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國倫敦希斯洛機場,上演了一幕人類大遷徙

2020/3/21 — 13:53

英國敦希斯洛機場,上演了一幕人類大遷徙。

三月十九日星期三。交通大混亂。抵機場已錯過航班 check-in 時間,背負全部家當的沉重,壓得人寸步難行。滿臉徬徨,到處張羅機位卻通通都爆。後來網上找到昂貴 BA 直航,即晚可以離開,猶豫幾秒已漲價 200 磅,於是不惜豪斥 1,723 磅買下了。自決定離開之後,從此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

漫長地在機場等待,家在隔山渡海的另一邊。機場雖然乘客不多,但上下混亂。只看所攜的行李就知什麼叫走難。

廣告

地勤抱怨︰每人行李都超重,簡直連屋企一起搬走!旁邊一堆乘客,不論國藉都在地上焦急地翻箱倒籃,明顯不是優閒外遊的旅客。

走難時顯多餘的身外物,立即被棄垃圾桶:髮乳、風筒、薯片、朱古力(簡直忍痛呀)、居然還有幾個 bra … (現在口罩真的比乳罩重要。)後面長長人龍,包括我,都拿出了信用卡準備忍痛大叫一句「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可惜就算捨得花錢,終也被逼翻出多支護膚品,貢獻垃圾桶。

廣告

終於捱到入閘卻又驚險連連。被困無人駕駛之內,兩次按緊急求助都無人理會!直到飛機起飛前20分鐘,職員出現慢慢人手開門,叫我快跑。拿起手提唿飛跑至另一月台,坐車往下一站,再跑去閘口。最後一條漫長的扶手電梯時,氣盡手也斷,無法向上跑,只能企定定喘氣。

怎料,電梯半路也突然停駛!仰望著前面半層樓,條梯勁長、勁長呀!累得無法拿起行李移動半步,幾乎絕望放棄!幸好一名男子發現我卡在電梯一半,無力動彈,二話不說衝上來,提起我的行李向上跑。在這種需要 social distancing 時刻來的幫忙特別珍貴,希望他也趕到飛機,我也獲得動力在平路繼續跑。

趕到上機之時,手還在震。十三小時的機程氣氛鬼異。原本香港機總聽見的廣東話,變成一片寧靜,只有抽風系統發出的呼呼聲。BA 空中服務員是全無口罩,乘客卻穿最高級別的保護衣,大部分人成功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喝的人也指定要罐裝飲品和支裝清水。

抵港機場早已不為人熟悉,一片混亂,簡直是最高感染風險的地方。不單止擠逼,個個盲頭烏蠅不知方向。職員用普通話指示一大堆內地人,其他人立即退避三舍,無人知下一步點做。戴上手帶後乖乖回家,獨自隔離。事隔一天才收到 SMS,打熱線去問,叫人留言但訊箱已滿。搞了一輪似乎成功登記,又不知是不是真的開始追蹤,亂七八糟。

回家全身上下一併消毒。精神狀態很差。時差一直令人頭昏腦脹,手上沒停,一直在趕稿,七零八落的心情,幾天都無位安放。

幸好早在未抵港前,爹娘在已大量塞爆雪櫃:鮮魚、疏菜、生果、麵包、雪糕、零食什麼都有。不理三七廿一,蒸了條魚食落肚,放了很多蔥,還有久違了的燒賣魚蛋腸粉,把家的感覺放在肚中。

像 dream bear bear 劉夢熊所言,「度盡劫波兄弟在」。感謝所有朋友提供精神、物質支援。

有人推出友情價打氣套餐:樓下向窗邊揮手、並大叫愛美麗我哋支持你、連燈牌、套餐只係$1298起。物超所值。失戀失婚失業失學失自由,送禮自用都岩。未及變悶,火苗晚上已上 zoom 讀書會討論文學,真係好正。

所以,賈樟柯說故鄉是一個重要的座標,看我們走得有多遠。沒有故鄉,也就沒有「遠」這個概念,沒有離散的距離了。

目前腦子充斥著的故鄉,是唱 K 和打邊爐。還有:雲吞麵、麻辣火辣、雞煲、壽司、酸辣米線。十四日後,無事,就由我變胖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