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0/4/28 - 16:45

英國寄宿學校應統一陣線抗疫

資料圖片,來源:Matt Seymour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Matt Seymour @ Unsplash

首先向大家報告英國最新疫情。到昨日為止,全國確診共十四萬八千宗,死亡人數累積約兩萬。

總數目雖然驚人,但讀寄宿學校的你當會知道,理性思考、數據加邏輯,評估災情要看整個趨勢(Trend),而不是一兩個數字。

首先每日確診送進醫院的人數正在逐步下降,而且病情危殆嚴重也正在減少。

廣告

譬如一星期以來,因患上新冠病毒在醫院 ICU 危殆,由 3,360 宗下跌到 2,910 宗。確診數目增加,毋寧說是檢疫更為普遍,因此發現的潛伏個案多了,而不是確診的人多於兩個月前。

全國各個地區包括倫敦,都出現經歷高峰逐漸向下滑的曲線趨勢。至於死亡人數分配,正如我幾星期前預料:大城市如首都倫敦,因為人口密集,專業精英人口比例高,這種人一般高傲而自戀,不屑順從政府。政府叫你留在家中,他偏偏見群體去酒吧,今日慶祝昂山素姬生日、明日又紀念曼德拉冥壽不知幾周年,於是倫敦死亡數字冠於全英,至今為 4,500。

相反整個蘇格蘭約為 1,200,威爾士則只有 774 人。至於北愛爾蘭正亡數字最低,只有 294 宗。

一早已經說過:寄宿學校不是重災區,因為大部份學校都在鄉村偏僻之處,只要校長管理得道,自行有限度封校,照樣可以寄宿上課而不需要遙距 online。

三個月來我在幕後很忙。在英國出版的國際教育期刊《The PIE News》(PIE 不是蘋果批,而是 Professionals i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的縮寫),前兩天刊出評論文章,基本上採納了我的意見:英國的寄宿學校必須採取統一陣線對待新冠病毒,而且著眼於九月入讀的遠景。

《PIE》與我做了一個訪問,原文照錄:「英國的寄宿學校一定要行動,因為香港民間對英國觀感不是太好。我們香港家長得到的訊息是:即使香港學生在英國染病,必需被勒令留在家中、睡覺、休息,當做普通發燒,然後會自動痊癒。香港家長百分之一百非常厭惡這種所謂群體免疫法。」因為家長希望:學生送去英國讀書,不一定個個牛津劍橋,只要不需要進入『佳士』和『聖湯瑪』這兩家機構。佳士和聖湯瑪不是新開的大學,而是兩家英國醫院:Guy’s Hospital 和 St Thomas’ Hospital 的簡稱。

這兩個月我雖然在家中工作,與許多寄宿學校校長保持緊密聯絡。他們承認,這是英國寄宿學校五百年來從未遇到的危機。對上一次鼠疫在中世紀,當前還沒有寄宿學校,只有修道院。

我略發揮影響力,不敢說強過英國教育大臣,但因有香港家長和留學生強大的民意委託,很高興英國疫情逐漸平息的時候,我認為九月復課正常返回課室九成都沒有問題。

雖然今年年底以前,正常的社交生活,全英國都會有影響。

何時全世界回復正常?最快應該在十月,短即明年春天,要等疫苗正式推出的時候。

無論如何,對於成長中的青少年,這是人生寶貴難忘的一課。我相信英國的香港留學生,一個也不會出事,而且經此一疫,對於恐懼,他們會終身免疫。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