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國大選工黨大敗 再次反映後冷戰左翼的思想貧乏

2019/12/25 — 21:30

英國工黨黨魁郝爾彬(圖片來源:Jeremy Corbyn Facebook)

英國工黨黨魁郝爾彬(圖片來源:Jeremy Corbyn Facebook)

12 月 12 日英國大選。選前多個民調,均顯示約翰遜(Boris Johnson)領導的保守黨將贏得選舉。但很多左翼網站與媒體,卻預測極左郝爾彬(Jeremy Corbyn)領導的工黨與保守黨叮噹馬頭,有的甚至說工黨將贏得選舉。我通過社交媒體,也見到不少英美左翼朋友在爭相傳播工黨贏得選舉後將如何實現社會主義的討論。有的則期待高賓贏大選將幫助美國民主社會主義領袖桑德斯(Bernie Sanders)贏得明年美國大選,讓英美同時走上社會主義之路,逆轉 1980 年代列根與戴卓爾起的右翼旋風。

大選結果出爐,保守黨大勝。更震撼的是,英倫中北部多個傳統工黨票倉,都在這次選舉投向保守黨。工黨竟然經歷戰後最慘重的敗選。

這次大選,本來便是一次對脫歐的再公投。西方左派一直不肯接受 2016 年英國多數民意撐脫歐的結果,更無法理解為何很多支持工黨的傳統工人階級社區都支持脫歐。左派一直說,脫歐是假議題,是資產階級剝奪人民福利後透過將工人苦況歸咎於歐盟與移民的極右排外煙幕。他們相信,只要工黨告知人民他們的真正利益在於建立社會主義,他們便會告別脫歐,支持工黨建立社會主義新英國的大計。

廣告

如是者,郝爾彬帶領的工黨在這次大選重點宣傳他們執政後將如何重建福利國家、推動工業國有化和立法強行要求企業向工人配股,讓工人建立合作基金和加入董事會掌管企業。對於選民最關心的脫歐,他們只是說會再舉行公投讓選民決定是否脫歐。工黨無視選民其實都急著想快點脫歐的意向,在一個相等於脫歐再公投的大選以再公投為其脫歐政綱,等如說他們贏了,脫歐議題將會繼續無限循環,無限拖延。

2016 年脫歐公投之後,本來便有左翼知識分子指出,歐盟與全球化本來就是通過讓企業自由流動尋找廉價勞動力,讓傳統工人階級失去工作與收入的陽謀。他們認為工黨要對抗以反移民為主調的右翼脫歐論,便要提出反自由貿易,與資本無節制自由流動的左翼脫歐綱領。但工黨的極左領導層最後選擇避談脫歐,以建立一國社會主義天堂的幻想為競選主軸,便種下了今天大敗的禍根。

廣告

蘇聯共產主義崩潰和中共全面走資之後,西方左派無法擁抱失敗,越來越愛幻想,並通過不斷攻擊自己不理解不同意卻很受歡迎的議題為「右翼民粹操弄出來的假議題」和詆毀更貼地現實的左派為「背叛右轉」和「假左翼」,來維護他們越來越細小純潔排他的正統左翼社群。

近年國際左翼,常常對各種披著反西方帝國主義外衣,放肆侵犯人權、滅絕人性的獨裁政體的暴行視若無堵,卻幻想全球自由市場氣數將盡,世界社會主義革命高潮快來、形勢大好,有如暴力教派常以耶穌快再次降生、末世快來,來吸引人入教一樣,可悲也可笑。我們不一定要全盤否定左翼理想。但不少左翼不顧現實的幻想,令他們無法正視困境與失敗,無法認真檢討和尋找出路,對確實有很多問題的自由放任經濟,無法形成有力的監督與制衡。

這次工黨大敗,再次顯示問題的嚴重性。反觀美國大選,不滿特朗普和不滿民主黨親企業支持自由市場一翼的民主社會主義者,會否重蹈工黨高賓的覆轍?我們很快便會知道。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