卻是以一敵萬,得到不公平不理性的對待。

特朗普落敗後,美國社會的意氣之爭會愈演愈烈,國勢在不斷內耗中加速傾頹。西方社會向來重視理性,可說是成就歐美領先數百年的關鍵之一。時代變了,瘋狂取代了理性。歴史上強大的帝國,從自相殘殺開始,就會走向自我毀滅。老實說,美國滅不滅亡,其實不關我們的事。無論美國滅亡與否,香港的沒落已是注定的了。美國滅了,是美國人的選擇,只是可憐整個世界要跟著陷入一片愚昧昏暗數百年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