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截圖

華外交官 twitter 叫杜魯多「?仔」斥加拿大「走狗」 與網民爆謾罵戰

近日中國外交官公開言論頻頻被指失禮。中國駐里約熱內盧總領事李揚 28 日在 twitter 貼出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的照片,以「Boy(?仔)」稱呼他,又指加拿大是「美國敗家仔 (spendthrift) 的走狗 (running dog)」。言論引起大量網民批評,有人斥李揚作為外交官水平低,李揚則回覆指對方是「條慕洋狗」,「白活一輩子,你真可憐」;有網民指他是「王八」,李揚則反駁「是你父親」?李揚與網民一共交戰最少 17 回,大多實際內容不明。

李揚在該帖未說明為何罵杜魯多,但估計事件可能與近日中國與歐美加爆「制裁戰」有關﹕中國政府近年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關押大批維吾爾人,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其人權問題。上周,加拿大聯同歐美諸國宣布制裁 4 名中國官員及 1 個實體。作為反擊,中國外交部 27 日晚上宣布制裁美加 3 人及 1 組織。李揚便罵杜魯多「?仔」、加拿大「走狗」。

前加拿大駐華大使 David Mulroney 接受外媒訪問時指,李揚的言論在政府官員的公開發言中十分罕見,認為其發言是「中國數碼外交與軟實力的巨大失敗」。

而李揚的特色言論,並非只針對杜魯多。只有 7,251 個追隨者的他罵杜魯多的帖文獲 1,725 個轉發,1,671 個留言,當中絕大多數網民批評李揚,而李揚則以「潑婦罵街」式的方法逐個回應。如有人說他是「王八」,他則回應「是你父親?」;有人說他「小人講大話 (little man using big words)」,他答「你個核突佬抵死  (you ugly men deserve this)」;有人說他「無能狂怒」,他回答「你害怕了?!」

有人指責李揚是「戰狼」,李揚則答﹕「對瘋狗只能如此。」

其實,「瘋狗」一句,語出法國另一位中國外交官,亦反映了李揚的外交風格,在近期中國外交官當中不是孤例。

法國大使曾罵學者小流氓 稱若真有「戰狼」是因為「瘋狗」太多

今月中,法國戰略研究基金會中國問題專家 Antoine Bondaz 發文提到,中國駐法國大使盧沙野得知有法國國會議員計劃訪台後,曾向法國參議院法台友好小組主席 Alain Richard 發警告信,要求法國議員取消訪台。Antoine Bondaz 批評中國此舉是干預法國民主制度。3 月 19 日,中國大使館在 twitter 發文,文中是 Antoine Bondaz 的帖文截圖,並只附上 2 個字﹕「小流氓 (petite frappe)」。這番言論引起法國輿論廣大迴響。當地媒體報道,這是中國使館首次對法國學者作指名道姓的攻擊,是「戰狼外交」的表現。

對於外界批評,中國大使館不僅沒有退讓,反而火上加油,繼「小流氓」後又罵人「瘋狗」。21 日,中國駐法大使館再發一篇中文文章,說「某位學者」挑釁中國使館,於是中國使館也用「小流氓」一字挑釁他。中國大使館的文章說﹕

如果真有「戰狼」的話,那是因為「瘋狗」太多太兇,包括一些披著學術和媒體外衣的「瘋狗」對中國瘋狂撕咬。有人希望中國的外交最好是「羔羊外交」,對外來的攻擊忍氣吞聲、息事寧人。這樣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覆返了!中國使館在這裡的重要職責是增進中法兩國的友誼與合作。對待朋友,我們滿腔熱情;對待惡人,我們也有鬥爭之道。

-中國駐法領事館

法國外交事務發言人 Agnes von der Muhll 其後表示,中國大使館近日不斷對法國國會議員與研究員作侮辱與威脅,行為無法接受,故外交部已傳召中國大使,重申《維也納外交公約》對外國大使館功能的描述。在該公約中,大使館的工作是保護本國國民利益,以及增進兩國之間商務與經濟關係。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